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曾经风华今眇然+番外 作者:祎庭沫瞳(32)

字体:[ ]

  登基之人,多半深陷权利,迷失自我,最后或嚣张跋扈,或贪污受贿,没有好下场。你算文臣,保得住清明也罢了,可君瑜是武将,功高震主这一项就能要了他的命。现在白家已受忌惮,这次出征久议不下,可见皇上并不想用奉北将军。今日如此,来日只是会更甚。”
  “如今,你们是同窗,可以为他两肋插刀。来日,你们若成了君臣,就是各种忌讳,曾经的好处也成了威胁。”
  “可殿下他……”贤珵想为荣沧辩驳几句。
  祁襄抬手打断他,“殿下为人如何不重要,重要的是坐上那个位置,很难不疑,也会身不由己。若殿下成了那个例外,自然好。但你放眼去看,有哪个君主成了例外呢?殿下人品贵重,扶他上位是造福百姓,我相信殿下也会是个明君圣主。但君臣有别,你也好,君瑜也好,都不能抱着曾经的情谊去赌一场可能送命的结果。这不是我想看到的,也不是太傅想看到的。”
  贤珵喉头滚动,泄气地说:“我懂,但我跟殿下一同长大,很难放下这份情份。”
  贤珵是他们几个人中跟着荣沧时间最久的,感情自然比他们要深厚些。
  “情份放对了位置,你与殿下一辈子都会有这份情谊,可若放错了位置,只会成为恨不得抹掉的过去。进退适度,保的是你们的命,也是你们的情份。”
  贤珵点头,“我知道了,那咱们就好好把店做起来吧,我可还指望在京中养老呢。”
  “好,那我们说说这几日看的店铺吧……”祁襄跟贤珵说这些,没有挑拨的意思,他也希望四皇子登基,这对他来说也是最安全的。但因为他和贤珵是好友,所以有些话别人不能说的,不愿意说的,他愿意多提点贤珵几句。也是知道贤珵不是胡乱猜、心思偏激的人,才敢放心说这么多。
  他说的这些,也的确是对贤珵和白君瑜来说最好的选择,太傅看得明白,他也看得明白,如今贤珵也明白了,希望以后白君瑜心里也能有数吧。
  贤珵和祁襄在这边忙活店铺的事,皇上的御书房里,十多位大臣颌首站着,气氛严肃又紧张。
  “刑部的人何在?”皇上居于上位,神情凝重。
  “臣在。”刑部尚书出列。
  “何隶那边可问出东西了?”
  “回皇上,何隶什么都没交代,只说不清楚是怎么回事。倒是他手底下的人招了他命人往粮中掺石一事,还有一部分受贿之事。除此之外,那些下人知道的也不多,尚不知被掺石粮替换的粮食藏于何处。”
  “没用刑吗?”皇上皱眉。
  “尚未。”何隶这官基本是保不住了,但他之前是朝廷命官,即便是刑部,在没有皇上默许的情况下,也不好擅自动刑,而且皇上登基后,对滥用刑罚一事本就不提倡,他们也不敢贸然行事。倒是那些下人,该用的都用了,但能吐得实在不多,可见何隶还是有几分谨慎的。
  左丞相上前一步,道:“皇上,刑部不得滥用刑,没问出东西也正常。何隶私匿粮草只要他没销毁,总能找到,也不急于一时。现在眼下要紧的,是尽快将添补的粮草送到北关。”
  “户部来报,说库中粮草不足,还要分往其他关隘。”皇上也十分头疼,他原以为粮草不成问题,也的确,如果没有这出事,粮草必能支撑到战役结束。再不济,过三四个月南方的粮食也能丰收一批,可以再补。但现在,库存中粮草却成不足之势,各处都要粮,也不能只紧着北关,不知道这中间是否还有侵吞国粮之事,暂且不是查的时候,只能先以眼下为主。
  下面官员议论纷纷,都觉得这事难办。
  皇上原本也有猜忌这事是否与三皇子有关,但刚才左丞相极力要
  求把送粮的事放在首位,没有拖延运送的意思,应该可以解除想对军中不利的嫌疑,左丞相没嫌疑了,三皇子自然也没有了。
  有官员站出来提议,“皇上,臣以为可以向民间征粮,以银钱作为补偿即可。”
  “不可!”有官员反对,“如此粮食的市价一定会抬高,届时朝廷给的补偿也不够买粮,百姓生活困苦,人心也就不稳了。”
  又有官员说:“臣觉得,征粮是个办法。但要采取自愿,出够一定数量,可减些税,想必这样百姓就不会有怨言了。”
  “此法不妥。”反对声接踵而至,“之前因为征兵,已经减免了部分百姓的税收,这次若再减,国库就是吃紧。国库紧缩,无论是养兵还是护城,乃至修桥铺路都会金银不足。皇上是明君,不忍百姓受苦,故而税收并不高,如果连剩下的都收不足,日后用钱堪忧,大川堪忧啊!”
  话都说到这儿了,皇上也没有减免的意思,此法肯定是行不通了。
  此时,有官员道:“皇上,只臣等几人,怕是难尽快想出合适的法子,不如请其他大臣一同商议。另外,四皇子为皇上分忧,已前往北关,想必其他皇子也想为皇上分忧而不得法,不如皇上请了其他皇子来一同商议吧。事关重大,多个人总是多份力。”
  皇上考虑了一会儿,说:“大皇子身子不好,让他将养着。二皇子未涉朝中事,经验不足,也罢了。四皇子既已出征,也帮不上忙。那就只剩下三皇子了。李甸!”
  “奴才在。”李公公道。
  “去传旨,让三皇子明日上早朝议事。你们都散了吧。”
  等诸臣离开后,李公公给皇上上了一盏荷花茶,见皇上依旧闷闷不乐的,劝道:“皇上,诸位大人都是朝中的老臣了,一定能想出合适的法子,您就别- cao -心了。天热暑气重,您要保重好龙体才是。”
  皇上喝着茶,心火消了几分,“就怕他们议来议去也没个结果,只一味耽搁了送粮,边关不稳啊。”
  “若大臣们想不出,您再招别人来想便是了。我大川人才济济,不缺聪明人。”
  皇上将茶杯一放,“说到聪明人,朕到想起一人。”
  “不知皇上说的是……”
  “祁襄。”
  李公公恍然,“祁公子啊,那是有些主意的。这次征兵之事,皇上也多次跟老奴夸赞过呢。若诸位大人想不出法子,皇上也可唤他来一问。皇上去了他的奴籍,他恐怕正愁不能报答皇上呢。”
  这话说得皇上高兴,点头道:“若明白议不出,就传他吧。”
  三皇子被解了禁足,行事倒很是低调。上朝议了半天,也没说出个所以然来,皇上并不满意,但也不能要求什么。大臣也没能提出更有利的法子,朝堂上乱得很,惹得皇上头疼。
  于是下午,李公公亲自去接了祁襄进宫面圣。
  “草民祁襄,叩见皇上。”祁襄跪地行礼,如今他已经可以自称草民,比上回进宫是好了不少。
  “起来吧。”皇上累得很,也不欲多说闲话,只挑了重点的说:“现如今库中粮草不足,将士征战无粮草供应必然大乱人心,你可有法子度过这一难关?”
  皇上没提粮中掺石的事,也是不欲让祁襄知道太多。
  皇上不提,祁襄就更不会提了。他先前就在想能不能等到粮草不足这个机时讨些好处,没想到机会这么快就来了,原以为怎么也要多打几个月才行。但他并不觉得高兴,粮草不够,就意味着白君瑜会有危险,这其中的值与不值,祁襄心里有竿秤。
  由此也可见,这次的粮草问题,不是皇上心里不够有数,就是应该充足的粮草有一部
  分神不知鬼不觉得地消失了。不过这跟祁襄也没什么关系,制度上的疏漏他说得也不算。
  祁襄重新跪下,道:“草民确有一法,但这之前还得求皇上一个恩典。”
  “你想要什么?”皇上并不喜欢以权换物,但眼下他不得不听。
  “这法子涉及经年之事,所以希望皇上听后不要怪罪于草民。”
  这听上去不像是多严重的事,既如此,如果祁襄真能帮他解决此事,又何谈怪罪呢?
  “你直说便是。”
  祁襄低头道:“草民的父亲当年征战时,为防有人在粮草上动手脚,分别在几处设置了仓库,偷偷将没用完的粮草送到那边保存,跟朝廷上报没有剩下的或者只剩下小部分。那些仓库草民没去过,但若没人查抄,粮草应该都还在。草民知道地点,可以呈于皇上,以解燃眉之急。”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呼啦啦 3个;飞鸟、茶杯姑娘、梧桐、巧克力、酒清清、旻天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茶杯姑娘 10瓶;栗子 5瓶;清欢、猫又有猫、曲躺躺 2瓶;een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28章 
  “有这等事?”皇上一拍桌子, 站了起来,脸上倒不见怒意,“你把话说清楚!”
  祁襄继续道:“父亲有几处藏粮处, 至于每处有多少粮草民并不清楚,但既然是应急之用,以草民父亲的谨慎,必是够支撑一段时间的。”
  “你是如何知道地点的?”皇上接着问。
  祁襄如实说:“之前有次父亲把草民叫到书房问功课,草民偶然看到一张标注奇怪且并不连贯的地图,不过当时没敢多问, 父亲向来不与草民说这些。后来是套了兄长的话, 才知道那上面的标注是粮仓所在,且是将几个县的地图拼画在一起, 看着才怪异。没想到多年之事今日竟有了用武之地。”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