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hp

鉴罪者 作者:吕吉吉(中)

字体:[ ]

头的人透过玻璃,看出办公室的小客厅里有没有人,而且又不至于影响到里面的人工作。
  戚山雨当时隔着毛玻璃看了一眼,虽然既看不清柳弈和嬴川的模样,也听不到他们在说些什么,但两人的身体语言却是不会骗人的——他们靠得极近,脸面相贴,完全就是个接吻的姿势。
  他的柳哥,在才刚刚亲过自己不久之后,就又亲了另一个人……
  “喂,小戚,你手里那包子快给你捏成馅饼了,到底还吃不吃啊!”
  戚山雨听到旁边安平东叫他的声音,浑身一个激灵,连忙回神,低头一看,果然看到自己左手里还拿着一只肉包,早就凉透了,还被他在不知不觉中整个捏扁了,融化的汤汁从边上渗出来,正顺着他的手腕往下滴。
  他匆匆几口把冷掉的包子吃掉,擦了擦手和嘴巴,又用力在脸上拍了拍,强迫自己重新将注意力集中回工作上面,不要再去想柳弈和嬴川的事儿了。
  戚山雨告诉自己,他早该知道,他喜欢的柳哥,是个非常优秀的人。
  优秀的人总是格外容易吸引到旁人的倾慕,所以,现在有另外一个人也喜欢上了柳弈,实在不是什么值得惊讶的事情。
  而且,戚山雨不得不承认,那个人还似乎处处都比自己要强,如果柳弈也决定放弃他,选择比他更好的嬴川的话,他又该拿什么和对方争呢?
  就在戚山雨又再次不由自主开始出神的时候,搁在桌上的手机传来了“叮”的一声响,他拿起来一看,发现是柳弈传过来的一条信息:【你今早送来的样本对比结果出来了,什么时候过来拿?】
  戚山雨看完,只觉得心头那种针扎一样的刺痛感,在一瞬间膨胀成了几乎能够填心房的闷疼。
  他怎么可能看不出柳弈在这一条微信里藏着的一点小心机。
  如果只是为了黄子祥小叔的DNA样本结果,柳弈只要直接告诉他两者是否匹配就行,根本不必让他亲自去跑这么一趟。他会这么说,明显就是故意找个由头见上一面了。
  可是,柳弈明明已经和嬴川亲过了,却还要来撩他,又是几个意思?把他当成备胎吗?
  戚山雨越想越觉得伤心。
  他舍不得怨恨柳弈,但是又不能无法说服自己接受对方这种显然是三心两意的行为。
  在他看到微信的时候,他是真想过干脆现在就过去,直接跟柳弈把话摊开了说,让那人别把自己当个乐子似的,想起来就撩一把,这样的游戏,他实在是玩不起。
  但戚山雨又明白,要是他真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那么他和柳哥可就算是真的没戏了,不止那些若即若离的暧昧,怕是连最起码的情谊,也要到此结束了……
  他盯着手机,犹豫了很长一会儿,柳弈那边久久没有收到回音,下一条微信又追来了,【我今天下午都在法研所,你随时来都行。】
  戚山雨烦躁地丢开了手机。
  那可怜的小板板“咣”一下砸在桌子上,把坐在小戚警官旁边的安平东给吓了一跳。
  “哎,小戚,咋了?出啥事了?”
  安平东以为戚山雨在手机上看到了什么糟糕的消息,立刻紧张兮兮的凑过来,一叠声地问道。
  戚山雨赶紧摇头,“没事儿,我手滑了一下,手机磕桌上了。”
  安平东挑起眉,目光在戚山雨脸上来来回回扫了几趟,“你今天看起来怪怪的,整个人跟游魂一样。”
  他高深莫测地哼了一声:“该不会是失恋了吧?”
  其实安平东确实是说者无意,只不过是以一个老大哥的身份,随口调侃比他小了一轮的搭档一句罢了,然而戚山雨却是听者有心,只觉得十分心虚。
  他以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足够理- xing -的人,能够将生活和事业分开,不会让私情影响到工作状态,连和李瑾分手那次,他也并没有把失恋的情绪带到第二天的侦察之中。
  然而现在看来,他的所谓理智,也不过只是他以前还没有遇到真正让他难以割舍的人而已。
 
 
第83章 6.the silence of the lambs-2
  柳弈发现戚山雨显然是在躲着自己。
  那日给他发了微信之后, 戚山雨根本没有回复他,也没到法研所来, 只找了个刚毕业的毛头小警官跑了一趟, 屁颠屁颠把“两样本具亲缘关系”的鉴定结果拿回去了。
  柳弈猜到戚山雨八成是看到了他和嬴川说话的情景,不知脑补了什么东西,想得太多, 以为自己要被始乱终弃,所以伤心了。
  虽然柳弈觉得自己冤、特冤、非常冤,不过他仔细回忆了一下那时的场景,觉得他和嬴川当时确实离得有点近,加上对方还有些过于暧昧的动作, 一错眼还真容易让人误会,也怪不得人家小戚警官想岔了。
  加上戚山雨又有曾经亲眼撞见亲妈给老爸戴绿帽的惨淡童年经历, 本来就对此类事情特别敏感。
  柳弈自觉比青年大了整整六岁, 好歹也算是个“长辈”,在这种时候,当然应该拿出一点稳重体贴的成熟风度来,把人搂在怀里好好安慰一番, 哄妥了之后再给个热吻,若是能趁着对方感动之际, 来个水到渠成, 发展出某些深厚的羁绊,比如说灵肉交融之类的,就更是好上加好了。
  可是计划归计划, 也得要对方肯配合才行。
  戚山雨是铁了心要躲着柳弈,这几天来愣是短信撩骚不回,打电话虽不至于不接,但与正事无关的废话绝对不说超过三句,人更是一次都没来过法研所——根据其他警官的说法,他们这几日都忙着跑外勤,到处走访调查,根本没空来呢!
  柳弈憋了一肚子的甜言蜜语,愣是找不到正主可以说,气得不行,但人家小戚警官可是在忙着干正经事儿的,他也没辙,只能暗暗掰着指头算日子,寻思着有朝一日一定得把这笔账全部从那小混蛋身上讨回来。
  不过,两人这变相的“冷战”并没有持续许久,因为五天之后的周日,也就是4月25日大早,这个连环杀人案的第三名受害者出现了。
  第三名死者,名叫万力行,和第一个死者黄子祥一样,他的尸体是在自己的家里被发现的。
  万力行的家住在临海的开发区,一栋九层高的老式楼梯房的一楼。
  发现尸体的房子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建筑面积约摸六十房左右,目前在万力行名下,是死者去年才刚入手不久的二手房。
  因为房子所在的小区两年前统一加装了电梯,而电梯井刚好挡住了这套房间的窗户,使得客厅显得格外昏暗的缘故,房子的均价要比同一栋楼的其他单位低上三成。
  尸体的第一发现者是一个送水小哥。
  和黄子祥的案子情况类似,水站在4月24日晚上接到了来自万力行手机号码的微信预约,预约了在25日早上给他家送两桶水。
  然而25日当天送水小哥比较忙,一直到临近傍晚时,才把万力行的订单送到。
  不过,这一回和黄子祥的情况有点儿不一样,送水小哥表示他并没有打万力行的电话,因为他发现万力行家的门并没有关严,在门缝那儿夹了一叠餐巾纸,他的手刚拍了一下,门板就自己向里侧打开了。
  用送水小哥的话来说,门打开了以后,他以为是屋主特地给自己留的门,就站在门外高声喊了两嗓子,但并没有听到有人回答他,于是他就将门板整个推开,朝屋子里看一看。
  当时屋里没有开灯,加上时近日落,客厅窗户被电梯井挡了大半的缘故,屋里很暗很暗,小哥只能隐约看到客厅正对大门的地板上好像躺着一个人。
  他吓得够呛,连忙跑进屋里。
  离得近了,送水小哥才看清,那是一个倒在血泊里的青年,大概和自己差不多的年纪,身上没穿一缕布料,肚子被整个切开,露出里头乱七八糟的脏器,全身上下黏糊糊的跟一只血葫芦似的。
  那血淋淋的场景,差点没把小哥吓出心脏病来,双腿一软直接往地板上来了个屁蹲,然后手脚并用爬出房子,一边大喊“杀人啦”一边打了报警电话。
  附近的居民很快被送水小哥的大呼小叫惊动,在警察赶到现场的十分钟里,已经有一拨一拨又一拨的围观群众出出入入,把房子里的血迹踩了个一团糟,不少好事者还擅自拍下了现场照片,没有经过任何马赛克处理就发到了朋友圈或者微博上面,引来哗然一片。
  柳弈带着冯铃、江晓原和另外两个法医赶到出事单元楼下的时候,看到被警察驱散到隔离带之外,依然锲而不舍举着手机猛拍的几十号吃瓜路人,已经隐约有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等他一进屋,低头看到满地大大小小、深深浅浅外加还重重叠叠的血脚印儿时,只觉得眼前一黑,差点没当场飚出句有辱斯文的脏话来。
  “我……这现场到底是怎么保护的!”
  柳弈气得跳脚。
  安平东黑沉着脸,从房间里出来,两步之外,跟着同样表情凝重的戚山雨。
  他脚上穿着刑侦现场勘察鞋——这种鞋子的鞋底有明显的“GA”花纹,使其鞋印容易识别,不会和现场的其他脚印相混淆。
  然而现在别说是鞋底印着“GA”,就算印着“I am God”都没有任何用处了,这地板已经踩得肉眼可见的一塌糊涂,从脚印排查嫌疑人这一条基本就可以说是废掉了。
  而且,不仅是“鞋印”,在勘查上也非常重要的“血痕”和“指纹”两项,也会因为大量无关人员进出现场而受到非常大的干扰,柳弈甚至可以打赌,他要是在门厅附近刷个指纹,绝对可以刷出几十个重叠在一起的新鲜印子来,连镀膜分离都分不清楚。
  “我到屋里面看过了,情况没外面这块糟糕,不过也有好几对乱七八糟的血脚印,怕也是闲杂人员踩出来的。”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