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  

亡灵博物馆+番外 作者:中原逐鹿

字体:[ ]

  《亡灵博物馆》作者:中原逐鹿
 
  文案:费言醒来后发现自己躺在一家博物馆里,面前站了三个黑衣人。
  随后他被告知,自己已经死了。
  接着站在三人中间那个最像大佬的黑衣人又告诉他:头七之前为这座亡灵博物馆收集七个藏品,方可重生。
  所谓七个藏品,即七个亡灵。
  于是这场关乎生与死的游戏,自此拉开序幕。
  费言:名字不错,连着读起来很带感。
  - yin -路安:……谢谢,你的读起来也不错。
  费言:哪里哪里?没你的洋气,听上去就很不可描述。
  - yin -路安:还有更不可描述的,你以后就懂了。
  费言:……
  #鬼差大佬兼地狱使者居然暗恋我#
  #大佬一言不合就放情话怎么办#
  表面稳重冷漠实则闷骚一言不合就说情话的大佬攻VS明知道在大佬面前当不了攻还非要嘴里皮一下的皮痒受(- yin -路安VS费言)
  注意:1.he,甜文,甜出糖尿病。感情戏由单向暗恋(攻先对受有好感)到双向暗恋再到明恋到处撒狗粮。
  2.本文是集灵异、悬疑、各国风水风俗、怪病为一体的纯扯淡狗血文,不要问鬼差三人组为何这么牛逼,因为大佬就是大佬。主线分为七个单元,涉及剧透具哪些主线就不说了,不喜勿喷。
 
  内容标签: 强强 灵异神怪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搜索关键字:主角:费言 ┃ 配角:鬼差三人组 ┃ 其它:惊悚、悬疑、怪病
 
 
第1章 死亡
  一间拥挤的办公室里。
  两排桌子被塑料板隔成十几个小隔间,每个小隔间里又堆积着比塑料板还高的文件。
  夏莉刚从外面回来,带着一身的汗,她连擦都来不及擦就往自己位子上一坐,空调就在旁边,吹得她一激灵儿,整个后背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刚偷拍到一个近几年很火的小鲜肉跟自己女助理出门逛街的场景,得赶紧写篇报道出来发到微博上。这种八卦消息和普通新闻一样具有时效- xing -,放出的时间越早越好,不然就会被别家媒体捷足先登。
  想到这里,夏莉对着电脑就是一顿噼里啪啦得敲。她在这家公司已经待了两年,胸口的工作牌也由实习记者换成了娱乐记者。
  不过这娱乐记者只是听起来大气,实际上干的工作和狗仔一样——会乔装、会隐藏、眼力强……最重要的一点,得跑得快。
  而她身为一位女- xing -同志,身体素质不占优势,但笔力从未输给办公室里任何一个人,本来平庸无味的标题,经她一改手,点击量瞬间上涨几个点。
  “啪”一声,一叠文件摔在夏莉面前,她懵了会儿,刚抬起头就听见老刁的声音,跟耳边放了鞭炮一样,“这篇报道你写的?”
  言简意赅,声线里埋了炸/药。
  老刁是他们几个的直属上司,年龄虽大他们一轮但平日交流倒也没什么代沟。
  老刁平时脾气挺好一人,怎么今天发起火了?
  夏莉赶紧将目光从老刁被岁月和磨难洗礼过一遍的沧桑脸转向面前那陌生又惊人的标题,只瞥一眼就疑惑道:“这位不是费言一直跟着的吗?都跟快两年了……终于有消息了。”
  费言是他的大学同学,大学四年都没怎么交流过,反倒是这两年因为工作原因关系进了一步。
  夏莉一直搞不清,光看这人的脸,都能进娱乐圈了,怎么偏偏要来当狗仔?这风里来雨里去夜以继日地蹲点,一朵娇花也得蹉跎成狗尾巴草啊!
  她倒是从来没问过。
  记忆收回,先搞定眼下的事吧!
  只见老刁眉间的皱纹更深了:“这小子现在在哪呢?”声音里隐含的怒气不言而喻。
  夏莉指了指那根“狗尾巴草”,“在那边睡着呢。”又怕老刁听这话之后火气更大责难于费言,便加了一句,“听说昨晚又蹲了个通宵,这会儿刚回来,没趴一会儿。”
  老刁一句话没说,拿着文件走了。
  夏莉有些担心,叹口气道,应该没多大事吧。
  办公室最不起眼的角落里,一个穿着白色T恤的年轻人正趴在桌子上,发出绵长细小的呼吸声。
  这年轻人正是费言。
  老刁盯着面前这后脑勺,不禁想起来他第一次见到这白净小伙子时的场景。
  那时候自己独自从医院看完病,脑子晕乎,手脚也不听使唤,过马路不看红绿灯就这么直接往前冲。
  突然衣服被身后一双有力的手拽过去,他就这么直接倒下了。
  随后就听见“哎呦”一声,老刁突然就清醒过来,发现自己正倒在一人身上。
  “哎呦!”记忆中的那句和突如其来的这句重叠混淆在一起,让老刁有些恍惚了,反应过来后,才发现自己已经往费言后脑勺上拍了一下。
  这力道不轻不重,费言揉着眼,过了会儿才看清眼前人,嬉皮笑脸道:“哥,啥事都好说,等我先把这梦做完,我刚梦见我女神了,平时只在电影里脱衣服,这回在我梦里倒穿的整整齐齐……现在接着睡没准还能把这梦续上!”说完还真准备趴下接着睡。
  “你小子!”老刁眼看着他要续梦,又一巴掌打在他后脑勺上,“你先赶紧把这篇报告撤了!知道孟林背后是谁吗?你小子是疯了还是真不想混了,连这事你也敢报……你赶紧撤稿,然后发消息澄清一下……听到了没!快给我起来,臭小子,快他妈给我起来!”
  费言没动静,跟睡死过去似的。
  老刁刚准备把这家伙从位子上拎起来教育一番,费言突然开口了,他头还埋在胳膊里,因此声音也闷闷的:“他家暴是事实,我没写错。”
  老刁怔住。
  费言说完就抬起头,脸上还有未消的红印,“我亲眼看到的,跟了他两年才拍到的照片,照片P没P过别人一看就能看出来,不会有假。我和他也没有过节,没必要瞎写。”
  他还准备继续说下去,就被老刁一记板栗给痛得将那些话一并咽回去,只剩下微弱得不可察觉的呜咽声。
  老刁也感觉刚刚那下下手有些狠了,语气便稍微比之前和缓一些:“你还知道你和他没有过节啊!你这报道一出,不仅你和他要有过节,连带着我们几个都得完蛋!得,你这篇东西一出来,暂时火了,之后呢!消息就会被封掉,然后我们就会收到律师函,被人告诽谤。证据是有,那又怎么样?凭这几张照片我们能做什么?”
  “知道为什么他在娱乐圈这么些年一个黑点也没有吗?他老婆被家暴了,自己不知道吗?为什么不报警,不离婚,不请律师?就靠你在这逞英雄吗?先管好自己吧,小子!”
  一番话说得费言没吭声。
  老刁看着他那副样子,也没好继续发火,只叹口气道:“算了,你换个人跟吧!孟林以后让小李跟了,你删了那篇报道再道个歉,然后交接一下。”
  费言终是点了点头,打开电脑删了那篇报道并道了歉。
  老刁舒了口气,拍了拍他的肩膀,“以后你跟林波吧,他一个小明星,最多出点花边新闻。”随后又道,“行了,也是没办法的事。”
  费言笑着说,“是我不对。哥,你说得对,我没那个能力逞英雄,也不能害了你们,小李工作我明天开始交接,现在重要的不是那个。”
  “重要的是我得先把梦续上,女神还在梦里等我。”
  老刁:“……”
  一直在旁边偷听连大气都不敢喘的夏莉:“……”
  看着一头栽在桌子上的费言,老刁陷入了沉默,究竟是自己把人想得太尖利还是这小子本来就没心没肺?
  算了,先去找小李吩咐下工作吧。老刁回了自己办公室,走前还不忘把空调度数调高,生怕费言冻着。
  费言这一觉睡到了下午六点,直接拿着外套回家,也没注意桌上有夏莉留给他的零食和便利贴。
  第二天一早,他将这两年的资料交给了小李,一并将几个蹲点和逃跑技能传授于他。
  小李听了半小时,终于忍不住道:“费哥,孟林和林波都是一个小区外加一个娱乐公司的,我知道哪几个点好蹲。”
  费言:“行。”随后他叹口气道:“哥在他身上耗了两年青春,如今却是替他人做了嫁衣。”
  小李:“……”您能别像个深闺怨妇一样说这种话吗?不知道的还以为您被孟林给甩了。
  小李面上笑呵呵:“哥,老刁那是疼你,你看你这两年,睡过一个好觉吗?”
  当初老刁并没让他跟着孟林,结果他有次正好不小心撞到孟林推搡自己爱人的场景后,有些疑心,便主动和老刁说要换人,准备跟孟林。老刁随着他闹,也没想着费言能折腾出什么大水花,就答应了他。
  哪知道这回真整出个幺蛾子出来。
  费言拿上相机,戴上黑色鸭舌帽,“哥走了,先去探一下地形。”
  “好嘞。”小李心道:探什么地形,连蹲的地点都不用变。
  费哥……该不会这两年跟着跟着,就跟出感情来了吧!小李心头一惊,努力将一些限制级画面甩出脑子。
  费言这头,驾轻就熟得来到一栋大楼前,这幢建筑是观察孟林的最好据点,因为对面是个不算繁华的商业楼,平日里很冷清,很多小明星都选择在这约会。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