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白月光+番外 作者:戈南衣(33)

字体:[ ]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_^
 
 
第34章 chapter 34
  谢澧原本的打算是看下沈枞的病情就回学校宿舍, 但沈枞现在的样子他是回不去了。
  就像是生了病需要主人照顾的娇贵的猫,撒着没有人可以抵挡的娇。
  “谢会长, 我肚子饿。”沈枞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他今天生病,没胃口吃早餐,午餐阿姨她们不在,他又从来不叫外卖,到现在身体有些支不住, 连声音也是有气无力的。
  谢澧很久以前就是独自居住了, 会做一点菜, 但也只是将就的水平, 他说:“我去给你下碗面。”
  说着就要起身。
  沈枞拉住他, “要一起。”
  他跟条无骨蛇趴在谢澧背后,两只手搭在谢澧脖颈上, “谢会长你对我家不熟, 我跟在你背后方便一点。”
  “好。”
  谢澧现在是愿意宠着这个生了病的小孩的。
  他就像背了个树懒,树懒指指点点, “厨房,在那儿。”
  “冰箱, 嗯……冰箱在那里。”
  “我们打开看里面有什么……”
  “拿西红柿和葱, 还有白菜, 肉太麻烦了,不要。”
  “我要加糖。”
  “你要求很多。”谢澧任由他拖着,脊背依旧挺得直直的, 架着金丝眼镜的面容,轮廓在温暖的灯光下,边缘有了温度。
  他吃面从来都是面一下热水里,捞出来放点油和盐巴,加一点热汤进去,有小葱的时候再放些小葱。
  沈枞仰头咬了下他的耳垂,“今天我病了,你做给我吃,以后我都做给你吃。”
  他在厨艺上很有天赋,家里的阿姨厨艺又很好,精通各种菜式,每天都会教他新的,“早晚有一天,我要把我的谢会长养得白白胖胖的。”
  “出息。”谢澧的声音有几分冷嘲的意味。
  他顺着沈枞的要求把面条做了出来,拖着沈枞往客厅的餐桌上走,将碗放在桌子上。
  沈枞坐在檀木椅上,他的小礼帽落在了楼上的卧室里,长长弯弯的卷发像是海藻一样顺着肩膀往下蔓延,衬得他的脸颊越发的小和艳。
  他拿起筷子,正要吃,谢澧从餐桌上的抽纸盒里取了一张纸巾,压在他面前。
  “嘴巴擦了。”
  沈枞这才想起自己嘴巴上涂了番茄红的唇釉,不擦掉的话吃面会把唇釉一起吃进去。
  “谢谢谢会长。”他弯着眼,抄起纸巾把嘴唇擦了。
  谢澧撑着脑袋看他,虽然擦了,但是嘴唇依旧很红,就像是抹了口红一样。
  他移开目光,沈枞在对面安静的吃着面条,吃了一半后他将面推给谢澧,“吃饱了,谢会长帮我承担一下好不好?”
  谢澧回头,看了一眼被沈枞吃了一半的面条,番茄和白菜都被他留在面里,他看着他,目光亮晶晶的。
  “吃饱了?”
  “嗯,吃饱了。”
  “你不怕你的感冒会传染我?”
  沈枞:“……”
  他飞快的把碗端了回去,一口气把剩下的面也给吃完了。
  吃完面,沈枞和谢澧上了楼,谢澧在沈枞的卧室里洗了个澡,之前沈枞亲得太疯狂,他身上出了汗。
  沈枞从自己的衣柜里拿了套新的睡袍给谢澧,他眼巴巴的看着谢澧进了浴室,眼巴巴的看着谢澧反锁了门,眼巴巴的看着升腾起的水雾,将谢澧的身形全部遮盖。
  “艹。”
  他骂了一句。
  多好的一个机会啊!他当初应该给他哥说让装修工人把浴室的门弄成那种透明的,这样他不就可以看见谢会长洗澡的样子了?
  无法用形容词描述的懊悔让沈枞将床单都给抓乱了,但是他想起待会儿可以和谢澧睡在一起,整个人又雀跃起来,掩不住的得意与笑容。
  冷静,要冷静。
  他将脑袋埋在床上,偷偷的笑出了声。
  睡一起四舍五入就等于上/床了,他真是太聪明了。
  半个小时后谢澧换了睡袍出来,沈枞自觉的让出一半床,眼神期盼的看着谢澧。
  谢澧瞧出他的不轨,他低头擦去眼镜上的水雾,淡声道:“我去楼下睡。”
  沈枞睁大了他的桃花眼,“你不和我睡?”
  “我为什么要和你睡?”
  沈枞下意识的想说因为我们是男朋友的关系,但是他忽然想起来,他是霸道冷酷会长的地下情人,地下情人是没有名分的。
  他抱着黑色的丝绸被子,眼皮失望的下耷拉着,有着无辜的柔弱之感,黑色的宫廷长裙裙摆蔓延在被单上,他可怜兮兮道:“你要放我一个病人在楼上睡吗?”
  “谢哥哥,我怕黑。”
  “我还怕一个人。”
  得了,称呼已经从谢会长变成谢哥哥了。
  明明知道沈枞在卖惨,谢澧脚步却顿住了,他看着沈枞可怜兮兮的桃花眼,叹了叹气。
  他俯身,将他的眼镜架在沈枞鼻梁上,低头靠近沈枞,手指伸出按住沈枞的脸颊,“你怎么能这么闹腾。”
  和叶柯在一起的时候,叶柯也没有这么闹腾。
  沈枞歪了歪头,将他的手指含进口中,一缕碎发落在耳边,谢澧的平光眼镜戴在他的眼上,有种别样的色/气之意,比妖精还妖精。
  他眨了眨眼睛,“做?”
  谢澧抽出手,站直身体俯视他,“做?”
  沈枞舔了舔嘴唇,“当然啊。”
  他相信,以他的阅片量,一定可以让谢会长舒舒服服的。
  谢澧看着总是不想走正道的地下小情人,淡色的唇瓣向上勾了勾,了起来。
  “行啊。”
  他说:“做吧。”
  沈枞呼吸急促起来。
  答应得这么爽快?太不像谢会长的作风了。
  谢澧将之前放在一边的卷子拿来,看着他把卷子拿过来,沈枞眼中的兴奋消失得一干二净,先是僵硬,再是不敢相信,最后是惊恐的看着谢澧。
  谢澧在他面前站定,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他将一沓卷子扔在沈枞面前,似笑非笑道:“成全你。”
  “做啊。”
  “想做多少有多少。”
  没有那双眼镜的遮挡,他的眼眸,幽深得如同深渊,仿佛陷进去就挣扎不出来。
  沈枞:“……”
  五分钟后,他趴在床上一边做卷子一边哭着给谢澧认错,谢澧不为所动,他必须要给这肆意妄为的小孩一个教训,不然沈枞迟早要上天。
  “我以后不会了,不做卷子好不好?”
  “不好。”谢澧声音低沉的回他。
  “我是病人。”
  “它不会影响你做题。”
  “谢会长,好哥哥……你放了我好不好?我知道错了。”
  他再也不敢骚了。
  谢澧嗤笑一声,“知道错了?”
  “晚了。”
  一张理综卷子沈枞做了两个小时半,错了一大半。
  他哭得实在太难过,一抽一抽的,谢澧提着红笔给他改卷子,最后说:“一百零五分。”
  沈枞一听,哭得更厉害了。
 
 
第35章 chapter 35
  “一百零五分你还想怎么样!”
  他已经进步很多了, 以前都是二三十分!
  “做人不要太贪心了,谢会长。”他眼眶微红, 声音里带着哀怨之意。
  让他一个病人做两个半小时的理综卷子, 这种丧尽天良的事他哥也没干过。
  谢澧轻声哼笑,“一百零五分,你能和我同地方的学校?难道你专科?那还不如出国随便找个野鸡大学镀镀金。”
  这句话可谓是狠到了极致,将沈枞的心戳得拔凉拔凉的,眼里的泪水更多了。
  谢澧丝毫不心软:“现在给你讲题, 认真听着点。”
  沈枞擦去眼泪, 脑袋枕在他的膝盖上, “你说。”
  谢澧将卷子平铺在沈枞能看见的地方, 红笔在他错的地方勾勒, “看着,这道题考的知识点是力和运动, 我问你, 牛顿第一定律是什么?”
  “一切物体在没有受到外力作用的时候,总保持静止状态或匀速直线运动状态。”这个沈枞还是能答出来的。
  谢澧:“什么意思?”
  沈枞:“……”
  “我不知道。”
  他就只会背, 哪里知道什么意思。
  谢澧揉了揉眉心,觉得自己现在就像一个带着熊孩子做作业的中国式家长。
  沈枞把谢澧的眼镜从自己的鼻梁上摘下来, 架回谢澧脸上, 看着他那冷淡又撩人的样子, - xing -感得要命,他软着声调撒娇,“那你和我讲讲嘛。”
  谢澧给他讲了几道题。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