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全职高手同人)【喻黄ABO】空白档案+番外 作者:三月不识

字体:[ ]

  《(全职高手同人)【喻黄ABO】空白档案》作者:三月不识
 
  文案:认真装B的Alpha喻 & A心O身的Omega黄
  * 一个关于信任与成长的故事,伴有王境泽真香预警随时出没。
 
 
第一章 
  “就是这里了。”
  身材微胖的中年男子停在一间病房门外,手按在把手上,严肃地看向身后的年轻人,叮嘱说:“你现在已经是Tri-H的员工,说话做事代表的都是公司形象。这位先生是你第一个客户,他的反馈将直接关系到你是否能留在公司,所以——”
  后面的内容没有说出口,给了青年一个警示- xing -的眼神。
  黄少天被盯得头皮发麻,连连保证:“我肯定少说话多做事,不和客户发生雇佣关系之外的接触,每日按时向公司汇报,认真准备维护日志,有问题就和师父您联系,保证不冲动、不莽撞。”
  “如果客户冲你发脾气呢?”
  “不听,不看,不说。”
  “还有你的发.情.期……”
  黄少天掐着手指算日子:“半年一次抑制剂注- she -,上次打是2月13日。今天是4月5日。三个月的维护期,足够了。”
  作为三大- xing -别之一的Omega,从出生以来受到多种优待,但这一切都是为了将他们培养成完美的生育机器。而一旦选择走上职业道路,Omega所面临的的阻碍远比想象中多得多。
  有效期半年的长效抑制剂会对- sheng -殖腔造成不可逆转的伤害。他不在乎,只要能靠自己活着——而不是依附在某位Alpha身下,即便割除腺体也无所畏惧。
  Tri-H是秋招季唯一肯接收Omega的公司,这份工作,绝对不能丢。
  男人满意地点头:“那就好,跟我进来。”
  说罢,屈指敲门。
  咚,咚,咚。
  房门隔音不错,听不到里面的回应。只是没多久,门被从里面开启。开门的是个身材高挑、面容英俊的男- xing -,虽然穿着便服,但眉宇间仍有一股压不住的杀气。
  是个Alpha。黄少天心中一跳,本能地对可以标记O的人生起恐惧。
  男人扫了眼门外两人戴着的胸牌,开口询问:“是Tri-H的维护部?”
  黄少天和中年男人一起点头应是。他强忍恐惧看了眼挡在门口的男人,发觉他的双眼一单一双,导致两只眼睛大小不太一样,这种微妙的差异很大程度上冲淡了他的戾气。
  男人似乎发现了他打量的目光,略挑了挑眉,没再说什么。他转头向屋内的人说:“是Tri-H的人。”
  被两个人挡着视线,黄少天只能听到一个很是温润的声音,音量不大,每个字都咬得很清楚。
  “快请进。”顿了顿,那人又说,“王队,你挡别人的路了。”
  被叫“王队”的男人啧了一声,很不情愿地让开道。黄少天提着箱子走进这间高等病房,布置舒适的内部在视野内一闪而过。大开的落地窗将一侧窗帘吹起,阳光争分夺秒涌进来,铺出一条明亮光带,将将落在一只空荡的袖管口处。
  他将眼珠向右转了转,终于看清袖管的主人,也是他未来的客户。
  病房内没有明显的信息素味道,根据公司收到的客户档案信息,这是位Beta。
  与那位仿佛沾过血的王队不同,病床上坐着的人更像一位手握粉笔、温文尔雅的大学教授,他用仅存的左手摘下鼻梁上的无框眼镜,合上摊在小桌板上的纸质书,朝他——哦不,是朝他们笑了笑。
  恰巧一阵微风拂过,带起男人额前的发,那双蔚蓝色的眼睛仿佛起了涟漪。他的肤色过于白皙,唇色浅淡,是重伤后大量失血的表现。可他坐在病床上,依旧背脊笔直。不算合身的病号服严谨地扣到最上一颗,衬着尖而瘦削的下巴。
  他的目光在黄少天身上略一停顿,而后移开,声音如此刻的春风,悄悄钻入他耳蜗。
  “辛苦两位前来,你们好,我是喻文州。”
  金属箱在声纹校验后自动开启,里面固定着的金属制品如同流光溢彩的宝石,缓缓呈现在所有人眼前。与正常人手臂别无二致的大小,肌肉骨骼被大大小小的金属支架代替。黑色的骨架,深灰色的“肌肉”,还有若隐若现的不同颜色的“血管”。整条手臂泛着- yin -冷的金属光泽,给人以极致的科技美感。
  王杰希发出一声应景的赞叹:“这玩意儿可真不赖。”
  师父向外让了一步,黄少天见状,主动介绍起来:“喻先生,这是Tri-H公司最新的产品Stella150,采取个- xing -化定制,使用的是您提供的身体数据。我们需要在您的脑内植入一枚芯片,使它与您的神经接驳。Stella150可以完美替代人体手臂的全部功能,拥有三个可调节模式,满足您的日常生活、娱乐健身,甚至可以达到军用标准。每台Stella将配备一名维护员,在您完全适应它前,提供24/7的全天候服务。”
  喻文州点点头,手指划过机械臂表面,看起来波澜不惊。
  “我想,我已经提过一些要求,植入芯片的安全- xing -需要得到军方检测。”
  “是的。我们刚刚从军部取回产品与检测结果。”黄少天说,将金属箱中的另一个小盒子打开,同时展示了来自军方的检测结果,“结果显示,该芯片不会影响您的工作,也不存在暗门,您的芯片将只属于您自己。”
  王杰希接过报告看了眼,验过真伪后表示满意。“什么时候开始手术?”他问。
  黄少天看向喻文州,那人正专注地凝视金属箱内的机械手臂,似乎根本不关心他的回答。
  “今天下午就可以进行。”他如实说。
  “会有军方全程监控,以防手术过程中的‘意外’。”师父补充道。
  喻文州收回目光,摸了摸自己空缺的右臂,眼底流过些许怀念。
  王杰希说:“上面批给你三个月的假期,这段时间好好适应。等你归队恐怕就要叫一声‘喻教’了。”
  喻文州笑笑:“我倒是更喜欢以前的称呼。不过,王队,趁我不在时怕是要多抢几个好苗子吧。”
  王杰希咧了咧嘴,反驳道:“上次我休假,你不也干过这事?有什么底气来说我。再说了,真跟了你,吃的苦头可要比我这边多得多。”
  “是啊,如果可以选,谁会愿意跟着我呢……”
  喻文州将手掌覆在机械臂表面,冷硬的金属令他感到莫名安心。他垂着眼,那片深邃大海便藏在- yin -影之中,万千情绪消失不见。
  简单的两三句对话,黄少天听得晕晕乎乎。这位客户有军方背景——无论是芯片的检测还是手术过程的监视。自从订单发至公司的那一刻,一向从容有序的设计部霎时乱了手脚,方案一改再改,脱离成本追求极致。这条手臂在万众瞩目中走下生产线,封入安全箱,等待与未来主体相见的时刻。
  军方很麻烦,这是公司上下的共识。不知是为了推卸责任,还是别的什么,他作为刚刚入职的新人,又是被社会所优待的Omega,被派来参与维护工作,顺便度过为期三个月的试用期。
  只有三个月,忍忍就过去了。黄少天想,这位客户看起来很好相处,既没有对自己的伤处歇斯底里,也没有提出不合理的尖锐质疑。况且,Beta对信息素无感,没有发.情期,更不能标记Omega。虽然背景麻烦,但只要说话办事小心些,他的试用期或许会过得比预期更轻松。
  喻文州合上金属箱的盖子,向黄少天伸出左手。
  “接下来就拜托你了,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黄少天下意识伸出右手,对上喻文州含笑的眼睛,忽然意识到自己闹了个笑话。
  换左手别别扭扭握住,手心感受到的冰凉温度简直如没有生命的机械。他抿了抿唇,用不知道是什么心情的语调说:“合作愉快。”
  手术耗时很长。黄少天坐在手术室外的塑料椅上等待,王杰希出去一趟又回来,毫不见外地在他旁边坐下。
  黄少天看了眼一排六个座椅,身为Omega的警觉- xing -一下子提到最高,下意识合上维护说明书,警惕地看着他。
  王杰希勾了勾嘴角,意味深长地问:“24/7的全天候服务,你是要和客户住到一起吗?”
  这个语气可以说有点耍流氓了。黄少天在心中默念:这是Alpha你打不过的,就算打了他还会被算作袭警,法律至上,不要冲动不要冲动。
  尽量冷静地回答:“要求就是如此。机械臂并不是简单的装饰作用,智能假肢的适应过程很复杂。公司会提供临时公寓,如果客户同意,也可以住到客户家中。”
  王杰希点点头:“可你是Omega,也这么大胆?”
  黄少天捻了捻维护手册的边角,说:“且不说喻先生本身是位Beta,就算是Alpha,我也做好了全部预防措施。抑制剂、气味阻隔剂、防护项圈等等,都会随身携带。”
  “——我不会被标记的。”
  听到前半句时,王杰希抿抿唇。等说完后面的内容,忍不住朝他的方向倾了倾身子,嗅着从黄少天后颈散发的若隐若无的味道,脸上少了些戏谑之色:“你注- she -了长效抑制剂。”
  军队中也有Omega担任要职,无一例外的,全都注- she -了这种对身体有伤害的抑制剂,以确保不会在任务过程中发生不必要的发.情。没想到,这个刚出校门的小家伙居然还挺有勇气的。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