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白月光+番外 作者:戈南衣(24)

字体:[ ]

  沈枞早恋不一样,沈枞的家世让他可以践踏很多规则,学习好是锦上添花,学习不好也不影响什么。
  谢澧不行。
  虽然他们不知道谢澧的家庭背景如何,但是从一中那次挖人来看,谢澧是很缺钱的。
  没有保送名额,只能硬考,硬考上清华现在看对谢澧不难,但万一因为谈恋爱坏了学习影响了情绪考不上怎么办?
  考不上清华,一中花的三百万他连一半都拿不到,一中还会因为此事成为魔都高校中的笑柄,对谢澧以后的发展影响真的很大。
  他们一中也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前几届有个文科姑娘,高一高二一直是学校第一,一中所有老师都觉得她是稳上北大的,结果高三谈恋爱谈毁了,高考只考了六百三十多,报的厦门大学也被刷了,厦门大学那年录取分是六百六十多,一直哭甚至叫着要跳楼,又不愿再补习一次,就这样随便去了一个一本,也正因为如此,他们才不愿看见谢澧步上他的后尘。
  对于谢澧而言,好好学习才是最重要的,恋爱可以放在高考后再谈。
  “说什么呢说什么呢!”沈枞打断他们,“我们在一起是共同进步……”
  不等他说完,谢澧朝几位老师点头,有礼道:“我知道的,谢谢各位老师的教诲,我有分寸,知道现在什么对我来说最重要。”
  “不到高考结束,出格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沈枞睁大眼睛,不敢相信:“喂!谢澧!”
  你他妈的前不久才亲了老子,摸了老子的腹肌扯了老子的衣服,你现在说高考之前不谈恋爱,你是要翻脸无情吗??!!
  作者有话要说:  我我又鸽了。
  明天一定六千,不是六千我吃屎!!
  谢谢昨天送炸/弹灌溉营养液的小伙伴们,晚安。
 
 
第27章 chapter 27
  打死沈枞沈枞也不会想到,谢澧比他想象的斯文败类还斯文败类。
  小吃街路上他一路碎碎念,“你要对我负责。”
  “你要对我负责。”
  “你必须要对我负责。”
  “你一定要对我负责。”
  “那是我的初吻。”
  谢澧一手撑伞,一手拿着一根糖葫芦,语气平淡:“高一你交了六个女朋友,五个男朋友。”
  尤文意说的。
  沈枞把他手里的糖葫芦抢了过来,狠狠咬了一口,颇有怨气,“但我没亲过他们!我只牵过手!”
  “反倒是你,和叶柯都不知道亲多少回了!之前那个和你长的像的谁谁谁,他还是叶柯男朋友!”
  气不气?气!气死了!
  他之前的那些风流史就是当来玩而已,只有谢澧才是他唯一认真的一个,想到那天看着叶柯把谢澧亲的样子,沈枞一口嘎嘣一声,冰糖葫芦碎得彻彻底底。
  “你还不让我躲伞!”他控诉着。
  谢澧说:“你有帽子。”
  “帽子只能挡半边脸!我一定会晒黑的,晒黑了好难弄白回来的!我黑了你就不喜欢我的□□了!”
  “如果这样能让你安分一段时间,挺好。”
  沈枞睁大眼睛:“你这个负心汉,占我便宜的时候怎么不说让我安分一段时间挺好,等占完便宜再说,你怎么这么骚啊,谢会长。”
  谢澧停下脚步,揉了揉眉心:“吃你的糖葫芦,闭嘴。”
  沈枞又狠狠咬了两颗糖葫芦,撑得腮帮子鼓了起来,“我生气了。”
  “渣男谢会长。”
  高考之前没名分,高考后就更难了,他决不接受异地恋,而谢澧说要上清华,那么他至少要摸到北京那儿大学的边。
  有个学霸“男朋友”的烦恼,真是甜蜜而痛苦的负担啊。
  其实摸不上边也没什么,反正他也可以让他家里的人给他买一个离清华近的大学名额。
  只是他不傻,他很清楚买学校读在别人的眼中是什么样的行为。
  “要是能和谢会长考同一个学校就好了。”他将最后一颗糖葫芦咬了,把签扔进了旁边的垃圾桶,“要是能和考谢会长同一个学校,我的名分是不是就稳了。”
  谢澧侧头看向他:“伸手。”
  “啊?”
  沈枞伸出手,一脸疑惑。
  一本英语小纲落到他的手中,谢澧换了只手撑伞,轻描淡写道:“三千五百词,一个月,背完吧。”
  沈枞:“!!!”
  “英语考上一百二的话。”谢澧点了点自己的唇瓣,似笑非笑,“让你亲一口。”
  沈枞:“!!!!”
  亲,亲一口。
  他喉咙动了动,心,心动了。
  “舌吻?法式热吻?”
  要确定才说话,不然到时候他真考了一百二,结果只亲脸一秒钟怎么办?
  “背完再说。”
  谢澧漫不经心的回。
  沈枞默认这是同意了,之前的不愉一扫而空,他将单词小纲扔进书包里,欢呼一声,扑到谢澧身上,双手揽着谢澧的脖颈,脑袋埋在里面深呼吸一口,“同意了同意了。”
  “我要亲一个小时!”
  不就是三千五百个单词吗!
  他还怕这个?!
  “我好开心啊谢会长~”他蹭了蹭谢澧,“哥哥你好棒!”
  从渣男谢会长变成哥哥你好棒,谢澧的脸上瞧不出来什么。
  他只道:“沈枞,你松手。”
  沈枞:“我不我不!快快快,我们要吃什么,你以前是三中的你熟!”
  谢澧极其强硬的伸手把沈枞的狗脑袋移开,然后摸出纸巾擦了擦脖子,把沈枞留在上面的痕迹擦掉。
  纸拿下来的时候,上面有一片浅淡的红色。
  谢澧眉心跳了跳,“你涂了口红?”
  沈枞捂住嘴巴。
  “不,我没,不是我,怎么可能。”
  “枞美人天生丽质,不需要涂口红。”
  谢澧:“你闭嘴。”
  他又擦了擦脖子,直把那雪白纤长的天鹅颈擦出了红晕来,才放下了手,目光冰凉凉的看着沈枞:“下次再涂口红来蹭我脖子,你就等着吃一盒口红。”
  沈枞捂住嘴巴枞连连点头。
  他以后不蹭脖子,他改蹭衣领!
  枞哥真是机智极了。
  他跟在谢澧背后,桃花眼弯成月牙,“谢会长,我想吃火锅。”
  “很辣很辣的那种。”
  谢澧想了下,带沈枞去了自己从前兼职的地方。
  那是一家鸳鸯火锅店,既能满足沈枞偏辣的口味,也能满足他自己清淡需求。
  推开门的时候,店里人不算多,但也不少,年轻美丽的姑娘坐在收银机前,给客人打单子,旁边摆的是卷子和笔。
  没有客人来的时候,小姑娘可以专注学习。
  女服务员拿着菜单迎了上来,“欢迎光临,请问两位需要什么?”
  谢澧收了伞,将伞拿给沈枞挽,把袖子折了起来,抬手对服务员道:“请让我们看下菜单。”
  女服务员点头,将菜单连带着笔给了谢澧,目光忍不住在谢澧和沈枞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谢澧翻开菜单,骨节分明的手指握着铅字笔勾了麻辣锅和清汤锅,侧头问沈枞,“想吃什么?”
  沈枞凑过头来,“小孩子才会做选择,我都要!”
  “吃不完塞进你肚子里。”
  沈枞:“节省粮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发扬光大要从我做起,我要这个这个这个这个还有那个那个那个。”
  他指了指羊肉牛肉猪肉鸡肉鱼肉和虾肉。
  谢澧面不改色给他点了白菜青菜娃娃菜和豆芽莲藕。
  沈枞:“……”
  他伸出手,拉了拉了谢澧的衣袖,“好哥哥我想吃肉嘛。”
  一语双关。
  都组织好措辞准备要联系方式的服务员顿时觉得有一把冰凉的剑穿过了充满热度的心脏,让她拔凉拔凉鹅。
  两个面貌无比优秀的男人他们自我消化了,根本轮不到她一个贫民女孩捡漏。
  这个世道果然很残忍。
  “谢会长~~”
  沈枞又拉了拉。
  谢澧勾了虾肉牛肉和鱼肉,“松手。”
  沈枞见好就收,立刻松了,顺便恬不知耻求道:“再加一瓶啤酒嘛!”
  谢澧要了两杯果汁。
  沈枞磨了磨牙。
  谢澧睨了他一眼,“不想喝?”
  沈枞:“我很喜欢喝果汁的,果汁超级养生我超级喜欢喝!”
  作者有话要说:  我想后天入v!!!!!
  嗷呜!!!!!
  看我调整过的新脑洞,咦嘻嘻嘻嘻。
  文名,暂定《小少爷》,有更好的提议可以说!我开了预收的。安排时间应该在,明年吧。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