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小哥哥他白皙可人+番外 作者:夜幕沉沉

字体:[ ]

 
《小哥哥他白皙可人》作者:夜幕沉沉
 
文案:
     作为一个纵横情场、男女通吃、技术顶尖的攻,南宫问从来都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会成为一个人的受
 
关键这个人还是自己费尽心思才追来
 
如今看着自己这个于情|事上一窍不通、还要自己手把手教的董霏
 
他不禁感慨起了自己今后悲惨的命运。
 
“宝贝儿,如果早知道我会成为受,我当初一定不会喜欢你”
 
董菲顿了顿,一抬头,露出了一双深黑色的眼睛,嘴角还带着一点深深笑意。
 
南宫问的冷汗却糊了一层,大喊一声:“大哥!我错了!求放过!”
 
外表温柔内里冰冷美人攻X花式作死情场浪子受
 
使用指南:
 
原名轮回梦境,还没来得急改封面
 
现代背景下的除妖世家!
 
1v1
 
攻受he请放心入坑
 
打滚卖萌求收藏
 
一般都是晚上六点更新,其他时间都是在捉虫,不用搭理,爱你们【笔芯】           
    
    ☆、魏澜 
 
  一指宽的指针瞬间阖实,又一户人家拉了灯,只有楼外的霓虹灯还闪着半死不活的光。
  一辆造型夸张的跑车,自空荡的路面上飞过,卷起路边两片落叶,又打着圈的落下。
  “于哥”跑车最终停在了一家名为Dark Night的店前,走下一名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女人,笑着向车内伸出了一只手,一用力,便拉出来了一个男人。
  那男人身上原本板正的T恤上此刻布满了折子,让人浮想联翩,轻轻地将那女人搂在了怀里,顺带还在纤细的腰身上摸了一把,“宝贝儿,你跑那么快干什么。我都快抓不到你了。”
  “行了啊!”后座上又有几个女人走了下来,一双双修长的大腿明晃晃的露在外面,边笑,边将二人围了起来。
  于哥笑着伸手就要去搂人,随后又意识到什么,一拉自己领口,崩开了两枚扣子,刚好露出了两侧漂亮的锁骨。
  身边人轻笑,弯着无骨的腰身凑了上去。
  放浪的气息裹挟着震撼人心灵的低音炮扑面而来,逐渐将几人的身影吞没。
  “宝贝儿们!”卡座周围全是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听到动静纷纷回过神来,刚好将站在桌上那人围了起来,“你们玩的开不开心!”那人将手里的酒瓶举得高高的,闭着眼睛,也不去看周围的人。
  “开心!”有人应他,也有人小声低笑,站在桌上的青年却恍若未知,依旧闭着眼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
  “哎!宋毅!差不多就行了啊!”黑色的皮质沙发中,同样坐着一名青年,他戴着一个薄薄的眼镜,衣服也收拾的一丝不苟,乍一看会让人误以为是什么有为青年,虽然他此刻的行为有点流氓,手搭在身边人的身上。
  胡魏毅身子前倾,将右手从女人光滑的胳膊上取了下来,朝站在桌子上的人一挥手,“下来!我们玩游戏”
  皮沙发的另一侧同样坐着一名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T恤,脖子伸的长长的,将头埋在身边人的脖颈处。
  “宝贝儿!”那人声音极轻,搭在耳边,低沉悠长,修长的手指隔着夏日单薄的衣服,在女人细腻的腰上,不深不重的捏了一把,嘴唇轻轻的贴在白皙的脖颈上,“他们说玩游戏呢!你想玩什么?”
  女人将手拦在嘴边,弯着一双眼睛,轻笑,“要不,就传冰吧!”
  男子微微一动,露出胸口处的玄龟,伸出一只手,将女人用力一拉,“好,那就传冰!”
  “宋毅!传冰!”男子朝宋毅一挥手,右手将女人搂的更紧了些,弯着一双狭长的眼睛,回身看着自己怀里的人,“我们家黎梦大宝贝儿,想玩传冰呢!”
  宋毅朝胡魏毅一扬下巴,“南宫问说他想玩传冰,胡魏毅!你呢?”
  隔着薄薄的镜片,胡魏毅接收到了宋毅传来的讯息,低头看了一眼自己怀里的人,温和地说道:“嫣然,你的意思呢?”
  嫣然弯着自己柔软的腰身,将胡魏毅搂得更紧了,仰着头,“随你了!”
  胡魏毅轻笑,“那就传冰!”
  所谓传冰,就是用嘴叼一冰块,彼此传递,传到谁哪儿掉了或者化了,就要接受惩罚的游戏。
  这主意一出,音乐随即被调低了几分,一圈人在桌子前围坐了一圈,由宋毅起头,将冰块传给了下一人。
  在座的都是游戏高手,一般不会犯低级错误,但失误总是难以避免,冰块掉了几次,被罚了几大杯酒。
  传了好几人,原本厚实的冰块,到胡魏毅这儿时就只剩薄薄的一片,随时都会融掉。
  胡魏毅很会看形式,他眯了眯眼睛,一个想法涌上了心头。
  对着嫣然那双灵动的眼睛,胡魏毅一低头,就着口中的冰块,吻了上去。
  不得不说,胡魏毅很会烘托气氛,这个动作一出,顿时引来了阵阵尖叫。
  “吆!”宋毅仰天发出一声不怀好意的尖叫,“我们胡老哥还真是会!”
  南宫问也跟着笑,但他始终没忘这游戏的初衷,端起面前四个酒杯,默默填满,推到胡魏毅的面前,“哎哎哎哎!差不多就行了!先把酒喝了!”
  一吻毕,嫣然轻轻的喘着,原本白皙的脸上也染上了些薄红。
  胡魏毅接过酒杯,就要一饮而尽,却被一旁修长的手指柔柔地拦下。
  嫣然接过桌上另一只酒杯,与胡魏毅手中的轻轻碰了一下,柔声道:“cheers”
  “哦!”立马有人起哄,“交一个!交一个!交一个!”
  在纷杂的起哄声中,游戏还在继续,而冰块也第一次传到了南宫问的身边。
  应该说,他和胡魏毅不愧是相交甚好的兄弟呢?还是说他们二人只是单纯的同病相怜。
  当冰块到他嘴边的时候,也只有薄薄一层,与胡魏毅何其相似。
  南宫问轻笑,一转头,刚好对上黎梦妖媚的眼睛,周围的人心领神会,大声附和。
  “再来一个!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在一圈人疯魔似的尖叫声中,黎梦的脸颊开始泛红,南宫问也深谙这游戏其中的规则,一弯狭长的眼睛,就要吻上去。
  眼看就要成功,周围人起哄的声音变得更大了。
  看着不断在眼前放大的面孔,南宫问神使鬼差想起了一只白皙修长的手。
  记忆宛如一道闪电,刹那间令他身体微颤,不自觉避开了即将送到眼前的红唇。
  南宫问将黎梦推开了。
  这个变化来的太快,所有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
  黎梦措不及防地愣了,嘈杂的人群也猛地安静了下来,只有身后的音乐,低低地响着。
  南宫问重新直起身来,将仅剩的冰块,咬碎在口中,伸手就要去拿酒杯。
  黎梦这才反应过来,慌乱间就要上前去陪,却被南宫问一把抢过,全部灌进了肚子里。
  四杯酒的时间,所有人就这样看着失常的南宫问,竟没有人知道该干些什么。
  “你们先玩!”四杯下肚,烧的肠胃火辣辣的,南宫问压着声音说:“我去趟厕所”。
  还是宋毅第一个反应过来,立马招呼其他几人,重新参与到战局中来。
  .
  卫生间
  南宫问借着冷水,洗了一把脸,将刚刚烦躁的心情全洗了出去。
  正要离开,裤兜中的手机微微震了两下。
  南宫问甩了甩手上的水渍,去拿,却在看到名字的那一刻,一个没稳,甩了出去。
  不大的手机银屏上方方正正的写着两个字——董霏。
  南宫问的手微微颤了颤,深吸一口气,接通了。
  平和的声音顺着听筒传了过来,爬到南宫问的耳内,带起阵阵细小的电流“你在哪儿?”那头不紧不慢的说着,“我去找你!”
  南宫问的心,不争气的一颤,呼吸随之一泄。
  南宫家和董家同为除妖世家,拥有上百年的传承。
  这一辈,南宫袁峰膝下共有三子,老大南宫丰业极其妻子,已不在人世,留一独子南宫炎,自小在南宫袁峰的身边长大;老二南宫桓彦,与曲豫清共育有一子,也就是南宫问;老三南宫晟先,娶陈家独女为妻,却在生出死婴后夫妻感情不合。
  与南宫问不受待见的情况不同,董霏作为董家的最宝贵、最有天赋的儿子,很小就被定成了董家家主的继承人。
  这人权势大,仗着有董家撑腰,小小年纪,在除妖界呼风唤雨。
  三年前,南宫炎继承家主,当着所有除妖世家的面,扇了南宫问十二的巴掌,董霏出面救场。
  之后又莫名得此人赏识,在这人的一手- cao -控下,南宫问在南宫家飞黄腾达,直到如今。
  南宫问看了看镜子中的自己,将自己不切实际的想法拍出去,重新整理了一番妆容,这才若无其事的走下楼去。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