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罪途同归 作者:小工蜂

字体:[ ]

  《罪途同归》作者:小工蜂
 
  文案:怨恨,由爱而生,反噬己身。
  欲望,是席卷和掠夺灵魂的暗流。
  一个富二代的离奇死亡,多年前销声匿迹的连环杀手卷土重来,少女临死前的神秘微笑,集体自杀者的最后一条短信。。。
  光怪陆离的案件,希望爱看悬疑推理的你可以驻足停留。
  当然,写文的最大动力还是爱。
  CP:胆大心粗搞笑警察攻x淡定务实心理顾问受
  两人联手破案的故事
  PS:别把怂攻不当攻!
  顾言他:什么?你们懂什么?怕老婆那是爱老婆!
  本文属接地气轻松向,请放心食用!
 
  内容标签: 强强 都市情缘 业界精英 悬疑推理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言他、陆铮 ┃ 配角:预收新文《娱乐圈顶级厨师[重生]》 ┃ 其它:刑侦文
 
 
第1章 恶意01
  无边的恶意,深不见底,有如万丈深渊。
  ---------《恶意》
  渝川的四月,白天阳光尚好,夜里却依然春寒料峭,春雨沥沥拉拉下个没完没了,清明时节雨纷纷,说的正是这么个时候。
  早8:00,渝川市局,吴局正在办公室冲刑侦支队副队长姜子余大发雷霆,“顾言他呢?把顾言他给我找来!”说罢把保温杯重重砸在办公桌上,里面的春尖茶叶和枸杞翻江倒海了一番。
  “吴局您消消气。”姜子余擦了擦脸上的唾沫星子,“老顾他早晨起床,不小心在洗漱台边上踢伤了脚趾,这不一大早去医院处理了嘛!”
  “堂堂一省会城市的刑侦支队长!成天马马虎虎,不是磕伤胳膊肘就是踢伤脚趾头!自己都动不动受伤,怎么保护人民群众的财产安全!”吴局听了姜子余的解释,把保温杯摔得更响了。
  “唉,吴局,您是知道的,我们队长抓犯罪分子那是神勇无敌,就是平常生活中白痴了一点”推门进来的警队计算机专家陈辰,扶了扶金丝边眼镜,“姜副,这是上个月的警队人员出勤休假统计情况,局长您说,我一个搞技术侦查工作的,天天处理警队的后勤工作,到底什么时候内勤组能招人啊!”
  “行了行了,陈辰你少说两句,就让你统计个出勤休假,咱们支队统共就这几头蒜,能有多少工作量!”姜子余横了陈辰一眼。
  “哎呦,老大来了!我看见老大了!”眼尖的陈辰从局长办公室的窗户向外望去。
  一辆军绿色的破吉普缓缓驶进了市局大门,在停车场找到车位停下,一个高大的身影从车里走了出来。。。。。。
  渝川刑侦支队队长顾言他很有名,出名的原因有很多,除了天生对犯罪敏锐的嗅觉,多年来为警队立下的赫赫战功,渝川建市以来最年轻的刑侦支队长这些加持以外,最重要的一点是长得帅!
  高挺的鼻梁,有如刀刻的下颌线,使这位年轻的刑警支队长拥有“渝川警界最完美的侧脸”的称号,再加上185的身高,丰神俊朗的身姿,顾队长一度是渝川各级女警员的梦中情人。
  眼下这位“落难”帅哥却愁眉苦脸,正一瘸一拐地走进市局大楼。
  “吴局,您先忙啊,我把老顾接上来马上让他来见您!”姜子余说罢,一阵风似的冲下了楼梯。
  看着像旋风一般冲下来的副队,顾言他嘿嘿笑了起来,“怎么?老姜想起来给朕接驾了?”
  “快住嘴吧你,吴局怒发冲冠了已经!赶紧去局长办公室!”姜子余搀起顾言他的胳膊,把这个“瘸子”往楼梯上拖。
  “怒发冲冠应该为红颜啊!我可是伤员!吴局总不能这么绝情吧!”顾言他无奈地说。
  “你也不是不知道,局里缺人手缺的这么厉害,你这三天两头磕了碰了的,吴局是看在眼里急在心头啊!”
  “我这也是身不由己,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这个破坏之手,走哪哪受伤啊!”
  “得了吧你!你就是马虎不注意!说了多少年了你都不听!”
  “老姜,你这个语气。。。怎么感觉像个小媳妇似的!”顾言他大言不惭地调侃起了自己这位总像老妈子一样絮絮叨叨的副队。
  “少来!你有那功夫调侃我还不如赶紧找个对象照顾照顾你!单身狗!”姜子余恨恨地说。
  “老姜你这就不厚道了,还带人身攻击的!单身狗怎么了?单身狗碍着你们什么了?我这不是不好找嘛。。。。。。要是像你们大众直男一样,就凭我这貌若潘安、玉树临风的外表,不知道多少小姐姐要拜倒在。。。。。。”顾言他还没说完,就被姜子余一把推进了局长办公室。
  面对怒目圆瞪的吴局本体,顾言他面不改色心不跳,理直气壮道地说:“吴局,真的是磕伤了脚趾,不信你看!”说罢伸出了自己包了n层纱布还渗着血迹的大脚趾。
  “行了,没工夫跟你计较这些,你就说能不能干活吧!”吴局余怒未消,瞪着顾言他。
  “轻伤不下火线,您看我什么时候因为这点小伤耽误工作了?”顾言他一边说一边把伤脚塞进大一号的警靴中。
  “刚接到海北区分局老刘的电话,海北经典别苑那片儿出了命案。。。。。。。”
  “不对啊吴局,这一般不涉毒不涉枪,死亡人数不超过三个不归咱们市局管啊!”顾言他皱了一下眉,海北经典别苑。。。。估计死的又是哪个重要人物。
  “就是你想的那样,死的是陆有声他亲儿子!”吴局的眉头拧成了“川”字,“陆家是咱们省的纳税大户,陆有声的长子陆羽在自家别墅里遇害,再加上前面几起高档小区被盗案,最近**形式严峻,分局已经担不住了,现在连省厅也开始重视这事,上级要求尽快破案,我给你3天时间!”
  “3天。。。好吧。。。”顾言他随即推门而出,冲着警队众人喊了一嗓子,“孩儿们!赶紧收拾收拾出现场了!”
  海北经典别苑是海北区新开发的一片别墅区,住户不多,甚是清静,几年前,渝川大学在这边筹建海北校区,新校区设备全、设施新,去年年初,渝川大学把一部分专业的硕士博士点搬到了这边。
  死者陆羽,是渝川大学化学系一名即将毕业的博士研究生。当然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渝川市赫赫有名的富二代,陆有声的长子。
  陆氏兄弟俩驰骋商场二十余年,十几年前的金融危机让兄弟俩就公司规划产生了严重分歧,最后导致兄弟分家,哥哥的陆有声继续接管陆氏制药,弟弟陆有信远走米国,创立了众信集团这一跨国企业。
  跟之前几起入室盗窃案有所不同,这次的现场很混乱。
  从客厅到衣帽间到卧室,到处都是人为翻动的痕迹,,感觉作案者像没头苍蝇一样。
  顾言他皱了皱眉,心头涌上一丝异样的感觉,这是一个多年刑侦工作者的直觉,他隐隐觉得这件案子可能并不是表面上那么简单。
  死者横躺在卧室地板上,脖颈处有明显勒痕,脑后有一片凝固的暗红色血迹。
  “物证科,赶紧过来取证,附近也都仔细搜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能找到凶器!陈辰!速度去调取附近监控!”顾言他有条不紊地安排道。
  顾言他又冲法医林飞宇招了招手,“老林,你过来一下。”
  法医林飞宇一边指挥手下几个实习生把尸体搬上车,一边摘了手套说道:“初步判断死亡时间在夜里12点到2点之间,死因是机械- xing -窒息,后脑枕部曾遭钝器打击,但是具体情况还得等解剖结束,尸检报告出来再判断。”
  “最快得什么点儿?吴局就给咱3天时间破案。”顾言他摸了一根烟出来,刚要给林飞宇让,又缩了回去,嘿嘿一笑,“忘了你们工作期间不抽烟了。”
  林飞宇皱眉道:“最快也得到下午6点以后,老头子一天竟给咱们揽的什么活儿,跟这些富商巨贾扯上的事儿最棘手了!晶晶今天生日,我还说提前下班给她庆祝呢!”
  “得了,你也别管那么多了,你就抓紧尸检给咱们出报告就行了,早点结束你也赶着约会去。”顾言他冲林飞宇眨眨眼,“不行就把责任推我头上,说我让你加班的。”
  “老大,报案人来了,在这边!”外勤组的警员马勤在门外喊了一声。
  顾言他听罢走出大门,见着来人,不禁一愣。
  来者是一个青年,一个长得很好看的青年,这种好看和顾言他本人这种高大帅气有些区别,这青年身形颀长,身姿挺拔,面容清俊,神情淡漠但眼神却异常坚定。
  顾言他的确很久没见过这么一个气质独特,抓人眼球的青年男- xing -了,是的,渝川市大名鼎鼎的刑警队长喜欢男人,但是处在这么个一年加班两次,一次182.5天的环境下,顾言他已经很久不知道荷尔蒙为何物了。
  顾言他很快回过神来,“你好,我是市局刑侦支队的队长顾言他,麻烦你跟我们回局里协助调查。”
  “好的。”青年回答到,“我叫陆铮,是陆羽的堂弟,是我报的警。”
  “物证科留下继续勘察现场,其他人,收队!”
  “是!”
  
 
 
第2章 恶意02小修
  晚7:00,渝川市局门口堵满了闻讯而来的记者,姜子余从楼上看了一眼,“乖乖!这今天还能出得了门吗?”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