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一人之下同人)【也青】青龙马与王袍怪 作者:黄/色塑料花

字体:[ ]

【也青】青龙马与王袍怪
 
作者:黄色塑料花
 
 
官周青龙胖虎设定(不!)+西游记宝象国paro
 
新官周青龙??和胖虎??的设定,西游记宝象国paro
第一章  你是虎精!你是虎精!
 
诸葛青很郁闷,觉得这个世上再不会有比他更倒霉催的龙了。
 
他此时被一把剑抵着胸口,尖利的剑尖挑破了他宫娥的衣装,刺出了一滴血,他也不敢再动,“好了好了,认输,打不过你。这位大王,对不起,打扰打扰了。”
 
持剑的妖怪挑高了一边的眉头,油滑得像个敲竹杠的老炮儿爷,“怎么着?对呣起就算啦?您刚才刺过来这一剑可是真心要杀人呐。”
 
 
 
方才这小青龙化成人形溜入宝象国银安殿中,打扮成一位小宫娥,捧着一个银瓶来给他添酒。
 
诸葛青本来就长得秀丽,可身材生生比其他小姐妹们高出一个头来,很是鹤立鸡群。
 
所幸,这位杯水洞里的山大王其实酒量并不好,此时已经有些上头,乍一看见只想着,这小小宝象国只怕也是人丁稀少,竟然连些高矮胖瘦齐整点的宫女都挑不出来,后来又努力定睛一看,便否定了自己先前的想法。
 
他醉眼看人,像在水里影影绰绰,好像都比清醒时还要更好看些。又或许,这小宫娥就是生得比他清醒时看到过的所有的人都更好看。
 
 
 
他趁着人家弯腰下来给他斟酒的工夫,斗着一颗虎胆,伸手捏住了他的指尖,还想要摸一摸,又想着别心急,吓着了小美人儿,“哎,你呀,会唱小曲儿么?”
 
诸葛青学贯四海,什么都会,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有这种要求,犹犹豫豫地回答:“会一点儿。”
 
“那你给我唱个《送情郎》吧?”
 
“……这个真不会!”
 
“那你会啥就唱啥吧。”
 
“……呃……”这位弯眉细眼的小宫娥便开口唱到,“京西蓝靛厂啊,有一位松老三。提起这松老三,两口子卖大烟!”
 
好家伙!大王的酒都给吓醒了一点,“……您学小曲儿的品味还挺独特。一般不是都拣些香艳一点儿的唱么?”
 
“香艳的在后边呢。”小青龙接着唱下去,那调儿倒是婉转动人,“生了个女儿婵娟呐,小妞哎~年长一十六……”
 
 
 
这唱的是一个土味爱情故事,爹娘抽大烟不对她的婚事上心,那小女子思春夜会情郎,从一更天一直唱到五更天,香艳倒是真香艳了。紧接着,这段私情败露,小女子被爹娘责打逼着跳了河,那位情郎倒也够意思,听闻了这事也投了河随着她一起走了。秋雨连绵清水河,多情女子痴情汉。
 
 
 
“怎么还是悲剧呢。”大王听完了觉得很不开心,“我不爱听悲剧。”
 
诸葛青给他唱小曲儿本来也不是为了让他高兴的,“- yin -差阳错,生离死别,众生皆苦,这才是世间真意啊。”
 
“谁说是世间真意?”大王不悦,都忘了自己现在是扮着一位形容典雅,体段峥嵘的俊郎君,“我不为了长生不老,也不为了位列仙班,一身修为就是为了颠倒这- yin -差阳错,生离死别!”
 
诸葛青心里不屑,你不求长生不老,又为什么要抓我家唐长老呢,扶盏又劝,“大王,要不您还是再喝一杯吧。”
 
这位大王倒也听劝,一杯酒下去,像是时光倒流,状态又回去了,又捏着他的指尖不放,“哎,你呀,会跳舞么?”
 
“……会,我会舞剑。”
 
大王一点没怀疑,随手解下腰间佩剑递给诸葛青。
 
诸葛青笑得温柔似水,又给他斟了满满一杯酒,“你再满饮此杯,我舞给你看。”
 
妖怪拿起杯盏一仰头的瞬间,诸葛青手中白虹出鞘,向着他的咽喉刺了过去。只听一声裂金之声,他的剑尖被套进翻手向前的酒杯中,刺破了杯底,却再也没法更进一分。
 
失手了……诸葛青心想,反正横竖也没退路了,打就打吧,真的要动手他觉得自己也未必就会怕一个妖怪啊。
 
 
 
他堂堂西海龙王三太子,虽然之前命途多舛犯了天规受了刑罚,现在化身白马,辛辛苦苦驼着取经人走了八千里路到宝象国。唯一能打的猴子被和尚赶跑了,剩下三个都是战五渣和负五渣。结果就在杯子山上遇了妖怪,全军覆没,好不容易都逃出来了,又管了个闲事,惹祸上身。
 
妖怪是杯水洞里的黄袍怪,实际上是一条老虎精,被他家和尚告发之后,不仅不跑不惧,还抓了河怪,打跑了猪,之后大大咧咧地走上朝堂,反诬和尚才是虎精。
 
他法力高深,多能耐啊,大庭广众之下就把和尚变成了一头老虎。吃瓜群众立马信服,有图有真相,实锤没得辩。
 
这么一来,已经在马厩里关了好几天的青龙马处境可就尴尬了。
 
 
 
河怪和猪没了也倒罢了,可取经不能没和尚啊。
 
诸葛青一直磨蹭到二更天,另外三个畜生还是音讯全无,除了他自己真没别人了。他嘴里叼着一根草- jing -想着,和尚要是死了,自己这销罪功德就算没着落了。只好趁着大晚上,把那妖怪打死算了。
 
于是,他抖落了身上的缰绳鞍具,化出青龙本相,掩着夜色飞上天际,鳞片泛出一条银河般的碎光,与天上的繁星难分彼此。
 
他本也是神通广大的龙神,隐藏行迹避开凡人耳目再容易不过,他俯瞰宝象国王宫,看到黄袍怪还没睡,殿内灯火通明,十几个侍女服侍着他,升起一口大锅,正要烫串串吃。他也就按下云头,混入宫娥之中。
 
 
 
结果,没想到他还斗不过这位大王,他手中的剑被夺回,顶在他的胸前要- xue -上。殿内宫娥吓得如鸟兽散,他也求不到什么外援。
 
既然打不过,那就只好讲道理了,诸葛青说:“你先别忙捅死我。你刚才说,你其实不求长生。那你这又是何必呢?”
 
“其实吃唐僧肉能长生不老,这说法根本不符合养生。”大王十分同意,“我多大妖怪了,这道理我能不懂么?”
 
“至今为止,对唐僧下手的妖怪没一个好下场。”诸葛青不懂了,“那你图什么呀?”
 
“图你呀。”大王笑着说,“你别不信,我生来运气特别好,我要抓唐僧,就正好孙猴子不在。我把唐僧变成虎,我这儿烫串串的锅都起好了,也没拿他来涮,我图什么?不就等着你来找我么?”
 
诸葛青愣了半晌,说,“……龙,不大好吃。”
 
虽然他也没吃过,这句话没有任何依据。
 
大王说:“你听过这么一句话没啊,天上的龙肉,地下的驴肉。就是说这两种肉特好吃。”
 
“本族是有被李家三太子抽筋扒皮的,但没听说谁被吃过,这说法不科学……”
 
“反正驴肉火烧可好吃。”大王说,“明天带你一起去尝尝。”
 
诸葛青琢磨这意思,他还能看到明天的太阳,“谢谢,可我现在的身份是个出家马。不能吃荤腥,否则功德KPI全销了。”
 
“别管了,我知道你是为了消当年烧毁御赐明珠之罪,但你若不理那天庭,天地间谁还能定你的罪?”
 
“别去取经了,没意思。”大王一边说着,一边收起了戳着他的剑,“诸葛青,跟我当妖怪去吧。”
 
“……”
 
 
 
诸葛青看他抹了一把脸,化去了欺骗众人的驸马幻象,他的记忆很好,突然就认出了这张脸,“王也?你为什么会在凡间?”
 
二十八宿之一,东方七宿的尾火虎,想当年在天庭之上,年轻的龙神和逍遥的星君确实有过一段交情,但是一个身居星位不得随意转移,一个在西海行云布雨,一百年也没见过几次。
 
而自从诸葛青被囚于鹰愁涧下,到后来等到了这样一个机会跟随西行,无论是旧友还是亲人也都早已淡了。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