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白月光+番外 作者:戈南衣(64)

字体:[ ]

  “你会成功的。”他说,“演艺圈现在非常缺少像你这样的人才。”
  “清华的表演系大门,会为你敞开的。”
  作者有话要说:  未来的某一天。
  媒体报道:沈枞高二时就说喜欢xx女星,甚至为了她报了清华的表演系。
  谢澧:“……”
  沈枞:“我不是我没有别污蔑我啊!别想和老子扯绯闻!!”
  忽然感觉三万字完结不了怎么肥事。
  还有叶柯和程以朝没搞定……
  还有小黑屋没出来。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G-Drunk℃、墨染啊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渠泪 20瓶;瑜 10瓶;寒禄云雨 6瓶;鹿丸 2瓶;颜疏、一袍清酒付、十二少一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7章 chapter 67
  拍卖结束后, 孙常青拍到想要的东西和沈枞道别离开了,但是他已经把沈枞这个人记在了心里。
  如果这个孩子幸运的通过了清华表演系的初试和二试的话, 清华表演系的大门将会为他敞开。
  宴会接下来的流程是主办方请宾客前往舞厅跳舞吃东西, 沈逸在这个时候来询问沈枞怎么样。
  沈枞将那本演员自我修养甩在手里转,“没问题了。”
  “怎么搞定的?”
  沈枞从经过服务员端的餐盘里取了一杯香槟,还顺了一根吸管,叼在嘴里,轻描淡写, “很简单啊, 让他看到我成为演员的天赋就行了。”
  他的老师说他天生就有演戏的天赋, 以及上天赏这碗饭吃的脸和身材。为了和谢会长一个学校他又刻苦钻研, 密密麻麻又整齐且有自己见解的笔记是他努力的成果。
  一个有天赋有灵气有实力的小萌新, 谁会不起爱才之心呢?
  沈逸知道没问题后便点了点头。
  他还需要去应酬,交代沈枞几句便离开了。
  沈逸离开后, 沈枞一个人安静的去角落里吃东西, 他回家还没吃饭就跟着沈逸来这个慈善宴会,肚子还是空的。
  经过成年礼的晚会, 认识他的人显然不少,只是短短十分钟的时间, 就有不下两位数的人过来搭话, 甚至有几个随同父母亲过来的姑娘, 想要邀请他跳舞。
  沈枞全部给拒绝了。
  他还想着吃完东西回去做卷子,速度略微放快了些,却不曾想有不速之客找上他来。
  “沈二少, 好巧?”
  清隽秀美的少年,站在他的面前,笑容友好。
  “没想到了你也会来这个宴会。”
  沈枞撑着下巴吃了一个马卡龙蛋糕,甜,还有点酸,味道不错。
  “有事吗?”
  站在他面前的,正是谢澧的前任小男友,叶柯。
  前任这种东西,果然是这个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存在,纵使在他眼中,叶柯就是个垃圾废物,根本不配做他的情敌,也依旧改变不了叶柯曾经做过谢澧的男朋友,被谢澧宠爱了一段时间的事实。
  叶柯说:“之前不知道沈二少的身份,得罪了沈二少,真的是很对不起,我是来赔礼道歉的。”
  他手中端了两杯酒,一杯被他递给沈枞,他诚恳的对沈枞道:“以后我不会再缠着谢澧不放,也请沈二少不再计较我之前犯的错误,早知道沈二少的身份的话,我会乖乖退出,不给您造成任何的烦恼。”
  沈枞笑眯眯的,看着他递过来的酒不动,“你说的是真的?”
  叶柯手指紧了紧,他讨好的笑了笑,“当然是真的,沈二少的身份摆在这里,谁敢和沈二少作对呢?”
  他将酒杯,递得更往前了些。
  沈枞说:“你这个酒不会下了药了吧,我总觉得你不会这么好心的样子。”
  嘴上这么说着,他却接过叶柯的酒杯,低头轻抿了一小口,“太辣了,”他蹩了蹩眉,“我不喜欢这种酒。”
  便递了回去。
  叶柯伸手接了。
  突然之间,变故横生。
  一名经过的男仆不小心撞到了叶柯,叶柯身子一个踉跄,手中的酒杯往沈枞的方向倾了过去,只是一个眨眼的时间,沈枞身上的西装便- shi -了大片。
  沈枞的脸瞬间就黑了。
  周围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
  叶柯脸色白了白,连忙一步过来给他擦,结果越擦越脏。
  “对不起,沈二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沈枞推开他,“行了别碰我。”
  宴会的主人很快走了过来,吩咐那撞了叶柯的男仆道:“快带沈二少去楼上换身衣服。”
  一般上流人士举办的宴会,都会为突发事件做一些准备,衣物便是其中之一。
  男仆神色畏惧的走上前,“沈二少,请跟我来。”
  沈枞看了叶柯一眼,低声咬牙切齿道:“你给我等着。”
  便跟着男仆上楼去了。
  显然他认为叶柯是故意的。
  待沈枞离开以后,叶柯脸上惊慌的表情慢慢的消失不见了,叶父快步走了过来,脸色不太好看,“小柯,你怎么回事?把沈二少给得罪了?”
  叶柯扯了扯嘴角:“我想给沈二少敬酒的,但被一个男仆给撞到了,酒水撒在沈二少的身上,我不是故意的。”
  叶父松了一口气,“那就好,待会儿等沈二少下来了,给沈二少道个歉。”
  叶柯点了点头,“我知道的,父亲。”
  “我去一趟洗手间。”
  叶父说:“行,去吧。”
  叶柯转身就离开了宴会的主场。
  他到了洗手间,摸出手机给程以朝发出短信,“好了,可以开始了,别让我失望。”
  *
  *
  收到叶柯的消息后,程以朝漠然的收了手机。
  他的旁边是一块镜子,只要一侧头,就能看到镜子里倒映着的那张和谢澧相似的面容,今天的装扮,都和谢澧一样,一丝不苟的整洁,带着禁欲冷淡的气息。
  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忽然就笑了起来。
  他知道自己要做的事很恶心。
  可是那又怎么样呢?他不敢靠近谢澧,却也不想让别人靠近谢澧,除了这样做,他也找不到更好的办法了啊。
  宴厅里浪漫悠扬的乐声在回荡,程以朝走到刚才沈枞进入的换衣间,推开了门。
  换衣间里,低低的喘息声在空气中蔓延,沈枞的目光茫然而涣散,在看见程以朝进来以后,他眨了眨眼睛,“谢……会长?”
  程以朝一步一步走到沈枞面前,他的声线,都刻意模仿了谢澧。
  “是我。”他低声说。
  沈枞晃了晃脑袋,“头有点晕,难受。”
  他的声音放得软,尾音带了些撒娇的意味,“你抱抱我,抱我去床上躺一会,我难受,谢会长。”
  他撒娇撒得熟稔,不容置疑的用字,就像是谢澧已经做习惯了这种事情一般。
  程以朝去扶他,“你喝酒了吗?”
  “喝了一点。”沈枞不高兴的蹩眉,“叶柯给我的,一点都不好喝……”
  他伸出手,揽住了程以朝,低低笑了起来。
  “要不要来亲亲我,像前几天一样,那个时候,谢会长你可热情了,你亲我额头,亲我脸颊,亲我嘴唇,亲我脖子,你还剥我衣服……”
  程以朝确定,沈枞已经将他当成了谢澧。
  也正因为如此,他的防备之心减弱了许多,以至于他丝毫没有掩饰,那双眼里,毒蛇一样的嫉妒和厌恶。
  他忍不住,伸出手用力攥紧了沈枞的手腕。
  沈枞娇气的喊疼。
  程以朝的面容,却是一片冷漠。
  沈枞的话,沈枞的姿态都像是一根刺狠狠扎了他的心里。
  沈枞在谢澧面前是这个模样的吗?谢澧又是如何对待这样的沈枞?
  他一直以为,沈枞在谢澧的心里,和叶柯并没有什么分别,但现在事实却告诉他。谢澧在乎沈枞,远比曾经在乎叶柯更甚。
  凭什么?
  他自卑不敢接近的人,却对叶柯和沈枞这样的货色,温柔而纵容。
  “凭什么……”他低低喃着,“明明是我最先认识的谢澧,到头来我连看他一眼都不敢,而你却能和他那么亲近……”
  “是我最开始认识他的……是我最开始认识他的,在z市二中,他救了我……”
  他陷入了自己的世界里,神情越发的郁结和狰狞。
  “原来如此啊。”
  他的耳边,忽然响起了沈枞带笑的戏谑声。
  轻飘飘的,带着轻视和傲慢, “我还当是什么惊天地泣鬼神的爱情故事。”
  “没想到是这么个破玩意儿。”
  作者有话要说:  有生之年,居然能收到读者的深水鱼雷。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