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曾经风华今眇然+番外 作者:祎庭沫瞳(88)

字体:[ ]

  白君瑜当然更没有意见,能和祁襄不被任何人打扰地待在一处,这日子可不要太美了。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一米阳光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75章 
  祁襄与奉北将军府就是对门, 又与白君瑜关系不错, 去送一送奉北将军和白夫人也很正常。而第二天,京中的人有一半都知道了昨晚祁襄发热严重, 祁家的下人连着敲了好几家药铺的门,才好不容易请到一位大夫,还惊动了白君瑜,白君瑜披着夜色去了祁家,说是折腾了一晚上。
  生病也好,让人半夜去找大夫也好, 都是祁襄计划中的, 也是为了后面顺理成章地出城去温泉庄子。这病是祁襄从师父那儿拿的药使然,没找相熟的大夫也是不想惹人怀疑,生这一场病是遭罪了点, 但大夫开了方子走了, 郤十舟就给祁襄灌了药, 并无大碍。
  于是隔天, 白君瑜递了折子告假,不到中午就带着祁襄出城了。
  他们到庄子上已经是晚上了,冬季天一黑,各处就鲜少有人走动了,尤其是这种偏僻的地方,更是安静。
  庄子上的管事已经提前收拾好了房间,吃食也在锅中煨着。这样的舟车劳顿对祁襄来说还是有些勉强,稍微吃了几口就睡下了。白君瑜倒是把一切安排妥当才回房间, 但估计着祁襄可能要歇息上两三天才能有精神,到时候再带祁襄在这周围走走,倒也不急于打听周围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但事实上,祁襄一觉睡到次日中午,精神就养回来了。管事带他看了庄子上的情况,又说了今年采药的情况,问他这次回去是否要把晒干的草药带回去,他们也好提前装车。
  祁襄说:“那就带回去吧,这一年你们也辛苦了,晚上加些菜,犒劳大家。”说着,给了管事一袋银子。
  管事乐呵地收下,道着谢就下去安排了。
  这边主院的屋子烧的都是地龙,特别暖和,祁襄在这儿只需要穿着单衣就成,赤足在地上踩一会儿就会热得冒汗,是个非常适合冬季来的地方。白君瑜也很喜欢这屋中的地龙,但地龙奢侈,就连皇宫里,除了皇上的寝宫,别处也是不用的。宫中不尽用,大臣们就更不敢用了,怕被参一本生活奢靡。
  但民间宅院就没这么多讲究了,可用得起的毕竟还是少数,像这个庄子,也就只有主屋用。如果祁襄和郤十舟不来,也不会烧。之前白君瑜不是没考虑过给祁襄弄一间这样的屋子,只是京中人多眼杂,弄不好就要惹麻烦,只得作罢。
  “你采过药吗?”白君瑜盘腿坐着,给祁襄倒茶。这边的茶也是败火的菊花茶,太热的环境上火总是难免。
  祁襄摇摇头,吹开杯中几片花瓣,说:“没那个机会。”
  “这里环境好,等明年入秋了我们再来,到时候可以到山上看看,跟着庄子上的采药人去采药。”他今早就已经打听过了,这边的庄子上的人都是采药人,这块地方温泉虽好,但山上的草药更好。这片绵延的山脉都是师父买下的地方,若正常采摘,可以不断有药供师父使用。
  “好啊。”说到这个,祁襄又想起来,“这边庄子也会出产一些面脂、胭脂之类的东西,一些用不完的药材每年会运去南方售卖,届时那些小玩意也会一并带去卖,市场很不错,也有独特的秘方,但每年只有一回,卖完就没了。不如我们趁来游玩,亲手做一些,回去送给伯母也好、淑妃也好,都是旁的地方买不到的。”
  做这种细致的事,白君瑜真不一定在行,但这都是小事,重点是,“你知道怎么做吗?”
  如果知道大体方法,只是在润度和颜色上做变化,那倒不难。
  祁襄无所谓地耸耸肩,理直气壮,“不会。但可以让人来教。”
  这对白君瑜来说就是破坏他们单独相处的机会,但又不能显得他太黏人,便道:“那让人把配方写来,我们慢慢研究,也更有趣些。”
  “也好。”他们严谨些
  ,也不算浪费东西。
  下午,祁襄去泡温泉,白君瑜让人备了些清淡的果酒,不是给祁襄的,而是自己要喝,温泉配冰酒才是最相得益彰的。
  祁襄浸在温泉中,只有肩膀稍微露出一些,也不觉得冷,脸上带着被熏透的粉红,气色格外健康。
  饮尽一盅酒,白君瑜捏着手掌大的酒瓶,赤脚走到池边,伸手试了试水温,然后也不在意袖子会- shi -,将祁襄捞起来,吻了上去。口中剩下的一点点酒被渡给了祁襄,祁襄不能喝酒,但浅尝一点倒无妨。不知是水太热还还是酒太香,祁襄觉得自己好像醉了。手也攀上白君瑜的脖子,白君瑜顺势下了水,在唇瓣分开的一瞬说道:“别动。”
  祁襄眼中浮出- shi -润的亮泽,被白君瑜浮着腰勉强站稳水中。
  白君瑜将酒瓶对着祁襄的肩膀慢慢倒了一点,酒液在锁骨处积了小小的湾。酒瓶随即被放入水中,悬于水面无目的的漂着。
  祁襄觉得凉,但又格外舒服。
  白君瑜低下头,慢尝着与祁襄体温混合的酒,末尾留下一点浅红。
  祁襄眼睛- shi -漉漉地看着他,还没来得得说什么,就被抵在了池边,安静的池水波动起来,漾到池边,与- shi -腻的喘-息缠在一处。酒瓶不知何时翻入水中,雾气中散着丝丝酒味,未饮自醉。
  白君瑜把握着时间,没敢让祁襄在水里泡太久,但直到夜半,白君瑜才有了餮足之感,抱着祁襄重新洗澡。
  祁襄昏昏沉沉地让白君瑜摆弄,吻痕从颈间一直没入淹没在水中的小腹,在白皙的皮肤上那样艳丽。
  “阿景,先别睡,一会儿吃点东西,饿着肚子你明天要难受了。”白君瑜柔声哄着。
  祁襄小声咕哝着:“不吃……”
  “乖,马上就好。”白君瑜托着他,以免他一会儿滑水里去。
  将两人洗好,白君瑜把人抱回屋。
  白如很有眼色的已经把粥放在床头了,人却没跟他们打照面。
  白君瑜哄着祁襄喂了粥,祁襄吃了一半就睡了,他也不好把人弄起来,只能劝自己节制一点,免得回去的时候祁襄的气色还不如出来前,估计师父会把他关在大门外,短时间内是看不到祁襄了。
  悠闲的日子总是过得很快,京中的消息也没停过地传到庄子上——
  白府办的酒席,去的都不是真正有头有脸的人,加上明眼人都看得出奉北将军和白君瑜都不可能去了,人都不在京中,参加的可能- xing -极小,有事在身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暗含的“不同意、没参与”虽没摆到面上,可有脑子的一猜也能明白一二。
  所以去参加的人面上都还过得去,而看清风向的,就找了理由推脱了,礼到人未到,礼也是照例来的,一个侍妾,左右也不过那样。
  白老夫人和大伯一家当然不高兴,原本他们以为宴请能办得热热闹闹的,让白家的名望脱离了奉北将军府,重新立起来,看谁还敢看不起他们。但事实是大皇子府根本不可能有人来接一个侍妾,白大夫人和白若薇弄得再像正式出嫁的样子,这一没迎亲队,二没新郎官的,只有母女两哭完,一顶轿子带着两个丫鬟抬着走了,怎么看怎么寒酸。
  客人们也只能干巴巴地说着恭喜,说不出新郎如何,夸新郎新娘天造地设这种话,是与正妻之间的,就连侧妃都不能跟大皇子摆在一起论,何况是一个侍妾。
  所以一顿喜酒吃得也是尴尬不已,白大夫送走了客人,就跑回自己屋里哭起来——这跟她丈夫与她说得完全不同,他们根本不可能凭借女儿抬起头来!
  白老夫人倒是比她想得开,叫了她去,劝道:“如今别人怎么看我们并不要紧,要紧的是
  若薇在大皇子面前的地位。现在大皇子身边并没有女子,那所有的宠爱不都是若薇的?只要若薇生下皇孙,那必然可以晋为侧妃,那时今天的种种又算什么呢?到时候只要吹吹枕边风,给君阳在朝中谋个职,那不是一句话的事?我们白家也能跟着扬眉吐气了。”
  白大夫人按了按眼角,“母亲说的是,是我想差了。”
  白老夫人笑道:“我比你多活这么些年,眼光当然也比你长远些。以后都是咱们家的好日子,放心就是了。”
  白若薇作为侍妾,是没有三日回门这个说法的。但大皇子给了面子,让她七日后回了趟娘家。在同一天,不知是从咱传出的,说白若薇还是块完璧,这下京中又议论开了。大皇子身体不好没有临幸也正常,但对女子来说,嫁了人夫君却不碰她,无异是奇耻大辱。至于消息的来处尚不知晓,但都觉得不会是从宫里传出来的,毕竟这是伤自尊的事。
  白君瑜和祁襄这几日在庄子上轻松得很,周围的山他们去逛过了,还猎了几只野鸡加餐;面脂、胭脂之类的也上手折腾了一番,还真不如想的那么容易,两个人借机闹着给彼此涂了不少,每次都不得重新洗澡换衣服;奉北将军的信也到了,说一切安好,让他们不必担心。
  两人收到这个滞后的消息时,正在吃一小锅鸡丝馄饨,用砂锅煮的,没用碗盛,就这么就着锅吃。
  “白小姐这日子也不好过啊。”祁襄将师父的信放到一边,并不走心地感慨:“大皇子没单独立府,住在这宫中所有嫔妃都是她的长辈,她这个身份可能连有牌面的宫人还不如。大概当初嫁的时候想得很美好,现实却是等于进宫当了个宫女。”
  白君瑜挑了汤里的煎蛋丝喂他,“她若在宫外也罢了,待在宫中我与父亲也是面上无光。”
  他们是要进宫上朝的,就算不是进后宫,可前朝后宫的事本就是相通的,有什么消息能不知道?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