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我英同人)【轰出】二见钟情 作者:Lance/赤渊

字体:[ ]

【轰出】二见钟情
 
作者:Lance
 
 《二见钟情》
 
CP轰出
 
 
 
 
第一章
*
 
 
 
“请问,绿谷出久先生,您确定要和轰焦冻先生办理离婚手续吗?”
 
“是……是的。”绿谷出久把文件轻轻推到窗口另一边,“这是我们两人的证件,协议书,还有财产公证。”
 
工作人员将资料全部接过,仔仔细细翻阅了一遍。结婚证上,两人略有些拘谨的照片就在眼前。她微不可闻地叹了一口气,抬眼看了看在窗口另一头的两人。
 
“看来是已经达成协议了,离婚理由上写的是经过和平协商决定分开。那个……不好意思,方便询问一句是什么原因吗?”
 
“啊……”窗口另一头的人显得很慌乱,绿谷出久的手指一直绞着,身体不自然地紧绷,他微微转头,像是询问般地,悄悄看了边上的男人一眼,但很快把视线转了回来,“额……- xing -格不合?”
 
工作人员有些纳闷地望着他。
 
“资料都没问题了吧?”站在边上、一直沉默的另一人终于说了进来以后的第一句话。那是个长相出色的男人,有着红白相间的头发和高挑的身型。
 
工作人员看了看手上的资料,轰焦冻和绿谷出久,两年前登记结婚,没有孩子,婚前财产做了详细的公证,婚后财产也划分的明明白白。两人从踏入办事处开始,就一直保持着平和冷静的态度,这位轰先生甚至在绿谷先生坐下之前,贴心地为他拉开了椅子。比起其他离婚夫妇来办理手续时的吹胡子瞪眼或者低气压,他们看起来实在是非常理智的一对。
 
可问题就出在他们实在显得太过和谐理智,和谐理智到连工作人员都要怀疑,他们是否真的要分手。
 
“资料没问题,你们做了很详尽的准备,我们这边不可能有问题。”工作人员欲言又止。
 
“那麻烦你们办理了。”轰焦冻先生惜字如金。
 
公事公办,两人签名后,工作人员为他们敲下了确认离婚的章,回收了结婚证,发放离婚证。两人礼貌地鞠躬接过,然后站起身,平静地走出办事处。
 
两人离开以后,旁边的另一位工作人员像是想起了什么,突然发出了一声短暂的惊呼。她压低声音,悄声对同事说:“刚刚那个,不是安德瓦的儿子吗?”
 
同事这才想起两年前,还算是上过娱乐小报的这场属于模范夫妇的婚礼,对比刚才的照片,确实没错。“原来离婚了吗……”
 
“可惜了。”两个工作人员一起叹气。但很快,办事处进入了工作高峰期,这对来办理手续的夫夫被她们抛却脑后,投入繁忙的工作中。
 
毕竟这个时代,走不长远的婚姻实在太多了。
 
 
 
*
 
 
 
绿谷出久走出办事处,一路跟着轰焦冻走到停车场。车门打开,已经坐上副驾驶座的那一刻他猛然反应过来,连忙解开安全带。
 
“对不起对不起。”他连声道歉,“我忘了我们已经离婚了。”
 
“……”
 
轰焦冻沉默了几秒钟。
 
绿谷出久在这个沉默的空档,已经走到了车外面。
 
“不好意思,我还没习惯过来。”绿谷出久摸了摸口袋,从里面摸出自己的地铁卡,开心地拿出来,在两人之间晃了晃,“我自己回去就行,看,我有卡。”
 
“……”轰焦冻似乎想了一会怎么回答。
 
“我送你回去吧。”他平静地说,“这里离地铁站有点距离。”
 
这下换绿谷出久愣了愣。
 
“可以吗?”他有些小心地问。
 
“可以。”轰焦冻打开车门。
 
 
 
工作日,但市中心的车流一样地多。车辆亦步亦趋,绿谷出久坐在副驾驶座,车窗前的挂坠随着车辆的晃动一摇一摆。
 
挂坠是他上个月买的,一只白色的陶瓷小兔子。前面在堵车,交警在一边骂人一边大声指挥,喇叭声和人声混成一片。
 
他觉得有些紧张,于是忍不住捏紧了系在身上的安全带。他偷偷往边上瞄了一眼,轰焦冻倒是一脸平静地在开车,看不出什么波澜。他实在觉得紧张,明明这两年来他无数次地坐在这个副驾驶位置,可今天毕竟不一样。
 
他们离婚了。
 
虽然两年前,他们的婚姻也委实是一场虚假的交易。两年前的绿谷出久刚刚毕业,正在繁忙的求职阶段,在他为了工作焦头烂额的时候,家里横生变故。他的母亲突发重病,手术过后仍需长期住院,家里素来只有他和母亲两人,生活顿时陷入困境。
 
绿谷出久直至如今,也不太愿意回忆当时的心情,当一个没有工作的毕业生,面对正在病床上的母亲时,确实想不出很好的办法。家里的存款已经全都贴了进去,他没有什么选择,只能不停打更多的工,不断压缩自己的时间。
 
而轰焦冻就是在那个时候出现的。严苛来说,他们是大学同学,虽然他们几年同校,对话的次数屈指可数。绿谷出久对于轰焦冻的初始印象,从来仅仅是安德瓦的儿子。因为家世背景,轰焦冻大部分时间都不在学校,集体活动从未出席,比起见到真人,绿谷出久在小报上见到他的次数甚至可能更多些。
 
小报照片上的他总是面无表情,站在安德瓦身后侧的位置,照片的主角自然是安德瓦,但这位被寄予厚望的少爷也往往会被提及。
 
他们是完全不一样的人,绿谷出久非常明白这个道理。
 
本来他们就会像普通的大学同学一样,毕业后就各自回到各自的生活,从此再也没有什么干系。所以当轰焦冻出现在正在咖啡厅端盘子的自己面前时,绿谷出久除了惊愕还是惊愕。我需要你的帮助,轰焦冻说,你介意和我做一个交易吗?
 
什么交易?他穿着围裙,手里握着两个脏杯子,一脸愕然。
 
你和我登记结婚。轰焦冻看着他的眼睛。你的麻烦我来解决。
 
 
 
绿谷出久晃了晃脑袋。
 
两年过去了,这份记忆依然清晰。但这再正常不过,毕竟两年前的自己从未想过他的人生会和轰焦冻搭上联系,当时他吓得摔碎了一个杯子,蹲下身匆忙捡碎片的时候他又确认了一遍自己听到的话。抱歉……绿谷出久说,是我理解的那个意思吗?
 
是。轰焦冻确认了他说的话。
 
为……
 
原因很复杂,你可以简单理解为我不想顺我父亲的心意。
 
请……请问,他问得磕磕绊绊,为什么是我?
 
轰焦冻看着他。这大概是从大学入学以来到现在,他第一次和轰焦冻这样对视,轰焦冻长着一张好看的脸,此时这张脸正露出一个思索的表情。绿谷出久维持着蹲在那里的姿势,捡碎片的手都有些颤抖。
 
因为你需要,我也需要。他说。
 
当时的轰焦冻是这样说的,他这句话是事实,而轰焦冻也确实在两年前为他解了燃眉之急。从咖啡店离开之前,轰焦冻说请你好好考虑一下,绿谷同学,我等你的答复,而他也确实,在第二天答复了他可以。他没有选择,绿谷出久知道自己一直没有什么多余的选择,与其说是利益互换,倒不如说这个交易从头到尾都对他更有利,轰焦冻只是想随便找个人结婚气气自己强势的老爹而已,而他却能在与轰焦冻的契约婚姻中,解决太多他的麻烦。
 
起初他没有把这件事告诉自己病床上的母亲,但第二天他的母亲被转到了医院最好的病房,之前拖延的账单被全部结清,母亲打着点滴,担忧地问他哪来的钱,他回答学校拖延了四年的奖学金终于到账了,这是他头一次对家人撒谎,他善良的母亲没有怀疑。轰焦冻在一个礼拜后就带他去登记了结婚,在那之前,绿谷出久甚至不知道城市的婚姻登记处在哪里。
 
在登记处签下自己名字的那一刻,绿谷出久有些迷茫,这就结婚了?和一个……至今为止说话没有超过二十句的人?可他的名字已经签完了,工作人员催促他们进摄影室拍结婚照,对着镜头,他不知道怎么笑才得体,他转头看了看身旁,边上的轰焦冻面无表情,他不好意思独自尬笑,于是最后他也做了个僵硬的表情。拿到结婚证的时候他有些恍惚,轰焦冻和绿谷出久的名字印在上面,像是一个立下的证明。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