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生子  风弄  双性  柴鸡蛋  hp  

最高赦免 作者:止坠(三)

字体:[ ]

好挖了个坑埋着。
  防人之心不可无嘛,在经历了闻人诀这样的变态后,自己多少有点长进了。
  左右转了圈脑袋,白檀终于把布包打开,声音低沉又神秘,“厉害吧?光核手链,五条,只要你们带我出去,我就给你们。”
  在晶核体系改变人类前,光核就是稀罕物件,尤其是首饰,向来有价无市。
  而在晶核体系出现后,那更没的说了。
  晶核,尤其是光核的价值,那是百倍千倍增长,现在的人类,哪还会把光核用在首饰上,只要能够得到晶核,大部分人都会尝试吞噬进化。
  所以这五条光核手链的价值可想而知。
  便连十区前首执者古知秋听了这话,都不得不扔下手中烤串,扭头看了眼。
  那被少年很快就收起的布包,刚刚里边放着的,确实是光核手链。
  古知秋有些震惊,目光便跟着投放到人脸上。
  白暂的皮肤,完美的脸型,俊美而突出的五官,尤其是……那双眼睛。
  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双像星光般明亮的黑眸。
  外人一眼看过去,相当容易被吸引。
  而他同桌那几个……因为先诧异于少年的话,古知秋才留了意,更因为听到光核二字,他才扭了头,在看到布包中的光核手链后,他又好奇的扫了眼主人的外貌。
  他是什么人?
  虽然家世很好,但年少时也不缺锻炼,后来更是少年老成管理起偌大的王区,什么人没见过,只要多看两眼,他就知道少年同桌那几个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而且,从这几人不经意间彼此对视的眼神和怪笑,古知秋很确定这帮人不只是打的光核手链的主意。
  要真只冲着光核手链,这少年哪里还能护到现在。
  恐怕……角落处那结巴汉子- yín -秽的目光,让古知秋一瞬烦躁起来。
  不知世事,一无所知的单纯,这穿着浅黄衣服的少年,知道自己即将面对什么吗?
  自顾自倒了杯酒,古知秋仰头一饮而尽。
  白檀在王居的那几天也没闲着,找着一切可以跟人搭话的机会,算是弄清楚了地球上现在的钱币体系。
  尤其是他带着跑出来的晶核手链,那会发光的几条可是相当珍贵。
  这也是他信心满满跑出来的原因。
  虽然说,就算离开了十七区他也想不到什么办法联系上星际,但一直被人关着就更没希望了,总得挣扎试试啊。
  “那行,你现在跟我们走,我们先带你去换身衣服。”靠着白檀坐的年轻男人拍手说了最后一句话。
  在古知秋扭头瞥了那眼后,几人间又聊了几句,这是告一段落准备走了。
  白檀很雀跃,看这几人把巨龙帮说的那么厉害,做的又是黑暗中的生意,他的信心也大起来。
  是啊,就算一区之王再厉害又怎样,跟星际联盟一样,每个世界都有阳光照- she -不到的地方,白檀相信这些黑暗中讨生活的人,必然有办法规避王权力量的一些条条框框。
  信心满满的跟在几人身后走了,他脚步颠颠的从古知秋右边擦过。
  “哎……”轻声喟叹,古知秋又伸手给自己倒了杯酒,半天后才抬头,一口闷完。
  对着那少年离开的方向看了半分钟,终究还是起身跟了上去。
  作者有话要说:喂喂喂,一帮喊着马上要家暴的小天使,你们好过分,闻攻在你们心中有这么残暴吗?
  不针对全文,就从CP讲,他可是温柔攻啊!温柔攻!!!(是的,讲这话我良心一点都不痛)
  小白只是经历的事情少,有点天真,哈哈哈别扔砖。
 
 
第188章 带他回来
  闻人诀刚进十七区就知道白檀丢了。
  因为封城的关系,车子进入时,他随口问了句,前来迎接他的炎振面色有些为难,但还是老实回答,说是找了好几天了也没个音讯,人好好的就不见了。
  说完话,炎振就一脸忐忑的坐在副驾等着,可没成想,后头半天没声音,等他壮起胆子扭头瞥了眼,发现主上早就闭上眼睛在假寐。
  呼吸轻微,应该是没睡着。
  他动了动嘴,又不知该说什么,最后只好回过身去,专注看着前头。
  闻人诀的反应不大,但他心识中的维端却有些嘲讽,“您的宝贵钥匙长腿跑了。”
  “恩。”低哑的应了声,闻人诀右手撑上额头,自己按压了两下。
  等车子在王居外停下,带着大帮人在门口候着的蓝岸就走上前来,笑着行了礼,又颇为没大没小的一手落到闻人诀肩膀上,咧着嘴笑:“王啊,我好想您。”
  往右走了步,闻人诀不动声色躲开那只手,目光扫过人群,张口问了句:“黑虎和红雨他们,回去了?”
  “嗯,都已经各自回王区了。”虽然对主上躲开自己的手有些微的不满,但蓝岸还是笑容满面的回了句。
  闻人诀带头往里走,边走边对着后头说:“没必要这么多人在这耗着,散了去。”
  “是。”一众下属停下脚步,行礼后三两退去。
  闻人诀继续带着身后蓝岸和炎振等人走往大厅,在上首坐下后,对着身旁一个亲卫吩咐了句:“去找个垃圾人来,半小时后在我房间见他。”
  “是。”那亲卫挺直身子,很快离开。
  闻人诀这才把目光放到下头,问了句:“书易呢?”
  “新城在造,先生这段时日一直在那边负责各项事务,抽不出时间回来见您。”炎振回了句,又好好看了闻人诀几眼,“主上,您还好吧?”
  对着下属的关切,闻人诀突然有些不自在。
  因为跟其他人不同,炎振目光中的东西很纯粹。
  就是因为纯粹,他才感觉有些不适应,和蓝岸不一样,这男人直接不掩饰,蓝岸呢,活的他自己恐怕都看不明白自己。
  闻人诀也不见得肯花心思去看明白他,在忠诚的底线不破下,他很少花心思去研究一个人。
  “请柬寄了吗?”有伺候的奴仆上前为他倒上茶水,闻人诀一手拿过,抿了口后,沉声问了句。
  “已经送出去了,不过……王,您的生日真在那个日子?”蓝岸乐呵呵问了句,早在王准备回来的时候,就有命令他们以三区共主生日为名义邀请十三区的王前来聚会。
  “很重要吗?”眼尾挑起,闻人诀漠然回了句。
  “也不是很重要,”蓝岸双手摊开,耸肩后道:“就算您的生日真在那天,他们也会认为这只不过是因为我们一举拿下了三城在得瑟,有意让他们来捧场祝贺。”
  低头捧着茶盏,闻人诀面容平静。
  可是……蓝岸望着他,又颇含深意的问了句:“依您看,十三区的王可敢来呢?”
  “自然是不敢的。”闻人诀回了句,拨弄着漂浮的茶梗,悠闲道:“但为了不落气场和表达对我们的郑重,一定会派个最能代表他,也具备一定身份的人过来。”
  “这是您的目的吗?”蓝岸微垂目光,试图揣测他的用意。
  可闻人诀已经起身,把茶盏放到桌面上,走前最后落下四个字,充斥着幽叹之意,“谁知道呢。”
  ……
  维端其实也在揣测他的用意,毕竟主人从不是个会做无意义事情的人,它试着自己思考而不是发问,主要是现在十三区那边的人都没过来,就算它问了主人,估计也得不到什么有意义的答案。
  闻人诀亲手掀开珠帘,坐到木椅子上,手肘撑着的地方已经摆上了很多精致的吃食和点心,他刚侧着脸捡了块扔进嘴中,如今正慢吞吞的嚼着。
  珠帘之外是待客厅,不像前边院子里的议事大厅,这里的待客间面积不大,只摆放了四张椅子。
  他坐下不一会,就有个面黄肌瘦的中年男人被亲卫带着进来。
  身上穿着虽不破烂,但也能够看出寒酸,尤其脚上,一双皱的脱皮的鞋子,更让男人气短了三分。
  才进房间,眼角余光恍惚看见个人影,那三十来岁的男人就“噗通”一声跪下了,脑袋磕在地面上,一迭声的问好:“王……王好,见……见过王。”
  闻人诀放在桌面上的右手动了动,看男人像块狗皮膏药已经完全贴到地上去,连额头都看不见。
  他只好把目光落到一旁高大的亲卫脸上,“是个结巴?”
  亲卫贴身跟他的时日久,很清楚的察觉出他的不悦,忙摇头道:“不是个结巴。”话刚完,一脚就踹了出去,直把男人踹的翻了过来,仰面摔着,像只灰皮龟。
  看男人这般惊慌失措的模样,便连亲卫都觉的看不过眼了,皱眉道:“这是个垃圾人,也在王居里干活,平常负责给厨房倒泔水。”他说这话的意思就代表在解释,王之前只吩咐要找垃圾人,却没说要找怎样的垃圾人,他便就近找了个。
  这男人在王居干活也有些年头了,听厨房的人说,还算稳重,怎么现在见了王,就跟傻了一样。
  这不是在王面前给自己找不痛快吗?
  亲卫已经跪下身去,低着头没再看王,不管怎么说,办事不利是他的错。
  闻人诀的亲卫,就是最早从十八区跟他的那一百一十号人,虽然在尼瓜河岸损失了数十个,但他一直有补充,始终维持在一百一十号人数不变。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