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白月光+番外 作者:戈南衣(27)

字体:[ ]

  “好的。”
  “对了。”尤文意回头看了她一眼,食指抵在唇瓣上,歪着头笑道:“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事哦,这是一个秘密。”
  女管家愣了愣,笑着点了点头,虽然不明白为什么少爷会这样做,但这样做一定有他的理由。
  “好的,我明白了,不会告诉任何人。”
  少爷想让它成为秘密,那它就会永远都是秘密。
  尤文意满意的去洗澡了,等到洗完澡出来时,手机上已经刷了99 的消息。
  “兄弟,你人呢?”
  “兄弟?”
  “尤文意,出来。”
  “尤文意,傻逼”
  接下来是无数的戳,最后总结为一句,“你他妈的给老子等着。”
  尤文意:“去洗了一个香喷喷的澡。”
  沈枞回得飞快,“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道理懂不懂?”
  他此时已经端坐在床上,呼吸都放轻了好几分,眼睛一直盯着屏幕不放。
  虽然不太想相信尤文意,但是尤文意的确是最了解谢澧的。
  而且尤文意要了东西,就说明他真的有办法。
  尤文意觉得打字速度太慢,又申请开了视频通话,沈枞很快接了。
  “知道会长为什么生气冷淡你吗?”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因为啊……”尤文意刚刚洗完澡,皮肤又白又嫩,一双睡凤眼看起来无害极了,“会长最讨厌被人当做工具。”
  “我没把他当工具。”沈枞下意识的否认。
  “来,让我们回忆下你之前的所作所为。”尤文意也不直接说,他的声音平和得很,面容上也是笑着的,“你,看到了叶柯,但是你没告诉会长,其实不告诉也没关系,会长知道你的小心思,不会对你怎么样,但是你错在不仅没把叶柯的到来告诉他,你还特意利用了不知情的他对你的纵容,在叶柯面前炫耀。”
  “你将会长当成你的胜利品,在失败者面前用他耀武扬威。”他微笑着不容置疑的总结道:“会长他是一个极为理智,也极为高傲的人,你觉得对他来说,他会容许别人将他当做一个对失败者炫耀的工具吗?”
  那不是对会长的赞扬,那是对会长的侮辱。
  会长从未想过炫耀什么,甚至无比讨厌、抵触着这一种行为,他看得出来。
  沈枞说不出话来了。
  是这样吗?是因为这样,他才生气,将之前对他的好对他的特殊都给收了回去吗?
  他心里隐隐有一个声音。
  【尤文意说的是对的。】
  “我以后不会了。”
  他低声说,“我以后不会这样做了。”
  如果这样做会让谢澧不开心,他不会去做了。
  本来他也没将叶柯放在眼里,叶柯那样的小菜鸟,根本无法从他手中夺走谢澧。
  “我接下来要怎么做才能让他消气。”
  得到过谢澧不一样的对待,他忍受不了现在。
  “首先,你要好好学习呀。”尤文意谆谆教诲。
  “我有什么心思学习?他理都不理我!”沈枞放低的声音一下子重了起来,想着谢澧他就又气又难受,没把书撕完就算好了还好好学习??
  尤文意讶异道:“会长不理你你不应该感到庆幸吗?”
  沈枞青筋暴跳:“我他妈的为什么要感到庆幸你告诉我?”
  尤文意那边只是笑不说话。
  沈枞很快反应过来尤文意的意思,他不蠢,只是从小顺风顺水惯了,忽然遇上谢澧这座想要徒步翻越过去的泰山,有些转不过来。
  依照谢澧的脾气,不想看他的卷子,不想理他,说明他会影响到谢澧的思绪。
  惯会伪装的人生气的态度这么明显,而不是将自己当成一个无所谓的陌生人……
  一想过来沈枞的眼睛忍不住弯了下。
  “我得继续缠着他。”他说。
  他绝对不可能知难而退。
  他要制定新的计划。
  “其实我还有一个特别好的主意哦。”知道沈枞心里有数了,尤文意也不再继续,而是重开一个。
  “你说。”沈枞现在开心了,语气也飞扬几分,不再像之前那么暴脾气,
  尤文意:“你女装到会长面前试试。”
  沈枞:“!!!”
  “你他妈的傻逼吗?!”
  - xing -感枞哥,在线骂人。
  尤文意懒洋洋的支着下巴笑,“会长第一次逮你抽烟,你跳厕所外面去,会长对李远龙他们说你有个双胞胎妹妹,想要你妹妹电话号码,对你妹妹感兴趣。”
  “他那是在告诉李远龙他们我为了不被逮到在网吧里玩电脑女装跑出去的!你别忽悠老子!”
  尤文意继续忽悠,“我真没骗你,根据我的观察,会长对清纯柔弱可爱的小姑娘特别有好感,笑容甜一点,治愈一点会长就更有好感了,前几天,也不算前几天,就前天的事,一个学妹摔在地上,会长亲自把人送去医务室……”
  “什么?!亲自送去医务室!”
  沈枞的声音提高了好几个分贝。
  尤文意: “还给她贴创口贴。”
  “我都没这个待遇!”
  他都没被谢澧贴创口贴!
  沈枞要发飙了。
  尤文意:“还一直安慰她,请她吃了一顿饭。”
  “请吃饭!!凭什么!”
  枞枞都是要了好久才要到的!
  尤文意:“饭后还给她买了棉花糖和冰棒。”
  “我不想听了你给我闭嘴!”
  沈枞的小火山彻底的爆发了。
  他快要嫉妒死了,他现在恨不得冲到谢澧面前狠狠亲他亲得他眼里只有他沈枞一个人。
  他做了这么多努力,付出了那么多,结果待遇还不如一个摔了的学妹,这公平吗?
  太不公平了。
  “想要拥有这样的待遇吗?那就女装吧同学,相信我你会得到你想要的。”尤.传销头头语气蛊惑。“说不定会长还会给你公主抱,或者壁咚亲。”
  沈枞眼中闪过犹豫,“再说吧。”
  他把视频通话挂了,挂的时候还顺手把尤文意拉进了黑名单,利落得让人惊叹。
  这么了解谢澧,真讨厌。
  挂了电话,沈枞下床走到镜子面前,一边哼着歌一边拆了新的面霜继续往脸上抹,抹完脸抹脖子,抹完脖子抹身体,直到全身都水嫩嫩的才将面霜给关上。
  关上面霜,沈枞盯着镜子发呆,
  女装,谢澧对他的态度就会好一点吗?
  他想起第一次见面,他穿着白色长裙,戴着黑长直的头发,从谢澧身边经过的时候,谢澧发现了不对劲,最后却笑了笑,放他离开。
  清纯柔弱可爱。
  枞哥女装轻轻松松。
  笑容甜美治愈。
  枞哥的笑容难道不甜美不治愈吗?
  他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喃喃道:“都已经有过一次女装了,还怕第二次吗?”
  他要扮女装的话,一中的校花都没他好看,更别提那个什么学妹了。
  他也要谢澧陪他去医务室,给他贴创口贴,请他吃饭给他买棉花糖和冰棒。
  别人有的他都要有,别人没有的他更要有。
  沈枞再度打开了知乎。
  “男朋友生气了,想女装哄哄他,不知道诸位有什么推荐的,要求风格清纯甜美可爱柔弱,再加那么一点与众不同的贵气。”
  问完后沈枞放下手机,去楼下把自己的书包提了上来,拿出那本高考英语三千五百词。
  这是谢澧送他的第一个礼物,严格意义上来说,算是他们的定情信物。
  沈枞爱惜的摸了摸,“儿砸,你妈妈现在不要我们父子了,你要争点气让我早点背完你啊,这样我们就能一家团圆了。”
  他翻出草稿纸,一个字母一个字母开始往上写,一边写一边读。
  管家上来敲门,“二少,饭菜做好了,大少也回来了,下来吃一顿吧。”
  “你给我盛一点送上来吧,我就不下去了。”沈枞头也不抬的回。
  管家叹了叹气,下楼去了。
  刚下班回来的沈逸还穿着西装,管家下来的时候没看到沈枞,挑了挑眉,“他不下来吗?”
  分明是亲兄弟,却长得一点儿都不相似,沈枞妖孽精致带着少年意气,沈逸却是沉稳的俊美,不同于于谢澧那种近乎于冷淡的沉稳,沈逸更偏向位高权重的沉稳。
  “二少让我盛一点送上去,他不下来。”管家让佣人去拿碗来。
  沈逸轻哼了一声,“他架子倒是大。”
  佣人将饭碗和装菜的盘子拿过来,沈逸起身,“我来送吧,我看看他到底在做什么,我这个做大哥的回来了,也不下来一起吃顿饭。”
  管家笑了起来。
  沈逸挑了些沈枞喜欢的菜装在盘子里,用木盘托着上了楼,走到了沈枞卧室。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