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白月光+番外 作者:戈南衣(43)

字体:[ ]

  好撩啊,他的谢会长怎么能这么撩,骨头都要酥了,只是声音都让他心动得不行。
  他嗯嗯啊啊的点着头,“好的好的,没问题,我会让他们很安分的。”
  谢会长要求的,他都会完成得超级棒。
  但他是个贪婪的小孩,能有提要求的机会,都不会放弃。
  “谢会长。”他的眼睛弯成月牙,“那中午我去给你送饭好不好?我早上做了特别好吃的萝卜干,搭配红烧肉超级好吃。”
  他的声音放得低低的,有些可怜,“我有好几天没见你了,超过一百个小时。”
  “电力不足需要补充。”
  谢澧那边考虑了一下,轻笑道:“中午要和老师一起去给参加世界数学竞赛的竞赛生做心理辅导,过几天他们要去京都集训,下午倒是有时间,可以一起吃食堂。”
  一起吃食堂??
  沈枞高兴坏了。
  一起吃食堂,四舍五入不就是官宣了吗!他终于可以摆脱地下小情人的身份了吗?
  电话挂断后,他哼着快乐的歌回了十一班。
  课间时间,在课堂上忍不住睡过去的李远龙睡醒了,问他,“枞哥你去哪儿了?”
  沈枞殷红的嘴唇翘了翘,“和谢会长打电话。”
  全班人在一瞬间都投来目光,看着沈枞得意的小表情,神情复杂无比,沈枞笑眯眯得沐浴着他们的目光,无比的坦然道:“谢会长说了,待会儿会有转学生要来,让我让他们安分点。”
  为什么要让他们安分点呢,那肯定是因为他们不安分啊。
  十一班的人忽然就懂了。
  那边赵守祝和陶其找到十一班,陶其正准备踹开门,门忽然开了,害得他差点摔在地上。
  “卧槽他妈有病是吧!?”他的声音偏尖锐,有种耳膜要撕破的感觉。
  开门的是班长,十一班的班长看起来文文弱弱的,戴着黑框眼镜,看见他们也不惊讶,平淡的瞅了他们一眼后,手里捧着保温杯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轻描淡写道:“转学生,进来吧,马上就要上课了,你们的位置在最后排。”
  “对了,劳动委员安排一下卫生问题。”
  劳动委员说没问题,立即把打扫厕所的重任划给了俩人。
  陶其之前在谢澧那里憋了一肚子气,实在忍无可忍了,他跟着赵守祝,还从来没有过这样的待遇。
  毕竟大部分人看他们不好惹,能让则让。
  赵守祝说了一句没用,将手机收了。
  那边劳动委员看他们过来,低头一手去翻桌箱里的值日表,一手去拿笔,
  “名字叫什么,刚好有两个艺术生出去上课了,你们就代替他们扫厕所好了。”
  嘭的一声。
  劳动委员的桌子翻倒在了地下,里面的书全部倒了出来,散了一地,就连他手里的值日表也落到了地下,被那人踩在脚底。
  劳动委员愣了一下,然后平静的从地上爬起来,顺便拍了拍身上的灰尘。
  那只黑壮的大腿就伸在他面前,腿的主人声音- yin -沉,“安排你妈的值日呢?”
  “你给老子安排试试?老子是来读书的,不是来打扫的。”
  劳动委员抬眼看他:“麻烦捡起来一下,同学。”
  赵守祝嗤笑,眼中全是蔑视,“小爬虫——”
  他正要伸手,去抓劳动委员的衣领。
  劳动委员回头,喊了一句:“枞哥。”
  沈枞就坐在旁边的桌子上,劳动委员一喊,他伸出自己的大长腿架住了赵守祝的手。
  赵守祝沉着脸侧头看去。
  沈枞弯着眉眼,“嗳。”
  “不要给我的谢会长添麻烦哦。”
  “所以。”他腿上一用力,赵守祝噗通一声,跪在地上。
  沈枞低垂眉目看他,在谢澧面前又清又亮的眼眸,此时又黑又暗,如同深渊一般。
  “给劳动委员捡起来。”
  作者有话要说:  还有八万多就完结啦!
  我又新出了一个脑洞。
  主角受是天道之子,万众瞩目,无情无欲,修的是无情道,是修仙界第一宗门掌门的亲子。
  攻是魔族之主。
  攻接近受是因为听说受天下第一厉害,而且也很想见识一下修无情道的受动心是什么模样,就化身成凡人去接近受。
  受对凡人化的攻未有防备,他一向冷情冷欲,哪怕喜欢上了这个柔弱无助的凡人也不表露出来,后来还因为攻受了刑。
  他甚至打算为了攻放弃无情道,结果就在他们成亲的那一天,受知道了一切。
  他知道了攻接近他的原因是因为想看看修无情道的人动了心是什么样,知道了攻是魔族,知道了一切,包括攻是怎么设计他让他动情让他露出凤凰传承的双翼。
  他穿着红色的婚服,听着父亲的话,安静的抚摸着自己的佩剑。
  父亲说到怒处就要宣布这个婚礼取消。
  他面无表情说:“无需。”
  那边攻安排好了魔族的事务。
  顺便在情敌面前炫耀了一波。
  攻穿着红色婚服来了。
  在修仙界所有修士的见证下。
  他朝受笑着伸出手。
  下一刻,受的佩剑捅进他的心脏。
  受问他:“好不好玩?”
  攻不可置信,又心痛悔恨,还愧疚。
  他说:“我是真的喜欢你,就算我接近你的动力不纯,但我喜欢你。”
  受的眼睫颤了颤,攻的血顺着剑流到他的手中。
  风很大,吹起了俩人的袖袍。
  他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感情:“你已经没有任何再让我相信的理由。”
  后来攻在婚礼上逃脱,他养伤的时候,听到修仙界的传闻。
  说受已经真正断情绝爱,踏入了无情道。
  而受之前准备的那些换道的东西,都被毁得一干二净,受亲自毁的。
  是一本追妻火葬场的故事。
 
 
第45章 chapter 45
  中午, 谢澧要陪同年级部主任对前去京都参加数学集训为世界数学奥数竞赛做准备的竞赛生进行心理辅导。
  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一点半, 马上就要上课。
  谢澧正要回学生会办公室把午饭吃了, 手机来电铃声忽然响起,他摸出手机接了起来,“喂?”
  “有人找我?”
  “嗯,行,好, 我知道了, 我这去拿。”
  电话挂断后, 谢澧朝学校门卫室走去, 门卫看见他过来, 将一封封闭极好的信纸递给他。
  “我也不知道哩,忽然有个戴口罩的人把这信给我, 说让我交给你。”
  “看不清长什么样, 他说不能见风,放得可快了, 一放就走,我说小伙子你给我站住, 他就跑了。”
  ……
  谢澧看着手中薄薄的信纸, 蹩了蹩眉, 抬头的时候,有礼的道谢:“行,我知道了。”
  “谢谢叔。”
  “嗳, 不用不用,马上就要上课了,快回去吧。”
  谢澧往回走,拆开信纸,越看眉头蹩得越紧。
  【对不起,才知道他们转去了一中。】
  【你不用担心,我会处理好他们的。】
  【你可能需要这个,有这个你就不用怕他们了。】
  ……
  他们,赵守祝和陶其嘛?
  不给他发短信而是送信,是担心他顺着电话号码找到人,认识他?
  谢澧看了那一串网址,将信收了起来。
  如果是赵守祝和陶其的话,那他的确需要一些东西。
  *
  因为两个不安分的学生的到来,谢澧的工作又忙了起来。
  跟着尤文意的风纪部查纪律就查了三次,重点都是十一班。
  沈枞看着他疲惫的样子,心疼得不得了,他心疼谢澧,又想谢澧都没为自己这么烦恼过,于是将赵守祝和陶其记在小本本上。
  赵守祝和陶其就这么遭殃了。
  赵守祝学过散打,他身体壮,力气大,以前的学校很少有人打得过他,加上他和陶其家里有钱,在社会上有认识的大哥,在学校的学生团体中可以说是老大的地位。
  那些受欺凌的人找学生会没用,因为学生会和赵守祝是一伙的,而找老师反映老师也是息事宁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态度,以至于在Z市二中,赵守祝的校霸当得相当舒服。
  但没想到转到一中后,一切都变了。
  从前在z市二中,赵守祝和陶其就没扫过地,而现在十一班的教室和卫生区都是他们扫。
  “扫不到牌子继续扫。”
  沈枞低头看书,声调有些懒散,“敢发脾气你们出去守,我来打。”
  课堂上睡觉也不允许,敢凶十一班任何一个人,沈枞就会让十一班的人出去看风,将赵守祝和陶其狠揍一顿,他揍人挑地方,保管看不出来,而风纪部接了谢澧的话,学着Z市二中的学生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陶其去找风纪部,尤文意温和的敷衍着。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