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白月光+番外 作者:戈南衣(77)

字体:[ ]

  “阿宁在……”
  “又没什么关系,阿宁不会在意的。”
  谢澧沉默了一会儿,拉着沈枞去了自己的床位,还把帘子也给拉上了,床有点硬,沈枞缩在他怀里,小声道:“我都说我过来你要轻松一点。”照顾病人可不是那么好照顾的,他可是做足了功课。
  “我要奖励。”
  谢澧亲了亲他的额头。
  “还要。”
  沈枞不满足的撅嘴。
  谢澧:“阿宁在。”
  沈枞抬头亲了亲他的唇角,“那就亲亲这里好了。”
  两个人就像老父亲和老母亲,偷偷摸摸的在牵牵手,亲亲脸颊,舔舔唇瓣,剩下的却是不敢再做了。
  毕竟孩子在。
  如此几天,沈枞又一次推谢宁晒太阳的时候,谢宁仰头问他,“沈哥哥和我哥哥感情好像很好。”
  沈枞笑意盈盈的点头,“是啊,我和谢会长感情很好的。”
  “沈哥哥能说一下和我哥哥的事情吗?”
  沈枞于是将他的千辛万苦追夫记一一对谢宁道出,包括谢澧放了他鸽子的事,他佯做不知谢澧毁约是为了谢宁,谢宁算算时间,却是清楚的。
  这段时间沈枞真的对她很好,这个天真单纯的小姑娘满心歉意,对沈枞道:“我不知道哥哥为了我毁了沈哥哥的约,真的很对不起。”
  谢宁觉得自己就像个拖油瓶,沮丧极了。
  哥哥的感情因为她受了波折,如果不是沈哥哥继续坚持的话,那哥哥就失去了一个很爱他的人。
  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她差点就坏了哥哥的姻缘。
  沈枞松开轮椅,蹲在她面前,开导道:“没事的,换作别人的话,我肯定会很生气,不过是阿宁的话,我能理解谢会长。”
  “有这么一个可爱的妹妹,哪个哥哥不心疼呢?”
  谢澧不知道沈枞已经和谢宁说了他们的过往,他换好被单的时候,沈枞把谢宁推了回来,他和沈枞把谢宁扶上了床,正想坐在谢宁身边陪谢宁一会儿的时候,谢宁忽然说:“哥,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你和沈哥哥先出去玩一会儿吧。”
  谢澧愣了下,“怎么这样说,不开心吗?”
  谢宁看沈枞表演久了,耳濡目染也会了一些,她笑着摇头,若无其事说:“是因为哥在我这里待太久了,我偶尔也想一个人待一下,女孩子的心思哥你不懂啦。”
  “总是要点私人空间的。”
  谢澧没有怀疑,因为他知道谢宁是个不会撒谎的- xing -子,便点了点头,“好。”
  和沈枞一起出去了。
  两个人已经很有没有真正两个在一起的时间过,走着走着,手指便自然而然的勾在一起,影子靠在一起。
  “最近……辛苦你了。”
  谢澧这么说。
  他能看到,沈枞真的很努力,在双方的感情里,沈枞付出得很多,他自己照顾阿宁,都没沈枞照顾得这么仔细。
  沈枞握紧他的手指,弯唇笑了笑,“没什么,为谢会长这都是值得的啊,我乐意。”
  换作其它人,他才看都不看一眼,除了他哥,谢会长是不一样的,不管他付出多少,都不会有不值得的感觉,只有委屈和不委屈,
  谢会长回应了,他就不觉得委屈,不回应,他就会觉得委屈。
  谢澧深呼吸一口气,“等阿宁手术成功了……”
  “啊?”
  沈枞侧头看他。
  谢澧的话落了回去,最后还是摇了摇头,“没什么。”
  等阿宁手术成功了,再对他说吧。
  作者有话要说:  白月光写完了,会休息一段时间。
  然后戈南衣也不会再开文了,和编辑说了另开新号,白月光写完戈南衣就封了,小少爷锁雀翎这些新文都会放在新号开。
  旧号让我没有写作热情,坑太多【捂脸】
  我们新号见。
 
 
第83章  
  六月二十三号零点, 高考生可查询成绩。
  尤文意那边查了自己成绩后,打了电话过来, 是沈枞接的, 谢澧去洗手间了,他在给谢宁削苹果,对待尤文意这个谢澧的得力帮手语气不算太好,“干嘛啊?”
  “提醒你们查成绩啊。”
  电话那端尤文意的声音听起来很无辜,“火气好大哦沈小朋友。”
  “谁他妈让你喊的啊, 那是只能谢会长喊的爱称你懂吗?”沈枞嘟囔几句后, 把手机放在肩膀上用脑袋夹着, 加快削苹果的速度, “是该查成绩了。”
  美国和中国有时差, 那里凌晨,他们这里中午, 他一时间没有记起来。
  “你多少?”他遵循人- xing -的思维问了一句。
  尤文意笑眯眯的说:“740。”
  沈枞:“闭嘴。”
  没让你真说。
  挂断电话后, 他把苹果给谢宁削完了,才擦手去看自己的成绩, 谢宁抱着苹果,小声问道:“是查高考成绩吗?”
  沈枞嗯了一声。
  谢宁弯了弯唇, 说:“沈哥哥的话一定能考到很好的分数, 和我哥哥在一个学校的。”
  小姨子说话真好听, 沈枞觉得自己没白付出。
  他输入自己的准考证号和密码,连续刷新了四次才进去。
  669。
  语文125,数学138, 英语150,理综256。
  看完成绩,沈枞收了手机,柔声对谢宁说:“阿宁,你在这里待一会儿,我出去找你哥哥。”
  谢宁知道他是要去告诉哥哥他的成绩,点了点头。
  沈枞就溜出来了,临走前还把谢宁的被子给掖好。
  谢澧在洗手间里洗手,旁边有消毒毛巾,他洗完后擦手,抬眼看到已经走到他身后的沈枞。
  “怎么?”
  沈枞把手机给他看,“你看。”
  谢澧低头一看,是沈枞的高考成绩,他再看沈枞,沈枞就像是一个讨赏的孩子,美滋滋的说,“看到没,高考成绩,六百六十九。”
  枞哥可棒了,进清华贼稳。
  少年的眼中写满了兴奋和喜悦,眼睛亮得像星辰,谢澧哦了一声,表示知道了。
  他怀疑这里要不是医院,沈枞能一蹦三尺高。
  沈枞勾了勾他的手指,身形遮住了监控摄像头的拍摄,“那——交往的事?”当时说好的,他能考清华,俩人就正式交往。
  谢澧说:“在洗手间交往吗?”
  沈枞顿了下,在洗手间交往说出去的确不是太体面,“那就拿通知书那天,找个好地方,再交往?”
  “要证明人吗?”
  沈枞想了想,“我这边有我哥就行了。”至于那对父母,他完全不想他们参与进他和谢澧的感情中来。
  “我这边阿宁?”
  “是不是太少了点。”沈枞又陷入沉思,“要不我再叫点人。”
  最好叫几个嘴巴大的,能把沈枞和谢澧交往的事传得全校皆知,哪怕到了清华也是,“尤文意吧。”
  尤文意这个狗比,透消息透得最厉害,谁的嘴巴都没他的大。
  尤文意很无辜。
  他透的消息,不都是顺着对方的心意透的吗,对方不愿意透的,他可是闭得死紧的,比如沈枞五岁还尿床这件事他就一直没和谢澧说。
  最后沈枞单方面决定了要请的人。
  他们高一和高三的班主任,还有校长,还有他哥,还有谢澧学生会的那班人,还有谢宁和他身边的那几个狐朋狗友。
  谢澧听了他定的人数,“你是要结婚吗?”
  只是交个往,有必要?
  沈枞抱着他不撒手,“就有必要。”他要让全世界知道谢会长是他的男朋友。
  “结婚时我还要直播给全世界。”让全世界都知道,谢澧是他的,身上盖着他沈枞的章。
  “你穿女装?”谢澧瞥了他一眼。
  “不,我的女装只给谢会长一个人看。”沈枞狡猾的拒绝了谢澧。
  谢澧没和沈枞贫嘴,他从沈枞手里取了自己的手机,查了自己的成绩后和沈枞的一起发给班主任。
  747,当之无愧的省状元,一中第一时间就放出了谢澧的成绩,其余几校眼巴巴的羡慕着,三中的校长气得又揉烂了办公室里的一盆花草。
  谢澧原本是他们学校的啊,要不是一中那个狗比校长死命挖人,能这样吗?
  记者立刻跑去采访了一中的校长,校长笑眯眯的夸了一顿自己的彩虹屁,又夸了一中教育的彩虹屁,再把谢澧夸一顿,直播间的网友们已经听麻木了,魔都马上就要中考的九年生微笑挥手,“我去一中还不行吗?第一志愿安排上,你别再夸了行不?”
  弹幕上有人不断刷想知道去年那位逆袭的大佬的成绩,记者也问了校长,校长谦虚的说:“还行,也就是考了个669,顺便拿了个清华表演系校考的第一。”
  网友:“????还行?也就?”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