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悬命游戏 作者:布偶猫谢菡(中)

字体:[ ]

力的汇聚吧!”唐佑辰熟悉的口吻响起,沈沐立刻有一种不知道祥不详的预感。
  果然,只见唐佑辰嘻嘻笑着说:“好吧,不闹了, 其实我才是警察。”
  行吧,沈沐压住唇角的一丝笑意,第一天5个人跳警, 终于有一个真的了。
  ……还是想笑,为了不笑,沈沐故意做出一副非常严肃的表情,目光来来回回在场上环视, 似乎对现在的形势感到很迷茫与不安。
  “至于前面有没有我的同伴嘛……”唐佑辰拖着长长的尾音, 目光依次落在8号的空座位、12号、4号和5号身上, “还有我昨天验了谁呢……?”
  “干嘛这样看着我都,我确实是警察,到这个位置发言也不是我决定的,好吧,既然跳都跳了,那就多说一些吧,我们警察团队昨夜验的是个金水,所以发查杀的,不是暴民就是杀手!”唐佑辰的声音突然干脆起来。
  “至于具体是谁吗……等我们今夜再验一个查杀,明天一起说吧,凑一个好事成双,龙凤呈祥。”
  噗!沈沐终于没忍住笑了一下,场上也隐隐有着其他骚动,显然想笑的不是沈沐一个人。
  “至于今天出谁,12号和4号这两位发查杀的朋友显然不是我们警察团队中人了,你们两个都是杀手吗,啧啧,杀手团队不和谐啊!”唐佑辰砸了咂嘴,“还是你们有人想退水,退水的朋友举起你的右手,让我们看到你们的诚意!”
  ……
  “没有人吗?也是啊,如果这个时候举手,不就是光明正大的场外了吗。那就没有办法了,”唐佑辰可惜的说,“你们两个在我这里都标杀手,排队出局吧!让我看看今天先出谁……”
  说完唐佑辰便是结束了发言的样子,他说的话都是真的,但在不明真相的杀手和平民眼里,他却更像是胡乱起跳凑热闹的。不过发完言后唐佑辰并没有立刻按下结束按钮,而是又说:“马上纪要投票了,这一分钟的时间就留给大家思考一下吧!我也好好想想,是先投4号呢,还是,这位与众不同的12号呢?”
  时间一分一秒的流过,沈沐现在也没有把头绪完全理清。
  不要急……按照顺序再来一遍。
  首先8号是个暴民,9号学妹像是好人,如果她是潜伏到底的伪装杀手,也不是现在该考虑的。
  10号的发言杀气很重,很有目的- xing -的针对我,从发言来看80%的可能是想要利用8号的遗言扛推我的杀手,20%的可能确实是个这样想的民。但从阿羽的反馈,10号是杀手不会有问题。
  民位-2,还剩两个民位;杀手位-1,还剩两个杀手位。
  11号阿羽是我的卧底。12号……阿羽在12号制造混乱的时候轻轻摇头,12号就不是杀手团队的成员,这也没问题,所以民位再-1,还剩一个民位。
  但12号虽然不是杀手,他已经有些疯狂了。12号是一名有经验、不怕死的玩家,对他而言,也许好人方的胜利和同伴的生命并不重要,这样的玩家留在场上,像一名□□……
  然后1号刘海是对方那边的卧底,2号……被12号发了查杀,本身的身份未知,他认定我和12号是杀手同伴,但如果他确实是平民,这样的视角也合理,所以2号会是最后那个民吗?
  3号,我的警察同伴,发言中规中矩,很在意5号。
  然后就到了问题的核心。
  4号……5号……
  先假设4号和5号并不是在演戏,而是真的对立。
  如果4号是好人,那2号和5号就都是杀手了,因为其他人的身份都已经定了,2号、4号、5号中一定出3个杀手。那么4号起跳就不是为了捞她的2号同伴,她的行为将不能用逻辑来解释,只能归结为她的个人想法和情感。
  如果4号是杀手,5号是好人,那么4号选择自己起跳发5号查杀,很可能是受了在她前面发言的3号的影响。3号信誓坦坦的言称5号是比12号可怕的存在,4号想要将她眼中危险的敌人,5号和12号一网打尽,并解救她被12号“查杀”的队友2号,这种可能是有的。
  虽然有更好的方法――顺着8号的话,自称是8号的同伴,先咬定12号和我是杀手同伴,第二天再说查了5号是杀手。这样要更加合理自然,还可以顺便把不知是民还是警察的7号我也打包也咬出去。
  不过3号发言完立刻就是4号发言,人在精神和时间双重紧张的时候想不到最优策略是很正常的,况且4号年龄小,抗压能力似乎也不好,所以4号是杀手比5号是杀手要合理――前提是4号、5号真的对立,里面有一个好人,一个杀手的的情况下。
  4号和5号同样可能是双杀手,互相做身份,2号是三人中的那个平民。这样4、5两人中无论谁聊爆了,另一个人因为和“聊爆的杀手”对立,所以“是好人”。
  啊……要不先把铁定是杀手的10号推出去?理想是很丰满,但现在场上一片混乱,10号不在矛盾中心,而警察同伴也不知道我是警察头目,不会无条件相信我的判断,毕竟10号的发言虽然不好,但这一轮比10号可疑的人太多了,很难把10号推出去……还是应该在矛盾中心里顺势推波助澜。
  虽然沈沐一直在思考,最后一个发言理应也有足够的思考时间,但前面每个人的发言都更新了很大的信息量,沈沐脑中的思路也在不停地更新,留下的思考时间并不多。
  这时,唐佑辰沙发上的绿灯熄灭,沈沐的7号灯亮起。
  随着绿灯的亮起,沈沐脑海忽的灵光一现!
  ……对了!1号发言的时候……
  “就算不是7号,5号、6号、7号中也一定有一个杀手……至少一个。”
  如果5号就是杀手头目,那么这句话中的玄机就很清晰了。5、6、7号中有至少一名“杀手”,这句话由身为杀手卧底的1号说出,杀手头目5号自然不会将自己算在名额里,那么“至少一名”,翻译到5号耳朵里,就是说6号7号都是警察!
  ……5号很可能就是杀手头目。
  那么……沈沐将目光落在4号身上,比起去假设4号是真的感情用事的暴民,沈沐更认为4号的行为是有逻辑、有目的的――4号就是最后一名杀手,而2号则是最后一个平民。
  一时时间紧迫,沈沐暂时也想不出,如何能让众人相信自己先投出5号。那么就把4号5号打包处理吧!4号大概率也是杀手了。
  “我是好人啊,我是一个平民,收到这张莫名其妙的查杀真是气死我了。8号,既然他已经死了,我就按8号是暴民处理。其实8号也不一定是暴民,当然他不是警察,”沈沐说到这里像是想起什么,顿了一下“……如果他是警察,因为第一天验了一个金水,觉得没有含金量,就通过位置直接把我打成杀手,并在遗言中不说真实的验人,而是说自己的推测,那他就是个智障。而且算上预备局,这至少是我们每个人玩的第四局了,不可能有人不知道警察和预言家这样的身份,说出正确的验人信息是多么重要。所以8号是一个智障警察的可能- xing -也几乎为0,我想说的不是这种情况。”
  “没有人想过一种情况吗?8号,是杀手团队中,被当做警察卧底冤死的一名杀手,是杀手团队自己解决他的!”提出这个假设,沈沐开始瞎扯,“当然,他不可能是真的警察卧底,因为我是好人,警察卧底不可能给我发查杀。但是,普通杀手,甚至杀手头目,即使被自己的队友冤死了,也要为杀手团队的胜利考虑,死了当然是要污走一个好人,在分不清团队中谁是真的卧底的情况下,带走一名不是自己团队中的好人更加稳妥。”
  “当然只是有这种情况,8号也可能确实只是因为死了不甘心,根据位置胡乱判断的暴民。而且既然他已经死了,我们就要按坏的情况来考虑,8号是暴民死的,而场上还有四个杀手!”先找个理由把自己洗白白,洗白工作终于做完了,时间也少了一半。
  8号给沈沐发查杀,不管前面的人都发过什么样的言,沈沐都必须正面回应8号的挑衅,否则身份将无限做坏。
  而身为被8号遗言发查杀的7号,非常清楚自己是好人,视角与他人又不同,会认为8号是杀手也是自然而然的事。不过不能让8号占杀手坑,还是要让大家认为他是个暴民。
  而且面5号已经说了,8号是暴民,如果自己的观点与她太过一致,却反过来非要说5号是杀手,在他人眼中可能是一个矛盾的行为。所以沈沐虽然知道8号确实是好人,但仍然提出了他可能是杀手的不同观点。
  ……啊,其实刚才不该说8号有可能是个智障警察的,身为一个平民想不到这一点也很正常,这是一个浪费时间又模糊重点的废- cao -作,还有可能节外生枝。
  不过赶鸭子上架说都说了。而且今天被8号和其他人这么一闹,应该不会有人怀疑我是警察,沈沐眯了眯眼,藏住眼中的锐光,普通杀手是无法收到1号的暗示的,只要今天把5号推出去……
  沈沐不是一个向后看的人,时间也不多了,赶紧开始今天的重点工作:“而关于今天另外跳警的四名玩家,才是我要说的重点!四个人跳警,我认为里面只有警察和杀手的可能- xing -比较小,应该有平民在其中,想挡刀或者有自己的主意。所以我认为6号与12号中有一名真正的警察,一名挡刀的好人。”
  “而4号与5号,两个人看上去不共戴天,似乎一个是好人,一个是杀手,我一开始也是这样想的。”面对4号的瞪视和5号有些朦胧的目光,沈沐回以毫无破绽的严肃和警觉,“最初我也觉得4号和5号不共边,但渐渐发现了有不对的地方才醒悟过来――让人误以为她们是对立面,这才是她们的目的,4号与5号,两个人都是杀手!”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