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我先生是高岭之花 作者:十八反

字体:[ ]

《我先生是高岭之花》作者:十八反
 
 
文案
 
本文又名《X- xing -本Y》,其中X=龙、蛇、狐、兔。
龙攻X狐受。霸道总裁X话剧演员(女装大佬)
蛇攻X兔受。大学教授X宠物店主
 
攻受互相以为对方是冰清玉洁白莲花,天生不爱啪啪啪。
于是狂忍……
忍无可忍无需再忍……
 
内容标签: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甜文 现代架空 
 
搜索关键字:主角:龙、蛇、狐、兔 ┃ 配角: ┃ 其它:1V1,双洁
 
 
 
  ☆、第 1 章
 
作者有话要说:  微博@啾啾想吃草
  1
  顾有容穿着一条大红色修身长裙腰肢款款地走进“小白宠物店”的时候,正是这一天生意最热闹的时候。
  店里有不少顾客在给自家宠物挑选用具,店主正忙着介绍,瞧见人来了也没空招呼。
  不过顾有容也不用他招呼,熟稔地走进收银台后坐定,摘下墨镜,露出一双顾盼生辉的眼睛。
  顾有容的眼睛是漂亮的丹凤眼,今天又刻意画了个冷艳的妆容,微微拉长的眼线和眼尾的红晕让脸上艳色更添三分,不少顾客都不由自主地被这美人吸引了目光。
  顾有容抬手理了理浅棕色的长卷发,左手无名指上一枚硕大的钻戒闪瞎人眼,昭示着美人已经有主。
  顾有容把披肩取下来搭在一旁,朝走来收银台买单的小姑娘温和一笑,取出一根淡粉色的逗猫棒递给她,“国庆节有优惠哦,买两包猫砂送一根逗猫棒。”
  声音相较于寻常女- xing -略显低沉,但却带着别样的韵味。
  这一笑几乎把小姑娘的眼睛都晃瞎了,她晕晕乎乎地接过逗猫棒,半天才憋出一句,“小姐姐你真好看!”
  顾有容笑容更真挚了一分,红唇像盛极的玫瑰,“谢谢,你也很可爱。”
  这波客流直到一个多小时以后才逐渐散去,店主白禾垮下挺直了一天的脊背,蹦跶着跑到饮水机旁边接了两杯水,递了一杯给顾有容。
  “钟大总裁又出差啦?”白禾问。
  顾有容抿了一口水,很注意地没有弄花唇妆,却又很不矜持地翻了个白眼。
  “我跟他快掰了。”
  白禾惊得倒吸一口凉气,“为什么?”
  “他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恨不得三百天都出差,前天才回家,今天又出差,怎么,看见我这张脸他犯恶心是吗?”
  白禾连忙劝说:“不会的不会的,容容你这么好看,钟总大概是太忙了?毕竟那么大一个钟氏集团,全球都有业务,所以三百天也……好像是太忙了?”
  说到最后,白禾也不确定起来。
  “钟氏怎么了,我图他什么了?钱?青丘……”顾有容猛地噤声,和白禾一道戒备地看了看四周,见仅有的一位顾客正在认真比较商品,没注意他们的对话,这才松了口气。
  “总之,我看他就是不想见我,出去指不定是被哪个小妖精迷花了眼睛。”顾有容坚定地说。
  “钟总不像那种人啊。”白禾问,“你知道他去哪里了吗?”
  “当然了,他天天打电话汇报行程。”顾有容说着,拿出手机点开通讯记录给白禾看,备注【先生】那一栏,白禾探着脑袋一看,每天通话时长都在三小时以上。
  “他还老要视频,其他的也就算了,连在外面吃个工作餐都不安分,非要开视频,我说有时差我在睡觉,他让我把手机放枕头边,这黑咕隆咚的看得见什么啊,他说听着我的呼吸声吃饭比较香,你说他是不是有病?”
  顾有容低声抱怨了一阵,见白禾没出声,抬头一看,对方意味深长地冲他笑,“容容明明就很享受。”
  顾有容面色微赧,他抬手去捏白禾的脸颊,享受了一把软乎乎肉嘟嘟的手感,岔开话题道:“小白手感真好,你家腾教授有福了。”
  白禾原本笑嘻嘻的小脸一下子垮了下去。
  “腾岭……”他把水杯放在一旁,趴在前台轻轻叹了口气,“我们才是可能要分手了。”
  ——
  顾有容:我图他什么了!
  腾岭:图他岁数大。
  钟烛:……(这点确实无法反驳)
  白禾:图他不洗澡。
  钟烛:我洗澡!
  2
  “不会吧?”顾有容大吃一惊,他见过腾岭,虽然不太喜欢对方身上- yin -冷的气息,但无可否认,这人对白禾真是放在心尖子上疼,处处呵护,连说话都怕大声了吓着白禾。
  “真的,你能想象吗,我们都交往三年了,只有亲一下嘴巴而已。”
  白禾小声说。
  顾有容瞪圆了眼睛,差点忘了维持伪音,“舌吻呢?”
  白禾的脸一下子红了,摇了摇头。
  “三年,只亲嘴,舌吻都没有……”顾有容倒吸一口凉气,“腾岭是不是不行啊?”
  “不会吧?”白禾小声反驳,“我看到过的,他……他那里很大的。”
  顾有容顿觉自己比白禾经验丰富,此刻可以充当对方的心灵导师——
  虽然他和钟烛交往至今,也只上了一次床。
  但是!一次!也!比!零次!强!
  “哎,那你看到他硬过吗?”顾有容问。
  白禾想了想,迟疑着摇了摇头。
  顾有容斩钉截铁地说:“那他就是不行。”他细致地跟白禾分析,“你想想啊,你都有那方面的需求,你觉得腾岭如果是一个发育正常的成年男人,难道会没有吗?”
  白禾根本没有和别人讨论过这种话题,除了腾岭,又没跟别的人交往过,他惯来相信顾有容,此刻听对方这么分析,顿时顺着他的思路走了下去,末了慢慢站直了身子,喃喃道:“不会吧……”
  他挠了挠光滑的桌面,语气中微带哽咽,“我还想着- jiao -合的时候……就能让他也分享寿命了,这要是不行,可怎么办……”
  白禾是兔妖,他的先生却是凡人,白禾早就做好了准备,回族里要了一道符咒,待他和伴侣- jiao -合时念出,便能与之共享寿命。
  顾有容担忧地看向白禾,“你……”
  话音未落,那边的顾客挑好了中意的鸟笼,提到收银台付钱。
  顾有容立刻端起了微笑,“您好,这边付款。”
  ——
  腾岭:我不行?不,我行!
  钟烛:我有名字了,嘿嘿。
  3
  傍晚时宠物店提前打烊,白禾和顾有容一起去吃火锅,到了火锅店,服务生看见走在前面的顾有容,便招呼道:“美女您好,请问您几位?”
  顾有容一笑,“两位,要包间。”
  进了包间,顾有容一撩那条大红色长裙,大马金刀地坐在了圈椅上,宽大的裙摆随着他的动作在空中画出了一朵花。
  白禾赶紧替他关门,“容容你注意点形象。”
  顾有容弯起眼睛笑,“我又不是什么大明星,一个话剧演员罢了,再说了,我现在穿着女装,谁也不知道我是那个‘容故’啊。”
  顾有容在话剧团演出时用的是化名,演出表上一概都打的是“容故”。
  白禾还是微微皱着眉头,白净的小脸上满是认真,“还是要注意点才行。”
  “好好好。”顾有容举手投降,还待和白禾开玩笑,手机忽然响了,他一看屏幕显示,脸色骤变,“卧槽!小白救我!”
  白禾探头一看,屏幕上是一个视频通讯请求,显示是【先生】。
  他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表,“你不是说钟总去国外了?他那边应该是深夜吧?”
  “他就是过来监督我吃饭的,不接视频肯定要死,我怎么忘了这茬!”顾有容已经从椅子上跳起来了,把手机一把塞到白禾手中,“快,你帮我打个掩护,我换衣服去。”
  白禾也慌了,他还蛮怕钟烛的,倒不是说对方很凶,而是一种单纯的气场压制而已,想到自己竟然会被一个人类压制,白禾每每都觉得丢了妖的脸。
  他抖抖索索地按下接通,钟烛的脸出现在屏幕上,“有容……白禾?”
  白禾下意识地站得笔直,规规矩矩地应了一声,“钟总您好。”
  钟烛捏了捏眉心,“你好,不用这么客气……有容呢?”
  “有容,啊,容容他上厕所去了!”白禾眨了眨眼睛,说:“他怕您电话打不通担心,刚才专门叮嘱我,一旦看到电话就要接!”
  白禾一边说一边为自己的机智深深折服,钟烛看起来也是相信了,冷峻的面庞柔和了下来。
  白禾和钟烛无话可说,两人大眼瞪小眼片刻,白禾实在受不了直面钟烛的压抑感,将镜头一转对向桌面开始翻腾的红油锅底,“那个钟总啊,我们今晚吃火锅,火锅您见过吗?我给您看看?”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