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曾经风华今眇然+番外 作者:祎庭沫瞳(80)

字体:[ ]

  “有劳殿下。”昨天晚上祁襄一回来,就让他给四皇子送信。说要尽快按他说的把事情安排好, 过了这个村以后这种机会不好找。
  “举手之劳,想必二哥也愿意劳动一番。”荣沧长长地呼了口气,白雾在这个没有风的清晨格外显眼, “下朝一起去吃个饭?挺长时间没和你一起吃早饭了。”
  他是知道的,白君瑜这阵子几乎都在祁襄那儿吃早饭,他也不好意思打扰人家,毕竟这两个人在一起实在不容易,能多些时间相处,作为朋友应该为他们高兴。但白君瑜饭也吃了这么多天了,他正好有事想跟白君瑜说,少陪祁襄一顿应该也可以吧?
  白君瑜半分犹豫都没有,拒绝道:“不了,阿景昨晚没睡好,我出来时没叫他。等会儿回去要把他叫起来吃饭。”
  荣沧突然觉得自己很饱,什么都不想说了。
  过了好一会儿,荣沧才再次开口道:“行吧,那我长话短说。我发现娇昭仪宫里的人与二哥来往频繁。就算娇昭仪是二哥送的人,可既然已经为妃,那与皇子之间也应该保持距离。而且宫中还有玫妃在,娇昭仪何必绕这么一圈事事去找二哥,而不找玫妃?”
  白君瑜皱眉,“是有些不正常。殿下可知他们来往都说些什么?”
  荣沧摇头,“没有信件,好像全靠宫里人带话。但宫宴那天,有个小太监悄悄把二哥叫走,我让人偷偷跟去看了。说看到二哥在假山后抱着娇昭仪,娇昭仪在哭。但因为附近有娇昭仪的人,我的人也没敢靠太近。”
  白君瑜惊讶,“这事可是可大可小,殿下万要谨慎才是。”
  荣沧点头,“我知道,所以一直没有声张。娇昭仪刚有孕那会儿,各宫都去看她,拉拢关系是一方面,重点还是能在那里见到父皇。但现在父皇的注意力都在大哥身上,她们自然也不愿意再往娇昭仪那边跑了。加上娇昭仪现在孕期未稳,谁也不想出事担干系,所以娇昭仪那里倒是冷清下来,也没有人会过多关注她,她仗着有孕想吃这想吃那的,宫人出宫也方便。”
  后宫女人的事白君瑜不是弄不明白,而是懒得梳理,“这事殿下和淑妃娘娘盯着更容易些,但如果这事苗头不对,殿下和娘娘也不要自己去抗,宫中有得是比我们急的,他们会更乐意为殿下分忧。”
  荣沧笑说:“我懂。放心吧。”
  皇后的病来的快,好的也快,几天的工夫,已经能打扮得华贵万分,接受各宫请安了。
  请安对各宫来说并不是轻松的事,什么话能说,什么话不能说,每个人心里都有掂量,又不能让气氛冷场,所以请安请的不是“安”,而是请的自己的脑子。
  淑妃向来话少,不到这些人实在憋不出话了,她是不会开口的。加上她并不如何受宠,她不说话别人也不会特意让她发言。
  淑妃今天妆化得特别淡,连胭脂都没抹,口脂也只用了最淡的颜色。看上去没个
  精神,似乎有点病怏怏的。
  皇后一直没叫散,各宫话题也聊得差不多了,众人这才注意到淑妃的脸色。
  玫妃问:“淑妃妹妹今天是怎么了?这样没精神。我听说今天一早四皇子就差了身边的人给你送炖好的燕窝,吃了儿子送的东西,怎么不见半点气色?”
  淑妃抱着自己素日的平和,微笑说:“是妹妹失礼了,请皇后娘娘和各宫姐妹不要介意。近来天冷,我这身子实在不太爽利,找太医来瞧,也只说静养为宜。但你们也知道,我向来是最不爱热闹的,也不太出宫门,还要怎么静?”
  皇后这些年对淑妃还算客气,一来是淑妃不够得宠,二来是淑妃的确不生事,“本宫以后让她们都少打扰你便是了。不过冬季里的确是容易招病的,各宫也要注意保暖,别像去年似的。”
  “谢皇后娘娘提点。”淑妃转笑为慎,“说到去年冬天,臣妾也是后怕。前几日还和四皇子说,让他去恩华寺祈福,求些福包回来,分与各宫。如今宫中又有嫔妃有孕,祈福之事总觉得更不能马虎。只是现在户部在清算今年各地税收,四皇子也抽不开身。为着这预防的事祈福,也不好大张旗鼓地请皇上皇后去国寺。所以臣妾想,若有其他皇子愿意前去,皇上想必也会高兴吧。”
  这下皇后来了精神。不是皇上特许,又不是皇太子,一般皇子平常祈福是不能去国寺的,国寺求的都是风调雨顺、国泰民安,所以去一般香火旺盛的寺庙即可,重点还是在于心意。若三皇子去,皇上必定欢喜吧?可为娇昭仪的孩子祈福,她这心里着实是别扭的,所以还是有些犹豫。
  这时,娇昭仪开口了,“臣妾冒昧,既然四皇子在户部忙得抽不开身,大皇子身体又不佳,排下来讲二皇子殿下应该最为合适吧。当然了,三皇子也是适合的,但娘娘身体也才好没多久,三皇子多多来看您才是,旁的就交给二皇子去- cao -心吧。”
  玫妃原本没想让自己的儿子去祈福,天冷路难走的,真心祈福还要在寺中住上七日,沐浴斋戒,太苦了。但想到自己的儿子不去,就是三皇子去。好不容易三皇子现在不受重视,若得了这个机会讨好了皇上,那他们之前的心思不是白费了?
  于是玫妃立刻附和道:“是啊,就让二皇子去吧,礼部近来好像也没什么事,去祈福正好。再说了,皇上现在朝政忙,指不定什么时候就需要三皇子办事了,三皇子若去祈福耽误了正事可怎么好?毕竟三皇子跟二皇子不同,二皇子朝政上经验浅,皇上也用不上他。”
  玫妃难得把话说这么软,也正中了皇后下怀。皇后自然不与她多争,别到时候孩子出点什么事,再说他儿子祈福不诚心,岂不是没事找事?
  “那好。玫妃,你为二皇子打点一下,早日出发吧。”皇后说。
  淑妃接话道:“臣妾之前想让四皇子去祈福时,已经请大师给算了几个好日子,最近的是三日后的,卯时出发即可。”
  这样现成的好日子,自然是没什么可挑的。皇后应道:“那就三日后吧。”
  白君瑜下朝回去,才把祁襄哄起床。祁襄没睡好,头有些疼。白君瑜请郤十舟来给祁襄看看,郤十舟说一会儿亲自去给祁襄抓些安神的药熬了,再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
  白君瑜还是不放心,喂祁襄喝了些甜汤后,拿了把梳子慢慢给他梳头发。听说梳头能让人放松,头疼也会减轻,再加上适当的按摩,祁襄能舒服些。
  祁襄闭着眼睛,一动也不想动。
  白君瑜难得有些絮叨地把四皇子的话跟祁襄说了。
  祁襄没提自己早就发现了,只道:“你提醒的对。这事也可能是想多了。可无论怎么样,妃子和皇子抱在一起,又不是母子,总
  是不成体统的。但这事关系到皇上的颜面,能推给别人就让别人去做吧。”
  “嗯。”白君瑜动作又轻又慢,祁襄头发顺滑,并不担心扯到他,“以后可不敢让你去牢里了,这回还好,只是梦魇,要下回病了还是自己难受。”
  祁襄扯了扯嘴角,“可能当时想太多了,晚上就梦见了。我这几日就不出门了,身上乏得很,胡家母女的事你悄悄请人打点一下,务必要让她们与二皇子遇上。还有那书生,你也让人安排妥当。”
  这就是他拜托淑妃做的事,务必要在三天后卯时左右让二皇子出城,胡家母女从城京出发的时间也是那个时辰,可以提早些让胡小姐与那书生见一面,只要不耽误出发的时辰就行。
  “一切有我,你就好生休息吧。”这都不是难办的事,只要他不出面,也没人知道这些安排与他们有关。他会让手下的人冒充胡夫人的娘家人,这样打点起来更名正言顺。
  梳了好一会儿头发,白君瑜又开始给祁襄按头,“力道可以吗?”他怕自己手劲儿太大,弄疼祁襄。
  “可以。”祁襄已经比刚起床的时候舒服了许多。
  白君瑜不时地要摸一下他的额头,确定没有发热,才继续按。
  祁襄轻笑道:“我没有要发热,我自己有感觉的。”
  “阿景……”白君瑜将嘴唇轻贴在祁襄的额头上,“别再生病了,好吗?”
  祁襄眼睛一酸,他身体是不好,但他知道怎么样才能保重自己,只是之前他并不多在意,但白君瑜心疼又虔心的语气,让他心里发烫,也知道自己不尽心养着,担心的还是白君瑜。
  祁襄不觉得让白君瑜担心他是应该的,因为有些担心是没有必要的,只要他多注意一下,就可以完全避免。让所爱的人为自己担心,是暖心的,同时也会有点心疼和舍不得。
  “知道了,我会当心。”这是祁襄给白君瑜的承诺,他给了,就会尽量履行。
  白君瑜亲了亲他的额头,也终于露出今天第一个舒心的笑意。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呼啦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满径花香 10瓶;小黑花小瓶邪、栗子 5瓶;卷毛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9章 
  推开窗子, 屋顶蓬松的雪骤然塌下一块, 与窗下的雪撞在一处, 也没发出太大声响。只是雪碎撒了祁襄一脸, 带着一缕来自隔壁院的梅花香, 清新怡人,凉而不冰。
  昨天雪下了一夜, 有白君瑜陪着,祁襄半点都没感觉到冷, 还睡了个安稳的好觉, 今天醒得也特别早。
  白君瑜披上外衣,将祁襄身上的大氅又围得紧了些。祁襄能记得围件衣服再开窗,他已经不忍心再说什么了, “天还没亮,这雪景也差了点意思。”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