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悬命游戏 作者:布偶猫谢菡(下)

字体:[ ]

上一次是红色,这次是黄色,到底有多少种权限?!”
  少女原本就穿着棉服和衣而睡,此时直接拉开被子坐到了床边:“为什么,为什么每次都是别人……他们到底是怎么执行权限的!”少女姣好的面容因为激动有几分狰狞,“红色是中止一局游戏,黄色是执行者直接晋级,还有多少种权限,是不是可以直接,是不是有一种权限,可以直接脱离悬命游戏?!”
  “不!”少女想到什么,眼眸一沉,话尾却是一转,“有一种权限,应该可以直接通关!”
  是通关,而不是脱离!
  脱离除了白白担惊受怕这么多局,什么也得不到,但如果是通关……
  “实现系统可以实现的任何愿望……”此时少女的脸色已由初醒后的苍白变得有几分血色,“能把我们从现实世界抽离到这里的系统,一些小小的现实愿望,应该不难实现吧!”
  少女起身走至门前,推开木门,冷风让她不由得皱了皱眉,微弱的月光倾洒下来,少女的面容也变得清晰——这个女孩子竟然是沈沐在第一局,丘比特盗贼局中的8号白琳。
  此时她胸前的衣服上印着一个清晰的数字12。
  那一局白琳的身份原本是好人,但沈沐的丘比特连接了身为女巫的谢悠和身为狼的沈欣,形成了第三方势力,而预言家又被盗贼埋了,在沈沐和狼一起悍跳预言家的情况下,沈沐取得了较多玩家的信任,在最后的关头骗到了赵旭的票,第三方势力得以控场,虽然游戏还没有结束,但在明令规定不能对其他玩家使用暴力的情况下,好人方已经无力回天了——本来应该是这样的。
  沈沐无意中启动了红色权限,所有玩家直接通关第一局,也包括被谢悠早早毒出去的白琳,白琳出局后变失去了意识,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是下一秒,耳边响起了红色权限启动的通知,再下一秒,白琳已经在第二局的地图了。
  恢复意识的白琳第一感觉不是劫后余生——她并不知道死后发生了什么,也不知道最后一天好人方的形势已经千钧一发了。白琳的第一感觉是荒谬。
  红色权限?直接通关?凭什么?在这样以命相搏的游戏里,还有人拥有特权?!而我却只能真的“命悬一线”?!
  ……是,这个世界从来都不是公平的,呵,即使换了一个规则,换了一个世界,这种不公平还是这么令人熟悉……算了,这些事情还是从长计议吧,先找人问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白琳的眼前浮现出这一局中的几张面孔,脸色变换未定,这几个男人都不是省油的灯,也许正是他们中的某个、或者某些人执行了“红色权限”。
  不过男人嘛……白琳的嘴角挑了挑,眼角闪过一丝轻蔑。
  ……
  “阿嚏!”一阵冷风吹过,也将白琳从回忆中拉回现实,突然想到什么,白琳顾不上天气寒冷先回房中,直接拿出手机,飞快的打开玩家状态。
  “10号,是他?”回忆起那个矮小的身影,白琳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如果说前面的玩家白琳已经有些记不太清,抽狼牌最后离开的几个玩家,白琳的影响都不能再深了——每一个人的离去都是把自己往深渊踹了一脚。况且10号的体型确实显眼,白琳当时还想过这个3号不可能是个小孩子吧。
  想不到他会是黄色权限的执行人……白琳不由得有几分失望,丘比特那局可没有小孩子,也没有这么矮的人,看来两次执行权限的不是同一个人了。可恶,连10号长什么样我都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执行权限的!
  “咳,咳……”情绪正激动着,白琳喉头一痒,忍不住咳嗦了起来,白琳一把拉上门,坐回到床上,却无意入睡。
  一张熟悉的脸浮现在白琳脑海中,白琳立刻伸出手在空气中一阵乱挥,像是要打乱什么不存在的东西,方才的噩梦有一次涌上心头,白琳的脸色变得很不好看:“够了!你死了又不是我的错!我怎么知道你是猎人,我第一轮也没有投你,还不是因为你明明不是1号,却能和默认位的1号平票,我才怀疑你是狼的!”
  “再说我们,本来也就是交易的关系。”白琳突然冷笑了一声。如果不是无意中知道第五局后可能有游戏外的危险,白琳绝对不会选择和4号吴奥这种肌肉男亲近的。但凡事都是双刃剑,如果吴奥是狼,那他的威胁也比一般人更大——吴奥可不是个善茬,他绝对会,先下手为强的!
  在抽狼牌时,当时身为1号的白琳就认出了13号是吴奥——他太好认了,和当时疑似是小孩子的3号一样显眼。白琳知道吴奥也同样认出了她,并故意几次三番挑弄她。和吴奥分到同一局,白琳心里既觉得厌恶,又觉得庆幸,即使是现在也是如此。
  抛掉猎人身份的问题,单说吴奥这个人,没有了他的庇护,自己一个手无缚鸡之力女孩子在这片林子里绝对处于极大地劣势,想到这里白琳又有些烦躁,一直保持桌游的模式直到最后不行吗?这样根本就不公平!
  但吴奥本身同样让白琳很难受,他绝不是那种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好控制型,这个人……在这样的地方可不会再遵循道德与法律的约束了。
  但吴奥死后开枪的那一瞬,白琳就后悔了。不管如何,这一局他既然是猎人,就和自己的利益还是共边的,之前担心他会成为威胁最大的那个狼,但既然是猎人,同样能给好人方带来不小的助力……吧?至少,给我……
  现在这样,今天还是和昨天一样,哪里也不去好了。
  白琳重新躺会床上,盖上棉被,在心中决定了白天的行程。至于投票,虽然少了信息,但总好过贸然行动,那少的可不一定只是信息了。虽然猎人不在了,但还有女巫和预言家,女巫撒毒就可以毒掉一只狼,说不定被带走的8号就是一只狼,离场的10号搞不好也是狼,狼可能只有1头了,穷寇莫追。
  ……
  “……嗯?”
  沈沐睁开眼睛,几秒后,眼前的景象渐渐清晰起来,几缕光线从门和窗户的缝隙间漏了进来。
  天亮了?!
  意识到天已经大亮,沈沐吓得差点从床上弹起来,飞快的打开手机。
  时针…分针……已经八点四十了吗?!
  沈沐顿时有些后怕,虽然昨天身体很累,晚上又熬夜执行身份,但没想到竟然能睡到这个时候。迅速点开投票界面,沈沐心中还隐隐有一种不好的感觉:昨天约好由处于山坡下方一些的赵旭起床上山来找沈沐,今天再一起去山顶一次,怎么这时候了,赵旭还没有来?……也睡过了吗?还是……
  摇摇头,沈沐把注意力重新放回手机上,眼瞳顿时微微放大:“咦?”
  暗下去的号码还是只有4号、6号、8号和10号。
  昨天晚上是平安夜吗?
  “平安夜,”沈沐呼出一口气,“狼不可能不杀人,难道狼杀人还有什么限制吗?或者……和个人任务有冲突?”
  “还是……女巫用药了?”
  沈沐的目光依次扫过2号和7号,最后停留在7号上。
  赵旭还活着,难道真的是睡过了?还是……发生了什么我不知道的事?
  赵旭的方向感很好,沈沐和赵旭的屋子里的不算远,也只需要拐一个弯,不太可能迷路。去找一下吧。
  但是现在,沈沐的目光重新落回手机:投票……投11号吗?
  昨天既然是平安夜,那女巫可能使用了解药,但一定没有使用毒药,如果路世墨真的是女巫,把1号交给他倒是没什么问题——这个板子没有能挡住女巫毒药的存在。
  要说有哪里不能放心,就是始终未曾亲自判断过11号的身份了。
 
 
第一百四十三章 平票
  但是这个板子, 沈沐的嘴角扬起一丝隐秘的笑意,本来就很难,或者说几乎不可能将所有的玩家聚集在一起,所以考虑不到这种情况, 一心想着见过所有玩家再做决定, 反而可能会落入规则的陷阱。
  如果你见过的几个人里没有狼呢?执意只相信自己的眼睛,可能一开始就与正确的答案失之交臂了。
  当然现在的情况还和这种假设不太一样, 现在的情况是, 如果2号是女巫, 那1号无论是什么牌,交给他判断处理没有问题,2号是女巫的可能- xing -不小,但不排除女巫在未曾见过的几个人中的可能。
  不过即使2号不是女巫, 他的逻辑和状态也是个好人, 他的个人任务是保护预言家,如果没有说谎的话,那他的个人任务和11号没有关系, 他没有理由陷害11号, 他判断11号是狼,参考度还是很高的。
  至于2号有没有可能单纯的判断失误……沈沐摇摇头, 哂笑了一下, 谁能说自己的判断100%正确?超过60%就不要怂就是干了!
  况且……又到了投票之时, 昨天的票型和思考又浮现在脑海。11号第一天投自己的这个骚- cao -作,不能说一定是狼吧——搞不好真的有民完全不知道投谁情急之下投了自己, 但反正沈沐是不会这么干。而且昨天第一轮投11号的还不止他自己,还有8号。8号和11号第二轮又双双改票4号……第一天的投票可以说是8号出局前留下的唯一信息了,从这段信息来看,如果11号是狼,那8号的身份就很值得玩味了。
  2号的判断,加上投票的信息,11号是狼的概率绝对不止60%。
  ……
  第二天上午9:00,第二天投票结果出来了。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