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先知+番外 作者:一颗赛艇兔

字体:[ ]

《先知》
作者:一颗赛艇兔
文案:
温柔唠叨偶尔少女攻x冷淡中二死宅受
 
偏推理的刑侦故事,恋爱部分纯甜不虐
 
Case 1-1
  六月,正是W市雨水最多的时候,十天里有八天在下雨。身经百战的排水系统也顶不住天捅漏了一样的降水量,不少道路陷入瘫痪,好在还不至于出门就看海。但学生们并不开心,比起能安全出行,大家更希望雨大点,好让学校停课。
  
  连大学生也不例外,只可惜即便H大的半个校区都陷入深深浅浅的泥水中,还是没有传来停课的消息。把减速带当做独木桥,大家列着队上课放学,部分校区恨不得买艘皮划艇移动。
  
  今天是个难得的小雨天气,排水沟彻夜辛劳,终于可以短暂地舒一口气。还不到七点钟,但天已经亮了,只是碍于浓云和蒙蒙细雨,能见度并不算高。- yin -沉而浓密的树冠将一条通往校外公路的小径遮得密不透风,虽然枝叶尚在数米以上的高空,但还是压迫得人忍不住把伞压低。
  
  并不起眼的一把黑伞在其中独自行进,走到三分之二处的时候,原本微微旋转的伞沿忽然停了下来。紧接着,那道黑影平行移动,消失在一片树丛之中,约莫十几分钟,才重新回到小路上,向校外走去。
  
  院墙外的早餐一条街还没有热闹起来,有些摊子还在着手准备,但看见人影一晃,老板还是极为迅速地抬起头:“同学,吃什么?”
  
  “两个粉丝包子,一杯豆浆,打包。”青年躲到雨棚下,短暂地收起了黑伞。似乎习惯用app付账,他熟练地掏出了手机,但望着漆黑的屏幕,他愣了一下又把手机揣了回去,在背包里摸索好一会儿,终于掏出几块钱零钱。
  
  “够吃吗?”老板一边替他打包,一边扫了他一眼。典型的在校大学生,年轻又清秀、没有沾染上什么社会气息,小姑娘可能会喜欢这样的白净小伙,但让他这个大老粗看,这孩子瘦得像个竹竿,干不了什么活,好在文静又笔挺,应该谁看了也不讨厌。
  
  “够了。”青年点点头,低垂着眼神,语气轻、语速快,让人感觉并不健谈。虽然打了伞,但他的袖口已经被润- shi -,头发上也有些许水迹。接过早餐的塑料袋,他抛下一句“谢谢”,立刻钻入雨中,似乎着急去什么地方。
  
  他确实赶着去参加专业资格证考试,但四个半小时后,他被带进了公安局,这时他乖顺内向的情绪已经完全消失,只剩下淡漠疏离的眼神和高中生一样的端正坐姿。
  
  “姓名?”对面的青年警察敲着桌子问,试图让他抬起头来。
  
  “杨辰。”他用干巴巴的语气回答,语速还是一样快,但比起面对卖早餐的大爷,不屑了不少。可惜长了一张秀气的娃娃脸,凶也凶不出什么名堂。
  
  ·
  
  如果可以,叶星宇并不想怀疑这个毛头小子……或许不该说是毛头小子了——杨辰,男,23岁,H大化学工程系研究生二年级,按年份算,小他三岁。六月二十七日清晨,杨辰用自己的手机报警,称H大东校区小竹林有一具尸体。临挂电话,他说自己要考试,随后失联四小时。
  
  尸体是真的,考试也是真的,但警方调阅监控后,发现他六点四十五离开校园小门时丢弃了什么东西。他们派人立刻去搜,赶在环卫工人前面找到了,是活- xing -炭口罩和一次- xing -手套。
  
  不会是贼喊捉贼吧。怀着这样的猜想,在杨辰被带回来之前,警局炸开了锅,大家七嘴八舌地讨论一阵,被王队长严肃地喝止了。
  
  大中午杨辰出考场就被带到警察局问话,正好是叶星宇接待的。到了警察局,杨辰的神情似乎比在警车里还活泼一些,好奇地四下打量了一番,最后才瞥了一眼叶星宇。但打量归打量,他什么都没问,服从指挥地在桌子边坐好。坐好之后他把手放到桌上,想托腮又放下了,开始望着桌面上的花纹发呆。
  
  如果真的是贼喊捉贼,那可能是几年不遇的超级变态杀手,叶星宇默默端正了一下心态,开始问话:“姓名。”
  
  “杨辰。”杨辰的语速很快,调子也很平,说完就不顾周围眼神地开始掏身份证、学生证、准考证、手机,按一条标准的直线放到桌上,全部转向叶星宇,还很贴心地当着叶星宇的面用密码打开了手机锁屏,“还要什么?”
  
  “……”一瞬间叶星宇以为他是来自首的,但杨辰显然不是这个打算,交出所有随身物品以后,又开始盯着桌面发呆。
  
  以不变应万变,做好记录,他切入正题:“说说你发现尸体的经过。”
  
  “早上六点十分我从寝室出发,抄近路赶公交,突然看到小竹林里有一点血迹,然后就过去看了几眼。”杨辰平静地回答道,连思考的过程都没有,仿佛在念一段课文,“看完之后打了110,因为要考试,所以关机了。”
  
  “就完事了?”叶星宇一挑眉,扫了一眼杨辰的表情。
  
  “完事了。”杨辰也难得抬头瞥了他一眼,神情依然是淡漠的。
  
  这小子还是太嫩了。叶星宇在心里松了一口气,随后语气转厉,打算一举把这小子拿下。
  
  “你知道学校有监控的吧?你在一条十分钟的小路上耽误了近半个小时,还抛弃了一点东西,觉得我们看得不够清楚?”叶星宇刻意重读了“一点东西”,还稍微凑近了一些,想要从杨辰接近纯黑的瞳仁里读出一点惊慌。
  
  “不愿意破坏你们的现场,所以我戴手套了,尸体太难闻,我就戴了口罩。”杨辰倒是一点没惊慌,还是呆板地解释着。
  
  “你一个学生,随身携带这种东西?”叶星宇听着觉得有些好笑。
  
  杨辰这次打开了自己的背包,除了把考试用具掏出来,还掏出了好几副没用过的口罩和手套,很贴心地摆到了叶星宇面前,眼神和语气甚至有点刻意的关切:“我还有,你要吗?”
  
  “噗。”在一角旁听的两位同事都发出了微弱但足以辨认的笑声。
  
  “……”叶星宇一下子噎住了,一个不到两秒的对视,他忽然读出了一点敌意。
  
  这个小子对我们公安系统有意见啊……这算是个新发现,他怀着深挖一下的目的,稍微耐心了一点:“你带这些东西干什么?”
  
  “学校梧桐树飘絮,所以戴口罩,实验室总有人用完手套忘记买,所以储备了几双。”杨辰似乎也“耐心”了一点,语速开始放缓,但只回答到必要程度,一句话也不多说。
  
  “报警之后为什么立刻关机?考试还有一段时间吧?”叶星宇继续问道。
  
  “因为你们会找我做笔录,可能耽误我考试,还不赔钱。”杨辰说话一点颜面都不留,一下子又吸引了同事们的注意。
  
  这回连旁听的同事们也觉察到了迷之不满,面面相觑,不知道他们哪里得罪了这个还没走上社会的小子。
  
  “昨夜十点以后,你在寝室吗?”叶星宇只好换个话题。
  
  “在,室友出差了,没有不在场证明。”杨辰又开始“背课文”,但情不自禁地为自己辩解了,“楼下不是有监控吗,就一个门,我住在五楼,你觉得我能爬窗出去也行,可以去找一找指纹和脚印,现在痕检不是很厉害嘛……”
  
  “等等。”叶星宇在看到以毫米为单位的白眼以后,叫停了这台人形点读机,并终于忍不住八卦道,“你对我们警察有意见?”
  
  “有。”杨辰居然非常有胆量地承认了,引得众多同事纷纷侧耳倾听。
  
  “什么意见?”叶星宇倒也不生气,只好奇地追问道。
  
  “不告诉你。”杨辰说着就抿起嘴,明明是自己先露出敌意,却仿佛受了什么委屈一样。
  
  这人可能是对公安系统有什么误会,叶星宇一拍桌子,站起身俯视着他:“态度端正一点,你知不知道这里是公安局?”
  
  杨辰没看他,扫了一眼他的笔记本,又以毫米为单位翻了个白眼:“四月份,我在火车上丢了手机,贼后来被我抓到了,但警察没搜到手机。于是贼放了,我被带走了,听了一个多小时心灵鸡汤。”
  
  叶星宇敏锐地听出了问题,什么叫“贼后来被抓到了”,居然还不是当场抓获?
  
  “手机没搜到你怎么知道抓到贼了?”他纳闷地问。
  
  “死者怎么死的都不知道,你怎么怀疑我杀人了?”杨辰一脸无辜地抬起头来,露出了一个十成九真实的“真诚脸”,眼神清澈里带着点疑惑,演技可以打99分,剩下一分是没藏住的怨气,“贼喊捉贼是个好剧本,就差我正好是一个反社会变态杀人狂了,对吧?”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