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玉魄 作者:烂俗桥段

字体:[ ]

  
  《玉魄》作者:烂俗桥段
  
  【已完结】一个冷酷无情受。
  攻有白月光,受不在乎。
  做人家替身,受不在乎。
  被打被骂被冤枉,受全都不在乎。
  
  宝喜原身是块石头,他以为自己此生不懂悲喜。
  直到。
  
  东始×宝喜
  高傲风流天君×纯真绝情灵石,HE
  
  
  第一章 真赝
  宝喜这名字是东始取的。
  彼时他刚到天界,九首开明兽伸来一张疑忌人面,东始金箔扇正开,就手挡住它警惕的揣测,“凡间捡到的,本君的人,不给进么?”
  “岂敢。”开明兽探来另一副恭敬谨慎的面容,“但君上也知今非昔比……”
  东始合上了他的金扇,细碎闪光飘落,宝喜想起凡间晨光里的浮尘,“你想如何?”
  “请留个名姓。”
  他听到东始以一贯不屑的口吻,说他不过一块石头,何来名姓。开明兽还未展出一张为难的脸,东始的紫檀扇骨又挑起了宝喜的下巴。
  六界唯二的金尊之身,一对金瞳中盛载佻薄,“不如,本君赐一个?”
  宝喜以沉默许可。他向来沉默,即便得君上莫大膏泽,从一块凡石化出人形,他也一声不吭。直到东始不满地喊小石头,受了恩惠,可要多谢。他的唇瓣才微一开合,回:多谢。
  “多谢。”宝喜道。
  “喜欢吗?”
  宝喜微微颔首,其实并无喜恶,只是顺着他的语意答话。
  “那就叫宝喜了,”东始笑道,“俗物有俗名。”
  此话不然。宝喜模样清绝,瘦也瘦得毫不萎靡,骨感之中透着股劲儿,立在哪就要往哪处扎根拔节。
  周身唯一俗处,实则只有一对灰蒙蒙的眼。即便得了恩泽化出人形,天生的凡- xing -叫他顾盼之间毫无灵气。何况他稳如沉石,对谁都是低眉顺眼的模样,并不爱流转四盼。
  名字是东始取的,但他很少用。
  他常叫的是小石头,似分分秒秒都在提醒宝喜,你不过是块凡间的石头。
  苍玉宫中其他小仙倒都爱喊宝喜,叫着吉利。得了金尊东始君的恩惠,免去千年修为,也不必渡劫,直接上了天界,长生不死,成了仙。叫多几次名字,好似能蹭着点福气。
  宝喜只是垂着他经年蒙着灰雾的眼,寡淡应声,让旁人看不出他半点心绪。
  照理他这种- xing -子是很不讨喜的,却招君上喜欢,否则何以点他成人、又改了名。缘由不清楚,何必清楚,主子宠谁,他们捧谁。
  只是时日渐过,就发觉君上也只是点人改名,将人从凡间带回苍玉宫后,便似失却兴味,见时倒还会亲昵唤声小石头,更多时是将人晾在一旁。
  众星捧月渐暗,君上寝宫外的金花茶落了,无人再记得他。
  清净也好,喧腾也罢。
  金花茶。
  随他从人间而来。他尚算是沾了灵慧的凡石,它们却是彻底的凡花,受困于生发凋谢的轮回。初来时花期已未剩几日,茶花傲,不必一夜风雨,时候到了自不肯苟延残喘。宝喜眼睁睁看着最后一朵金灿整朵脱- jing -摔下,坠楼人一般。
  东始的灵兽仍团在廊下沉睡,一条金黄巨蟒,在晨光中熠熠生辉的鳞片此刻消沉在- yin -影里。东始抱臂倚着廊柱,才起,衣衫还未拢好。素来放荡的人袒露着胸前大片肌肤,干干净净的朝晨便沾染上不干不净的意味。“可惜了。”
  他的嗓音沙哑,清凉的空气里漫开慵懒的情色。
  金尊之子大手一挥,群芳当即起死回生飞升枝头。宝喜放下木桶,静静地等着。
  但东始终是收回了施法的手,转身回房。宝喜站了一会儿,不知他为何改变心意。
  罢了。
  花不是天界的花也好,会害病要喝水,自己也算有些事情做。他挽起裤腿,把花逐朵埋进泥里。
  次年花再开的时候,宝喜是有一点欢喜的。
  说欢喜也不对,他不过是块石头,石头哪懂什么欢喜不欢喜。他只是觉得身子轻盈,花香浓醇如酒,分寸恰好地熏醉了他,他闭上眼睛。
  而东始正巧踩着轻轻重重的酒步回来,宝喜是灌醉他的最后一杯。他把他按到了床上。
  一切的开始。
  第一次很痛,何况东始喝醉了,是借酒浇愁的那种醉,浓烈酒气唇舌相渡,宝喜才知道原来神仙也有苦痛。天界空灵,而这一角全是世俗情欲,来自东始单向的发泄,宝喜只是为了减轻痛苦而配合。
  东始还是喊他小石头,喊一次宝喜便应一声在,声气平静,如他一对毫无波澜的灰眸,尽管他正经受着狂风暴雨的肆虐。他一声声应在,但在东始而言远不足够,他钳起宝喜的双颊,“笑。”
  一个字的命令最不容拒绝,宝喜弯了唇角,但东始看进他的眼睛,两道剑眉皱起,竟有了一点杀戾,“不像。”
  是在这个时候,宝喜才知道东始为何一身烂醉,也一并明白,自己缘何得了堂堂金尊之君的点化。他闭上了眼。
  东始更用力了。
  的确是眼睛不一样,宝喜想。
  大抵心上那位确真珍贵,爱慕极深,才造了一个宝喜,却又不甘心那无与伦比的唯一,会给他一个凡夫俗子糟蹋了去。
  于是明白这一年来东始为何晾着他,时而又亲昵无比,唤他小石头。也一并看清去年清晨花落,那风仪放纵的君上,一手伸出又收回,原来皆是落寞。
  花谢了便是谢了,生死乃天道,便是金尊之子,也不能逆天而行。
  东始醉得很浓,做得很疯。但得了金尊灵慧的身子到底不同些,宝喜还是忍下来了。扶着床柱堪堪站起时已是午后。他从东始铺了满床的墨发下抽出衣衫,掩藏住一身痕迹。
  离去的步子很静,即便东始已睡进沉沉醉意里,不必小心翼翼。
  他浇满了他,他还未浇他的花。金花茶嫣然多姿,映入他灰沉沉的双眼,颜色全然失却。宝喜沉默地做完了他的事,如往常一般回了他的偏院。
  一年来的相安无事因一场酒醉而戛然而止。宝喜不识情但识相,那人如此重要,既鸠占鹊巢地受了君上的爱,也必得物归原主地受他的憎。
  次日仍去看花,这是他唯一职责。白净五指陷入泥中耕松,土中水气微凉。
  东始从房内出来,“倒是勤快。”
  宝喜在衣摆上蹭了蹭手心手背,跪到东始跟前俯身行礼,一抬首发现他正蹲身看他,身子快过脑子,立即后躲。
  被捏着下巴定住。
  东始面有愠色,“你躲什么?”
  “君上华贵……”
  椭圆金珠半嵌眉间,光辉隐没于日色。东始乃万年一现的金尊之身,天界众君理应推他为共主,奈何他品行放浪,处事肆意极欲,时下天地两界势如水火,重任怎能交付于一介浪子。
  浪子嗤笑:“昨日……你就没有一丝怨怼?”
  做了赝品承载另一个男人的欲,受了残虐,折了自尊。
  但宝喜温驯:“我由君上点化,自是随君上所愿。”
  古画一般的眼神,陈旧,无色,波澜不惊。
  东始忽就气愤至极,就手把宝喜摔开在地。
  受了他的爱,现在要来受憎了。宝喜颈筋一扭,听见骨骼咯咯相抵。拉至肘弯的袖口裸露出一截白瘦小臂,自粗糙石板上划蹭而过。宝喜顾不得痛,很快俯身趴好,默然不语,软绵无骨。
  既是因那个“他”而成形,那今时今日便早已注定,宝喜泰然处之,要打要骂都随便。他是块石头,无欲无心无情,有何可以在乎,即便会被东始涅灭人形。
  东始倒没狠绝至此,宝喜到底有一副他爱的容颜,只是憎恶这对灰眼,受不了这逆来顺受的姿态。那人出身如此高贵,怎能做这种事——“滚!你给我滚!”
  宝喜爬起身,正要遂东始心愿,又被他拉住左臂止住。
  皮肉布着道道细密血痕,陷着泥灰。东始眸光一暗,指尖绕起金屑,一抚而净。
  疏桐含风,千叶流响。
  大抵是不愿留下痕迹,传个满宫风言风语。宝喜想。
  
  第二章 浮沤
  宝喜离开时看见了苍玉宫的管事。循正道勤勤勉勉地修仙,如今身处高位,负责打理东始起居。因着修仙之路颇为坎坷,故而看不起直接由死物化仙的宝喜,素来连正眼都不给一个,如今却目不转睛地打量着他。
  宝喜只得请了声管事好,他未有表示,宝喜便低首退开。
  回至别院无事可做,呆坐到夜晚,遥望月下云飘浮。横竖东始叫他滚了,明日不用再去浇花,他跳下窗子。夜间天界静谧,空荡荡一片,他四处乱晃也无人晓得。
  观凡潭。
  倒非思念凡间,只是想看看自己身属之处。他有记忆时已随东始回了天界,并不知家乡模样。是明月松林,千峰同色。指尖拂过湖面,波光荡漾,又一幅景象:古道荒庭、森然皇城、小桥流水、青山绿野……宝喜在潭边趴了一夜。
  深潭冰寒千万重,坠落其中,便会被剔去仙骨,打落凡间。
  寒气逼上将人裹挟,宝喜发着颤回到苍玉宫,正是日出时分。
  如是日夜颠倒地过了一阵子,寒气渐次侵入骨髓。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