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  

别摸我尾巴[星际] 作者:乱山平野

字体:[ ]

  《别摸我尾巴[星际]》作者:乱山平野
  文案:
  温向南长着一条毛茸茸的小尾巴,里面存储着他的感情。
  激动的时候会摇一摇
  看到喜欢的人会摇一摇
  动情的时候会……
  秦路易:你尾巴摇得好快
  温向南:医生,我病了QAQ……啊,不许摸我的尾巴!
  1.软萌小天使受X- xing -冷淡(?)医生攻
  2.设定“存在即合理”。
  3.非全职写手,更新稳不稳定看三次忙不忙,尽量日更,不更会请假,忘见谅。
  内容标签: 强强 情有独钟 星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温向南 ┃ 配角:秦路易 ┃ 其它:
 
 
第1章 现在的医生脾气这么大的吗
  威尔特星港人来人往,一艘巨大的飞船停靠在了港口,工作人员一看船身覆盖的雾蓝花就知道是克洛帝国学院的专用飞船,扫描过后立刻放了行。
  飞船门打开,从上头走下来一行人,都穿着淡蓝色的防护服,胸口戴着雾蓝花的徽章,个个都身姿挺拔。
  星港的管理人员洛里连忙笑眯眯迎了上去:“欢迎回到威尔特。”
  洛里态度恭敬,目光一刻不停地逡巡着,从面前的这些学员们身上扫过。
  或许是因为回到了最熟悉的城市,这些学员脸上也都有了笑意,虽然依旧站的笔直,肩膀却明显有些放松下来。
  另一个工作人员推了一辆工具车过来,打开盖子能清晰地看见里面摆放着几支手臂长的扫描仪,扫描仪前端是椭圆形,散发着幽蓝色的光,尾部的数据线连接着工具车进行供能。
  其中一个学员问道:“怎么现在都动用了这个?”
  洛里耸耸肩,表情看上去有些无奈:“啊是这样的,自从波茨战役以后,帝国就一直在进行军事戒严,听上头的意思要到明年才会解开掌控。帝国议员最近会在威尔特停留,因此排查得会更严一些。”
  几个学员互相对视了一眼,其中一个轻声道:“艾福党(efficiency)和胡曼党(Human?nature)的矛盾好像越来越大了。”
  洛里的目光不自觉得落在他身上。
  那是个看起来有些腼腆的人,肤色比前面所有的学员都白,眉头微微拢着,一双眼睛平和而又温柔,即便是臃肿的防护服也遮掩不住他满身的书卷气,连头上耷拉着的头发也看起来格外的柔软。
  他旁边的学员冷嗤一声:“蚍蜉撼大树而已,胡曼党心里都没点数吗?”他们学院都是立场最坚定的艾福党,对于胡曼党向来是不屑的态度。
  “胡曼党真讨厌,管不住自己的尾巴,随时随地都能失控的存在还妄想着掌控权力,真是可笑!”
  “就是!”
  他们眼里都是鄙夷和嫌恶,冷嘲热讽着。
  洛里注意到,只有刚才那个青年没有说话,他沉默而温柔地站着,面对着洛里的打量也只是微微一笑:“既然是帝国下达的命令,那么请先生按照规则进行排查吧。”
  这群学员刚刚还是义愤填膺的模样,听了青年的话却瞬间冷静下来,自发排成了一队,安静有序。
  洛里鞠了一躬,右手放在胸前行礼:“多谢你们的配合,阿卡夫陛下在上,明年的克洛学院一定还是全帝国最出色的大学。”
  青年笑得满足而骄傲:“是的,它一直是。”然后他行了礼,站到了最后面去。
  前头的进程十分顺利,克洛学院的每一位学员都是帝国千挑万选出来的优秀生,而进入这样一所高等学院最基础的条件就是他们能够很好地保持理智,换言之,他们能够妥善安置自己的尾巴。
  扫描的速度很快,很快就到了队伍尽头。
  洛里探寻的目光落在了队伍末尾的青年身上。
  只是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好像有些烦躁和紧张,手指不自觉地轻微搓动着,时不时鼓起腮帮子吹一吹额前的碎发。
  和先前冷静稳重的模样差距颇大。
  他的重点全放在了这个青年的身上,因此轮到检查青年时,他看扫描仪看得格外认真。
  这个扫描仪是目前整个帝国最精细准确的情绪波动测试仪器,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检测到人类身体周围存在的感情波动,当警报器响起,就意味着被检查的人处于“发病”的状态,随时可能失控引起混乱。
  为了防止出现不可控情形,被检查出这种状态的人都会被暂时关押,依据程度深浅进行劳动改造、罚款,严重者会进行行政拘留并酌情是否剥夺其政治权利。
  青年乖巧地走到洛里身边,任由他上下打量了一眼自己,然后进行扫描。
  洛里盯着显示屏看的十分认真。
  屏幕里已经出现了这人的详细资料:
  “姓名:温向南
  年龄:20
  出生地:麦冬
  基础资料:克洛帝国学院大二学员
  ……
  情感阙值:60(正常产生的情感冗余,请及时寻找医师进行传导梳理。)”
  一项项信息扫视下来,在看到情感阙值只有60的时候,温向南微微绷紧的身体才放松下来,脸上露出腼腆害羞的笑容,道了抱歉:“因为这回急着出任务,没有及时进行感情梳理,难怪我最近总觉得有些心情烦闷。”
  他的笑容极富感染力,很容易就让第一次看见他的人产生微妙的亲近感,这样带着点歉意的表情让洛里心里也跟着抱歉了一下,带出一股淡淡的怜惜:“你们学院忙是公认的,只是平常也要注意身体,情感过度冗杂会给尾巴带来负担,希望以后能够及时就医。”
  同时,他也为他前后差距颇大的行为找到了缘由,情感阙值过高多半是由于负能量过多引起的情绪波动,同时也会进行反向影响,对人类情绪进行干扰。
  温向南一直都是一副倾听的模样,眼神中透露着极度的真诚和感谢,末了向洛里鞠了一躬:“谢谢您的关心,祝您工作顺利。”
  旁边的学员一直关注着他,见他情感阙值这么高都不由得开始关心他:“南南你要不和孟野中校请个假去一趟医院吧?”
  其他人附和:“是啊,既然已经到了需要进行疏导的地步,就去找医生看看吧,中校肯定会给你放假的。”
  温向南有点儿为难,他一般很少会向学校请假,怕自己跟不上学习进度,但好像尾巴确实到了不得不清理的地步了,否则可能引发事端。
  两相对比,他还是选择了请假,身体很重要,课业可以再补上!
  其他同学一致决定帮他请假,顺带给自己也放个假——追年级第一追的好累啊,现在年级第一放假了,四舍五入他们也放假了呢!
  他们快乐地回了学校。
  剩下温向南在原地站了一会儿,才想起掏出终端,手指滑了滑,停留在“宋医生”的备注上摁了下去。
  “喂,宋医生,您最近在吗?我需要进行情感疏导。”
  也许是信号不好的缘故,那头的声音透过电话有些失真:“啊不好意思…我最近外出,不在诊所里。”
  温向南愣住了,宋医生不在?
  因为体质的缘故,他的情感梳理一向是宋医生负责的,如果宋医生不在,他就需要找别的医生。
  一想到要找别的医生,他就忍不住皱起了眉。
  那头宋医生声音有点断断续续的:“这样吧,我给你…一个医生,等会……他的联系方式发……”
  话还没说完,那边的电话信号突然中断了,过了没多久,温向南的终端上就收到了一条短信:秦?542b0。
  温向南犹豫了一下才拨了过去,电话很快接通,听筒里的声音如玉似冰,透着股天然的冷淡漠然:“喂?”
  温向南的耳朵忍不住动了动,耳蜗里仿佛被小刷子轻轻扫了一下。
  他放柔了声音:“你好,是秦医生吗?”
  对面十分冷淡地“嗯”了一声。
  “请问您最近有空吗,我想约一次情感疏导。”
  电话里传来纸张翻动的声音,沙沙作响,半晌,对面回复:“周日下午两点。”
  温向南点了点头,然后迟钝地想到对方看不见,而且自己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就诊,于是又问了一句地址。
  听筒里的声音忽然就沉下来,若是仔细听还有一些不耐烦:“你不知道地址?”
  “呃……确实不知道……”
  “……”
  威尔特私人医院里,闻一诧异地看着对面捏着眉头的秦路易:“你最近怎么了?好像情绪有点过于波动了。”
  旁边的沈行朝他挤眉弄眼,调侃道:“你要是每天接十几个骚扰电话你情绪也得激动。”
  闻一耸了耸肩:“我倒是想,可没人给我打啊,哪像咱们秦医生,病人上赶着求渣。”
  他又朝秦路易打听:“怎么?这回又是谁?是上回要跳楼的还是那个要买咱们医院的?”
  秦路易凉凉地看了他一眼,闻一立刻怂唧唧缩回了电脑后面看病历。
  不是他胆小,也不是秦路易这人长相太凶,相反,秦路易沈腰潘鬓,模样俊美,不然也吸引不了那么多狂蜂浪蝶。
  像今天这种找着情感疏导的借口实则是想要泡秦路易的人都多的数不清了。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