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白月光+番外 作者:戈南衣(12)

字体:[ ]

  然而他现在就在看着他的比赛。
  沈枞的唇瓣向上勾起。
  “如果你真的想要我的话。
  那就让我看看,你能为我做到哪一步吧。”
  谢澧犹带着蛊惑的话语再次在耳边回响。
  沈枞伸出舌头,轻轻舔了下唇瓣,无人看得清他眼中的- yin -霾,只瞧得见那如同阳光般灿烂的笑容。
  沦陷的事情是要互相的啊。
  我能为你做到哪一步,那你又是否能为我脱下那端庄理智的伪装?
  场上欢呼还在继续,不远处另外的运动场也在嚎叫,仿佛少年们的热血在这一刻都被点燃起来,连带着那些已经踏入社会的工作人士也多了几分别外的生气,觉得自己回到了美好的青春时代。
  记者与摄影师们混入其中,拍摄着自己想要的画面,看起来成果大概是不错的,脸上的表情十分满意。
  五十分钟后,随着裁判的一声口哨令,比赛结束。
  这是高二场的篮球比赛,总共四支队伍,一共20人,20人分别来自不同的班级,沈枞代表的是高二(11)班。
  裁判宣布沈枞他们队拿了第一的时候,当即欢呼声四起,不少女生冲上去要递水,(11)的女生最积极,主要目标是沈枞。
  只是沈枞一个没接,和队友拍了手后便顺着楼梯跑上来,头顶太阳火辣,他满身大汗,趴在了谢澧背上,双手揽着谢澧的脖子。
  就像是一只缠人精,仿佛没有骨头一般的,在谢澧耳边吹着气。“我好累啊,会长,一点力气也没有了。”
  他的嗓音又甜又腻,像是粘稠的蜂糖,让人忍不住的想要埋进去品尝。
  谢澧的手肘搭在栏杆上,修长的手扭开矿泉水的瓶盖,沈枞以为他是要喂自己喝,凑上了头去,像只狗一样。
  谢澧仰头,喝了一口水,平静道:“我看得也很累。”
  对于体育运动,他实在生不出欣赏的心,但不可否认的是,在球场上的沈枞,比妖精还浪还迷人。
  沈枞说:“我口渴,我想喝水。”
  谢澧:“旁边有卖。”
  “我不买,我要喝你喝过的。”沈枞蹭着他的脖子,甚至还埋在里面深呼吸一口气。
  “你身上好香啊,谢会长,是我喜欢的味道。”
  谢澧看着那些偷偷举着摄像机或者手机来拍的,“学校禁止早恋。”
  “只是好兄弟嘛~好兄弟好兄弟。”沈枞笑眯眯的,“况且学校禁的是男女早恋,男男早恋可没说哦。”
  谢澧慢条斯理道:“明天就会说了。”
  沈枞:“……”
  “过分了啊,我刚才可是帮你从你前男友的手中解救出来,你就这么回报我的吗?”
  谢澧笑了,“如果不是我的前男友还在看我,你觉得我会让你这样贴着我?”
  沈枞果断将他抱得更紧,“那我趁现在多占一点便宜。”
  不一会儿的时间,广播通知拔河比赛即将开始,谢澧低头看了一眼表上的时间,十二点零五分。
  他收手,将水抛给了沈枞,“你不是也报了拔河比赛吗?走吧。”
  沈枞接了水追上去,“我要和你一组。”
  谢澧似笑非笑看他,“你去和运气之神说吧,说让他把你分和我一组。”
  沈枞:“我刚才已经在心里说了好几遍了,他说觉得可以。”
  作者有话要说:  前章修改时插入了叶柯的剧情,后面相应的修改了下以便贴合人设,有些读者没看过觉得没问题,看过的就觉得重复了。
  不过晚上还会补一更的!
  开学,好忙_:з」∠_
  我选择死亡。
  以后的更新时间我想想,定在凌晨00:00吧。
  晚自习后回宿舍能赶。
 
 
第14章 chapter 14
  参加完比赛的学生会成员们没找到他们的会长,便特意跑去拔河比赛的场地等,还准备了给会长加油的横幅和彩棒,商量着待会儿的助威台词。
  商量到一半,应知然抬头:“会长快来了吧?”
  “应该快了,刚才广播通知比赛要开始了。”赵敞一手握一根彩棒,尝试- xing -的晃了下。
  “我看看。”解完题的陈辛柯将本子收了,他一抬头,就看见不远处吊着他们会长过来的沈枞,
  陈辛柯:“……”
  “会长来了。”
  “啊?哪里哪里?会长在哪里!”穿了网球服戴着网球帽的赵书书今天超级有活力,四处观望,脖子上还吊着一个相机。
  陈辛柯:“东边。”
  东边在赵书书背后,赵书书一回头,也看见了。
  沈枞这只妖孽挂在他们会长身上,手一晃一晃的,看见他们,沈枞还抬手晃了晃,“嗨咯?”
  赵书书目瞪口呆,噔噔噔的后退好几步。不敢置信的样子。
  尤文意刚参加完游泳比赛,头发还有些- shi -,他的头顶搭着一块白色的帕子,眼睛有些懒散的眯着,看见沈枞扒在谢澧背上,微微睁开了些。
  “你好呀。”他伸出手回应着沈枞。
  学生会的人好想询问他们会长是不是被沈枞这个狐狸精勾引走了,但是这个场合实在不好询问,好多人正拍摄着,要是真问了怕是要给一中搞个大新闻,只能用眼神不断- she -杀着沈枞。
  沈枞仿佛没有察觉一样,依旧笑眯眯的。
  谢澧看到他们手里的横幅和喝彩棒,“你们这是要做什么?”
  赵书书回答得特别坦然:“给会长你加油啊!”
  谢澧微微一顿,他停住脚步,将学生会会长的牌子摘了下来,丢给了尤文意。
  “不用这些东西,我不需要。”
  赵书书大声拒绝,“不可以!”
  她挥舞着打网球的姿势,脸蛋鼓鼓的,“会长你可是我们这次秋季运动会的大功臣!我们一定要给你造出巨星的气氛来!放心吧!哪怕是拔河比赛!会长你也会光芒万丈的!我们绝不让你平庸!”
  谢澧之前一段时间一直在忙于竞赛的训练,不知道赵书书在网上做了什么,学生会的成员在赵书书和尤文意一个黑脸白脸的威胁下也没有对谢澧透露一丁点的消息。
  所以在听到赵书书这样说时他挑了下眉,“这次秋季运动会都是你们的功劳,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不居你们功。”
  赵书书不敢说会长我把你出浴照拿出去拉客了,只得看向尤文意,眼神狠狠的示意着:大家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我死你也逃不了。
  尤文意将谢澧丢来的吊牌收在背后的书包里,朝谢澧微笑道:“就算我们不给会长你打call,也会有别人给会长打call,不信的话会长往周围看一圈。”
  谢澧抬眼扫了周围一圈。
  数不清的女孩们拿着彩棒和横幅,更有的,直接圈圆大喊,“谢澧第一!!!!!!”
  “会长最棒!”
  “会长超帅啊啊啊啊!!!!!”
  “好酷啊,谢会长人气好高。”沈枞在谢澧耳边吹了一口气。
  谢澧收回目光,将他的手扒开,“正经点。”
  沈枞立刻一本正经的直起身子,还把自己的校服拉链拉上去,“正经了。”
  眼看局势出乎意料,谢澧叹了叹气,“希望你们不会后悔。”
  赵书书疯狂摇头,“不会不会!我们怎么可能会后悔呢?好不容易能看会长一展雄风,这可是超级爽的!”
  她不说话还好,她一说,谢澧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唇角勾起了浅显的弧度,“哦?是吗?”
  赵书书脊背一凉,直觉告诉她接下来是她不想面对的。
  谢澧似笑非笑:“赵书书,希望运动会之后,我能听到你关于此事的解释。”
  运动会不会无缘无故出现这么多的人来给他加油助威,之前他就察觉到了,暗自拍摄他的人很多,对视中目光都有种说不出的意味。
  除了负责宣传的赵书书,他想不出还有什么人能搞出这种事。
  赵书书立刻将自己的棒球帽压得低低的,“我什么都没干,干的是尤文意!”她伸手一指尤文意站的地方,却发现尤文意已经不在了,显然赵书书没想到尤文意这么苟,她喉咙动了动,那句我- ri -你M的脏话实在骂不出来。
  会长还在,骂脏话太不好意思了。
  明明这个卖会长的主意还是他出的!!凭什么由她一个无助的女孩来承担会长的怒火!
  赵书书觉得尤文意这个人的思想很有问题,别看着表面上温温和和的,实际上心脏得要命,从这次狼狈为女干的事件就可以看出。
  沈枞网络玩得飞起,谢澧不知道,他知道。
  “赵部长把你的出浴图拿去做宣传了。”
  他出卖得很彻底。
  为了讨好未来的男朋友,他沈枞什么都可以做。
  丝毫没有怜香惜玉之感的沈枞美滋滋的想捞功。
  赵书书心里骂了沈枞一百遍,毫不客气的推锅,“照片是尤文意拍的,我是无辜的弱女子。”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