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困兽 作者:叁原

字体:[ ]

  《困兽》作者:叁原
 
  文案:你离开后,我困兽犹斗。
  当赵亓渊命人将我按在地上,任由温赢扇巴掌的时候,我就应该想到,我和赵亓渊的爱情已经死了。
  黑曼巴蛇精神体攻*毛丝鼠精神体受
  赵亓渊x重阳
  【第一人称,古早狗血,渣攻贱受,破镜重圆,三观不正,生子不换攻。】
  【世界设定是瞎JB写的,不做科学考量。文笔不好脑洞雷,不喜欢可以不看但别骂人。】
 
 
第一章 “只要你给赵亓渊生一个孩子”
  我和赵亓渊结婚四周年纪念日,赵亓渊让他的律师送来了一份离婚协议书。这四年里,虽然我已经结婚,过得却还不如丧偶。
  四年的时间里,赵亓渊从没有回过家,他一直住在温赢那里,温赢是我同父异母的哥哥,他的母亲唐娟虽然是个普通人,但却是温易言的原配,明媒正娶在系统里登记过的夫妻,而我的母亲姜燕不过是温易言的情妇而已,她这些年费尽心机,好不容易熬到唐娟病死了,可温易言却依旧不肯和她去登记,她依旧进不了温家的门,仍旧是个上不了台面的小三。
  可这些话我只敢在心里说说,不敢讲给姜燕听。
  因着唐娟的缘故,姜燕恨温赢入骨,可再恨也没有办法,温赢依旧是温家的大少爷,我是个连温姓都不配的私生子。
  “你说说你,和赵亓渊结婚有什么用?”姜燕光明正大的坐在我家的客厅的沙发上,指着我的鼻子叹着气骂道。
  我心里觉得好笑,当时设计让我和赵亓渊结婚的也是她,现在问我和赵亓渊结婚有什么用的也是她,我时常想,我到底是不是姜燕的亲儿子,她又到底有没有将我当做儿子,还是我只是一个她可以利用的工具?呼之则来挥之则去。
  姜燕见我沉默不语,面色一下子缓和下来,坐到了我的身边,语重心长开口:“你也不要怪妈妈,你爸爸一直不肯将手里的股份给你,温赢说,只要你给赵亓渊生一个孩子,他就和你爸爸说,公司的股份给你一半,外加赵亓渊还会给你一笔钱,你后半生不用愁了……”
  我没有想到姜燕的来意是叫我给赵亓渊生一个孩子,我以为她来不过是劝我和赵亓渊不要离婚而已,我的亲生母亲,在知道我和我的伴侣即将离婚的情况下,让我给他生个孩子……我只觉得周身泛起了一股冷意,明明家里的温度被我调成恒温,可我依旧感觉到侵入骨髓的冷。我听见我的精神体毛丝鼠在哭,我感觉到它小小的身子蜷缩成一团,它大概是真的觉得疼了,才会哭的。
  我闭了闭眼睛,震惊不解之下竟然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姜燕的话,她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我实在受不了毛丝鼠的哭声,才冲她吼出声:“住口,别再说了!”
  姜燕愣了一秒钟,接着便怒不可遏的看着我,没有等我反应一巴掌甩到了我的脸上,她尖锐的指甲划过我的脸,伴随着她忽地拔高的声音:“你现在出息了?是大明星了?敢这么对妈妈说话?”
  我偏着头,只觉得脸颊上火辣辣的疼,可这些疼不及心里的万分之一,大概是疼傻了,我才会忍不住笑了起来,抬头看着姜燕说:“姜女士,温赢给了你多少好处?你才帮他来说服我?”
  姜燕大概是真的被我气到了,毕竟我从未反抗过她,她颤抖着身体,毫不犹豫指着我破口大骂:“你以为自己是个什么东西?被哪个亚人搞大了肚子都不知道,要不是我帮你瞒着,你以为自己还能和赵亓渊结婚?还能有现在好日子?贱皮子!让你给赵亓渊生孩子是你的福气,你有说话的权利?意思意思问你一句,你还蹬鼻子上脸了,温赢说了,以后好的资源少不了你的,别给脸不要脸了。”
  我看着她气到扭曲的脸,不知道温易言看到了会是什么感觉。姜燕在温易言面前一直是乖巧听话的模样,可装了这么多年,温易言不还是不让她进温家的门,她到底什么时候才能清醒,温易言根本就不爱她。
  虽然姜燕是恨温赢的,可我想大概她更恨我,恨我没有办法为她争取到她想要的一切,恨我得不到姜易言的喜爱,恨我软弱无能,所以才要帮着温赢来欺负我。
  姜燕见我没反应,似乎也懒得同我多费口舌,理了理光鲜亮丽的衣服丢下一句话:“你好好想清楚!”便摔门而去。
  我独自坐在沙发上,蜷缩起身体,毛丝鼠不喜欢孤独,可这座房子,整整四年,都只有我一个人,我笑的不可抑制,笑着笑着眼泪竟然流了下来,我太久没流过眼泪了,那些咸- shi -的泪水我以为早在四年前就流干了,在那个孩子离开我的时候,就已经流干了。
  陈洋来的时候我还躺在沙发上,他明明有我家里的钥匙,却每次还是选择敲门。毛丝鼠一直在哭,哭得我头疼,可我还是得撑着疲惫的身体站起来,给陈洋打开了门。
  “姜哥,你的脸……”陈洋提着为我买的晚餐,小心翼翼的看着我,生怕说出什么让我不高兴的话。
  陈洋是我的新助理,刚刚毕业,比我还小上好几岁,虽然是个没有精神体的普通人,但是对我还算是尽心尽责。不过如果他不是没有精神体的普通人,大概也不会来照顾我这么一个不入流的明星。
  “没事,一会儿用鸡蛋热敷一下就好了。”我示意他将门关上,转身又回到客厅里,坐在沙发上。
  陈洋撇撇嘴,瞧着我肿起来的脸不禁红了眼圈,放下手中的晚餐盒,小声道:“那我去给煮鸡蛋。”
  我点点头,没有再说话,拿着镜子照了照,我记得明天还有个广告要拍,幸好没有破相。
  陈洋煮了一锅鸡蛋,端出来的时候吓了我一跳,冰箱里的鸡蛋大概全被他煮了,这孩子,我哪里用得到这么多。
  “是不是温赢打得你啊姜哥?”陈洋一边替我敷着脸一边问道。
  我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虽然起因是因为温赢,但毕竟不是他动的手,我总不什么事都按在他头上,“我在家,他总不可能来我家打我吧?”
  陈洋狐疑的看了我一眼,确认我没说谎,又继续开口:“那就好……我还以为他又欺负你了……”
  我低垂着眉眼没说话,娱乐圈里的人,人人都知道我是赵亓渊的合法伴侣,可人人也都明白,温赢才是他爱的那个人,尽管温赢只是一个普通人,尽管温赢没有精神体,可赵亓渊一个稀有黑曼巴蛇精神体的人只爱温赢一个。
  我没有办法替温赢高兴,却替自己感到悲哀和难过。
  陈洋见我的脸消肿下去才将剩下的鸡蛋又端去了厨房,我一个人吃不了那些煮熟的鸡蛋,扔了又觉可惜,便让陈洋带些回去。
  “姜哥,明天上午十点我过来接你。”
  “嗯,路上小心些。”我冲陈洋微微一笑,陈洋红着脸点点头,轻轻地关上了门。
  我叹了口气,走到浴室里,站在镜子前,脸上的肿胀是消了,可指甲带过的红痕却还留着,只能拜托明天化妆师可以多涂些粉遮一遮。
  现在我也累了,原本还准备去超市一趟,可眼下却已经没了力气,索- xing -脱了衣服,躺在放满水的浴缸里。
  迷迷糊糊之间好似回到了从前,那是我不愿意想起的从前。我又听见毛丝鼠在哭,哭着哭着我便醒了,拍了拍晕乎乎的脑袋,从已经凉掉的水中站起来,擦干了身子裹了浴袍回到客厅。
  陈洋给我买的晚餐已经凉透,我却已经懒得再去热一遍,挪了个小椅子坐在茶几边,随手打开了电视。
  要说现在娱乐圈最炙手可热的明星是谁,那必然是温赢,不满三十岁就拿了金梅花奖和华彩奖的双料影帝,身价更是一涨再涨。而我只是一个无人问津的末流演员,在一些电影和电视剧中打着酱油,拿着叫不出角色名的剧本,即使我是赵亓渊的合法伴侣又怎么样,明眼人都会看得出来,赵亓渊根本不拿我当一回事,自然也不会因为我是他的伴侣就给我好脸色看。
  我吃着陈洋给我买的已经凉掉的蒸蛋,看着电视里正在接受采访的赵亓渊,忍不住打了个冷颤,赵亓渊的精神体是一条纯黑的黑曼巴蛇,- xing -冷有剧毒,而我的精神体是一只大耳朵的毛丝鼠,胆小怕孤独,说来也搞笑,我们竟然能结为伴侣,虽然只是名义上的伴侣。
  赵亓渊的眼睛生的很好看,瞳孔明明漆黑如墨,旁边却有一圈银白色的边缘,和他的精神体黑曼巴一样,不是亚兽人都会有精神体的特征,而我恰好和我的精神体毛丝鼠一样,有一对稍微大了那么点的耳朵,所以我那些真爱粉们都叫我图图,大耳朵图图。
  赵亓渊很少接受采访,他的行踪一向很神秘,我有时候听陈洋八卦说,有些媒体是拜托了温赢,才得以见上赵亓渊一面。
  我一想到赵亓渊和温赢恩恩爱爱,便觉得连最爱的鸡蛋羹也索然无味,放下勺子握着遥控器换台,原本想要找部电视剧剧打发打发时间,换来换去却发现都是温赢演的,便干脆关了电视,靠在沙发上发呆。
  似乎每一次姜燕来,毛丝鼠都会哭,大概是每一次姜燕说的话都会刺激到我,她总是提醒我那些不堪的过去,我想忘记却无论如何都忘不掉的过去。
  我闭上眼睛,仿佛那只哭泣的毛丝鼠就在眼前,忍不住将它捧在手心里,抚着他颤抖的耳朵安慰:“别哭了……”
  因为我明白,哭再多,你爱的人也不会再回来。
  作者有话说:开新文啦~~ 求一波海星收藏和留言!谢谢大家的支持!关于世界设定这里解释一下,分为普通人和亚人(带有精神体的人),亚人比较尊贵稀少,带有精神体,切精神体越强大,自身的各方面能力就会越强大,但普通人依旧是世界上的大多数,男- xing -亚人和男- xing -亚人也能生出孩子,普通人的话两个男- xing -是生不出孩子的,且一方普通人和一方亚人无论是否男女都极大的概率生不出孩子,就算生下了孩子,也很可能是个普通人,所以一般亚人不会和普通人结婚,因为会导致亚人的血统不纯正。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