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衡南有风+番外 作者:云窗雾阁

字体:[ ]

《衡南有风》作者:云窗雾阁
 
文案
 
司徒衡南是将门之子,从小受万众瞩目,可他偏偏不喜读书。为此,司徒将军抠破了脑袋,直到一位名叫霍风的小少年的到来改变了这一切。
少时共处后匆匆分别,他们在战场迎来了一场重逢……
 
 
十分忠诚的少将军x温柔且偶尔多愁善感的小风;年下,也没下多少;
仗打完了,案子破了,一定好好谈个恋爱!
背景是古代架空;货币为金银锭子和文钱
文名有些废,直接取了主角的名字
 
内容标签: 年下 情有独钟 
 
搜索关键字:主角:司徒衡南,霍风 ┃ 配角:宸御,陈凝,司徒杏儿,沈恪,司徒将军,将军夫人,霍令 ┃ 其它:少将军子新
 
 
  ☆、重逢
 
  1  重逢
  “少将军!少将军!”陈凝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营帐前,“有......有人说能破那阵法了!”
  正在小憩的司徒衡南被扰了清梦,一个激灵地醒过来,差点磕到了头。本来该一口气拿下的北土却因为对方布下的迷阵而迟迟无法收入囊中,原本的连胜之局也无法保持,战线拉长下甚至出现了损兵折将的局面,让原本高涨的士气也有些低落。他也连续十几日没有好好休息,今日才好不容易睡得沉一些。
  司徒衡南没听清陈凝的话,只是心里窝着一团火拉起了营帐。
  “不是说没什么大事暂时不要叫我吗?”司徒衡南睡眼朦胧,声音也很低沉。
  陈凝察觉到了他的不悦,但依然兴奋地凑到他跟前:“少将军,这位先生来献策了,说是能破那迷阵!”
  “哦?”司徒衡南才注意到五米开外的一位身形挺立的白袍人。这白袍人遮着面容,帽檐遮住了前额,根本不知他长什么模样。
  司徒衡南打量这番后,只是恭敬地行了一礼,道:“先生帐中请。”
  “你回去做事去吧。”司徒衡南压下一个哈欠,转而对陈凝说。
  陈凝应了一声便退了下去。
  白袍先生款步进账,未等司徒衡南说话便兀自坐了下来。
  司徒衡南并未不悦,只是内心突然觉得这人非常熟悉,一门心思全在猜测他是谁上,竟半晌都没言语。
  而白袍人坐着,同样一语不发。
  司徒衡南回过神来才说:“咳咳。不知先生姓名,可便告知?”
  白袍人从怀中抽出一张白纸,借着身旁的笔墨在纸上勾勒出几笔。
  随后,这张纸被递给了司徒衡南。司徒衡南定睛一瞧,上面是两匹并肩而行的马。
  “原来先生姓马。”司徒衡南点点头,“不知马先生有何破阵之法?”
  那白袍人只是顿了顿身形,随即抬起食指指了指那张纸。
  “这是破阵之法?”司徒衡南有上下左右,甚至颠倒过来仔细看,那里始终只是画着两匹马。
  “可请先生说明?”司徒衡南望向白袍先生。
  白袍先生微不可察地叹了口气,才取下面巾,揭下帽檐,露出一张端正清俊的青年人面容,水墨色的瞳仁清澈明亮。
  而司徒衡南却怔住了,半晌什么声音都没发出。他如潮的思念分明在之前就压了下去,如今却激烈地涌了回来。
  他很想念他。
  “司徒,许久未见。”
  司徒衡南有些颤抖着起了身,随即走近他朝思暮想的人。
  “子新。”他低低地唤着他。
  霍风轻起身说:“此阵并非什么新的阵势,依然在十阵范围之内。只是外围布的是冲扼式军阵,核心之处仍是用鱼鳞阵来护卫主将……”
  霍风还没有讲完,司徒衡南便突然拥住了他。
  司徒衡南呼吸地有些粗,过了好久才松开怀抱,略微退了一步,仿佛不知道说什么似的用抓头发来缓解尴尬。
  “我以为,你不会想看到我了。”司徒衡南搓起手,目光游移,最终还是落在霍风的身上。
  “没想到陈凝真的随你入伍了。”霍风倒是十分淡然地坐下。
  “是。他说这是你提的建议。”司徒衡南也在旁坐了下来,“不过离他如愿,还需要些年头。”
  “那好,司徒少将军,先破了此阵,再来叙旧吧。”霍风理平了那张纸。
  2 
  司徒衡南听完霍风的分析,立马出帐准备重新编排军队。
  而霍风也未久待在帐中,军帐周围偶尔走过几个小卒,似乎要去换岗值勤。
  “请问下这位小兄弟,我的马被牵至何处了?”霍风问着行过的一人。
  那位小卒侧过身来,见他从将军营帐出来,反应了半晌,知道他是来献策的先生,便合手作了一揖,道:“先生的马在马厩,和将军的马在一个棚里。先生随我来。”
  马棚里养着许多匹马,霍风一眼便认出了司徒衡南衡南的坐骑凯风,而他的马就在几匹毛色更光亮的马匹旁。
  “司徒的马未变,也是,凯风还不老。”
  霍风温和一笑,那名小卒没太听清,倒有些奇怪:“先生说什么?将军的凯风虽算是中年马了,但还是比年轻的马快呢。”
  一旁的两匹马却好像不满地哼哼了几下,甚至有只马提了提前蹄。
  “嘿!思风,你是没有你爹凯风快啊。还有你,念风,两岁了是最该长进的时候啊!看看你哥哥寻风,才安静听话,一日千里。”
  见霍风笑意更浓,小卒有些不好意思地抓抓脑袋,说:“先生莫要笑话,这些马儿是少将军亲自养的,只是近日来有些劳碌才让我们这些小卒来喂养几日,有灵- xing -得很。哦,他们的名字也是少将军亲自取的呢。这匹是思风,这是念风,是对双生马。这是寻风,早一年出生,都是凯风的孩子。只可惜这几只马的母亲受伤去世了。”
  “原来凯风都有这么多孩子了。”霍风轻抚上凯风的头,凯风也温顺地蹭了蹭他的手。
  “是啊,先生,凯风的孩子有很多呢。这马啊不比人,成熟得早。欸,先生可真厉害,这凯风也是个不好伺候的主儿,平时生人靠近总是会有些暴躁,也只有将军能驾驭,还很难有这么温顺的时候呢。”小卒走了几步,抱来些干草弄成段了些放入马槽,“先生取马的名字总是带个‘风’,起初我以为是随凯风的名字取的,后来觉着大概是将军在意的谁名字有‘风’吧,不然哪里来的寻啊思啊念的。之前还有匹护风呢,赏给了陈校尉。”
  霍风顿了顿手,旋即缓缓放下了抚摸凯风的手。
  那小卒说完立马捂了捂嘴,朝四周瞧了瞧,对霍风说:“我多语了,先生莫见怪。”
  “无妨。”霍风转身,“小兄弟先忙吧。”
  “先生慢走。”小卒应声,便开始清扫马棚。
  3
  霍风在司徒衡南衡南的营帐里温着本古籍,兴许是营中炭火充足,暖意让他全身放松,又或许是日夜快马加鞭地赶赴此地,有了种不知何处来的归属感,他不知不觉,竟乏得小憩了过去。
  司徒衡南衡南到了晚上才回到自己的营帐中,跨入帐内看到霍风靠着桌沿睡了过去,一声“子新”就没喊出口。
  司徒衡南只是静静放下佩剑,小心翼翼地让霍风躺下去,把营帐中的被褥搭在了霍风身上,生怕惊扰了五年未见的人,又生怕这是自己不小心中了北土人的迷烟,做起了场虚无缥缈的梦。霍风没有变化太多,只是脸庞的线条更为硬朗,但五官依然清俊,整个人文质彬彬,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着,似乎睡得有些不安稳。
  司徒衡南看见桌上那张画着马的纸,才发现是自己忘了一个细节,自嘲地笑了笑。
  脱下外衣,他轻手轻脚地躺在了自己的榻上,只是侧着身子,保证视线里有霍风。
  他睡了晚最安稳的觉,一觉醒来,准备根据调整的阵型发起强势攻击。
  全军整装待发,按照排列好的阵势准备突破敌军的外围防护。
  霍风身着粗布白衫,在寒冷的天气下显得特别单薄,司徒衡南将身上的披风脱下,一扬便搭在了霍风身上,顺手系好了披风。
  “子新,等我凯旋回来。”司徒衡南衡南嘴角绽开了一抹笑,随即一跃上马。
  霍风微微点了点头,道:“多加小心。”
  司徒衡南顺便下令让驻守军营的几个小卒照顾好霍风,于是扬起马鞭,凯风爆发出一声嘶吼,迅疾地朝主战区奔去。
  他的背影,如同年少时般坚毅果敢。
  不远处战鼓滚滚,拉开了一场厮杀的序幕。
  隔着喧嚣,霍风立在风尘中,愿他凯旋归来。
 
  ☆、相识(1)
 
  司徒将军年轻时奋战沙场,勇冠三军,近而立之年功成归朝接受赏赐才有了夫人,三十来岁才有了如今的独子:司徒衡南,而后三年有了小女儿:司徒杏儿。
  司徒衡南继承了家族骁勇的品格,四五岁便举枪挥舞,练习剑式,虽步伐不稳,但已有张弛有度之风。司徒将军将这个孩子捧在手心里,视若珍宝,同时也严苛训练。
  但司徒衡南并不喜看书,请来的先生大半都被气走了,有名望些的也只是敷衍几堂,左耳进右耳出。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