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甘之如饴+番外 作者:三公子

字体:[ ]

  《甘之如饴》 作者:三公子
 
  文案:还没来得及变成大魔头就被人追杀到坠崖的穆云翳,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被风头正劲的武林盟主候选人当乖孩子给捡回来了。
  穆云翳X萧朗。
  1v1,he。
    作品标签:古代,武侠,架空,情投意合,强强对抗,HE。
 
 
第1章 
  暮色渐沉,缥缈的炊烟冉冉升起,山脚下,一个黑色的身影自林间匆匆走过,衣袖轻拂间,在月色笼罩下反- she -出淡蓝的光芒。
  头顶的树叶在微风中发出哗哗的摇摆声,萧朗脚步不停,只朝右方微不可见地侧了侧头,眼角余光朝着那声响处一扫而过。
  葱郁的枝叶- yin -影后,少年微微扬了扬嘴角,将脖子上松松挂着的黑布巾拉至鼻梁。下一刻,瞄准树下经过的人影,双腿借力一蹬,一跃而下。
  匕首在夜空中闪过一道凛冽的寒芒。
  萧朗轻笑一声,不闪不避,迎面与那来势汹汹的少年过上了招。
  少年身长比他稍逊一些,但胜在身手敏捷,出招速度快得惊人,手中匕首招招直逼萧朗要害。萧朗以手肘击退对方,暗暗看了一眼身旁的环境,周遭丛木紧密,难以让他施展剑法,只能借着地形逗弄那少年一直往后退。
  直到视野变得空旷,萧朗才将腰间宝剑拔出,少年眉毛一挑,知道对方要动真格的了,手中的匕首转了个圈,朝他挑衅地招了招手。
  萧朗握剑而上,少年屏息观态,巧妙地避开了横来的一剑,随即像只矫捷的猎豹一般腾空跃起,一脚蹬开剑身,翻身落在萧朗身后,以手肘为力朝后一撞。
  萧朗以掌去接,低头皱着眉望了一眼自己被少年踩过的剑身,轻叹一声:“脏了。”
  蒙面少年听他这语气,便知大事不妙,正要说话,萧朗却已经重新发招,招招皆比之前更为凶狠凌厉,少年被逼得连连后退数步,颇为狼狈,最后哇哇大叫道:“不玩了不玩了,我不玩了!”
  萧朗抿嘴一笑,剑招收势落鞘,却在收回之前,状似无意地用剑鞘朝着对方的屁股上狠狠一拍。少年呜哇一声,扯下了脸上的面巾,那俨然是一张年轻俊俏的面庞,只是染上了稍许恼怒的红晕:“萧大哥,你故意的!”
  “哎呀。”萧朗掏出怀中的素帕抚拭过剑身,瞪大了眼一副无辜的模样:“原来是时济,眼拙眼拙,没能认出来,得罪了。”
  薛时济哼哼两声,将匕首收回了怀中:“我看你早就认出来了,就是想逗我玩。”
  萧朗笑眯眯道:“你掩藏的这么好,天色又这么黑,要不是后边与你交手时,看对方的招式与你一般帅气利落,我哪里能猜得出来。”
  薛时济最为好哄,听得萧朗这么说,便没再追究下去:“我是想看看萧大哥对于危机的防范如何,看来还真是不用我瞎- cao -心。还好最后我及时叫停,不然今日就要丧命在这涤尘剑下了。”
  “哪有那么轻巧。”萧朗道:“几日不见,时济的功夫又长进了。假以时日,必定能排上兵甲排行榜前十。”
  薛时济道:“萧大哥,你也太会夸人了,再说下去我都要脸红了,难怪前些天我听说江湖中又有两家小姐为了你大打出手。”
  “咳……”萧朗脸色微红,伸手阻止他接着往下说:“不说这个,你怎么会来这儿?先前不是说好了,你跟着梁公子一块去河西赈灾吗?”
  一提到这个名字,薛时济顿时便炸成一团,拉着他诉苦道:“可别提了!我看我和那姓梁的真是天生的八字不合,就他那臭脾气,我没和他打起来就不错了,还共同赈灾?真不知道盟主当时是怎么想的!”
  萧朗笑道:“他也是看你和梁公子之间的关系太僵,想为你们缓和缓和。”
  “还缓和呐?”薛时济道:“我算是看透了,话不投机半句多,不必强求!哎,别说半句话了,我光是看见他的脸就头大!这不,出发前我们又吵了一架,我实在受不了了,这还没当上盟主呢,哪来这么多官架子给他摆啊!萧大哥,等武林大会,我一定发动所有人脉投你当选,这武林盟主的位置,咱绝不能让他拿了!”
  萧朗无奈望天:“多谢,多谢。”
  “不说那家伙,说多了烦心。”薛时济上前搂过萧朗的肩膀,笑道:“我在那儿待着太憋屈了,所以去找马大侠商量了一下,和他换个方向,他去河西赈灾,我跟着你一道,怎么样?”
  萧朗笑道:“你和马大侠商量?怎么商量的?”
  薛时济挤眉弄眼道:“嘿嘿,马大侠你还不知道吗?我拿了两坛好酒贿赂他,他连考虑都没有,一下就答应了!”
  萧朗叹道:“盟主说过,马大侠这身体该少喝些,你拿酒去贿赂他,让盟主知道了,又要训你。”
  “管不了那么多了,我又不是武林盟的手下。”薛时济气道:“反正我就喜欢跟着你,如果盟主不许,那我就自己一个人干!咱俩认识得最久了,我帮帮自己的朋友总归没有错吧?”
  这人还是个小孩脾气,再说下去恐怕又得生气,萧朗拿他无法,只能答应道:“好吧,你一路赶来,想必也累了,这天瞧着马上便要落下雨来,你随我先去歇息,第二天咱们再接着赶路。”
  薛时济兴冲冲地跟着他朝山脚下走去,萧朗带来的一帮侠士正借住在山脚下的一座村落之中,见着薛时济到来,众人喜出望外,拉着他坐下一块聊天。薛时济掩去了自己和梁翩发生的那些不快,只说自己是追随萧朗而来的。
  “都说薛大侠和萧大侠感情好,今日一看果然不虚。”有人笑道:“也好,早闻薛大侠短兵用得一流,但一直没有幸见识到,改日咱们比划比划,就当是给大家解解馋!”
  薛时济挠挠头道:“惭愧惭愧,都是江湖上的朋友给面子,论资历,我哪能排的上号啊。”
  众人又笑着互相挤兑了几句,厨房中传来浓郁的香味,村中的农妇和汉子捧着一大锅鱼汤出来,笑道:“诸位侠士赶路辛苦了,喝点儿鱼汤暖暖胃吧。”
  “好香啊!”薛时济的鼻子动了动,一旁的萧朗连忙站起来道:“惭愧,我们借住在这儿已经是打扰了,怎么好意思再麻烦你们呢。”
  农妇笑道:“哎,说什么打扰不打扰的,能为你们这些大侠做些什么,我们就很开心了。我们家妞妞还希望萧大侠能在这儿多住几天,她还说长大后要嫁给萧大侠呢!”
  众人哄然大笑,薛时济看热闹不怕事大,带头拿碗去盛汤,递给萧朗道:“这门亲事我替萧大哥答应了!妞妞,咱们可说好了啊,你好好孝敬爹娘,等你长大了,哥哥亲自押着萧大侠来娶你!”
  门后偷看的小女孩羞红了脸跑开,众人又是一阵大笑,萧朗无奈地摇了摇头,朝着一旁捂嘴乐着的农妇微微点头道:“汤很鲜美,多谢。”
  一锅浓汤还未喝完,一人从门外匆匆赶来,见到薛时济,也来不及惊讶,转头朝着萧朗道:“萧大侠,方才我和阿虎去巡视,发现一人浑身是血地躺在山下,身上带着伤,还没来得及问发生了什么,他就断气了!”
  阿虎在后边进来,还扛着一个浑身伤痕的男人。农妇惊叫一声,捂住了眼睛。一旁的汉子皱了皱眉,上前仔细端详,萧朗示意人将农妇扶回房去,轻声道:“这位大哥,你是不是认识他?”
  “有些眼熟。”那汉子道,又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半晌道:“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兴安村的人,我之前去过一趟他们村子。”
  “兴安村?离这儿多远?”
  “不远,五里路。”汉子道:“就在旁边那座山的下面,萧大侠,你们要去的话,我能带路。”
  “那就麻烦大哥了。”萧朗转头吩咐道:“阿虎,你和胡大哥带一队人留在这儿,注意一下村周有没有异动,务必要保护好村子里的人。剩下的人和我一起去查看,有什么突发情况的话,用信号弹喊我回来。”
  那兴安村倚靠在一座悬崖之下,一旁环着条不浅的河流,村民平时就倚靠着这水源过日子。
  萧朗赶到的时候,那村落已经被一片浓重的异味所笼罩,房屋烧焦的味道和血腥味混合一体,浓黑色的血淌过村中的道路,一直延伸进他们赖以生存的水源中。
  “应该是天色太黑了,下雨火也灭得早,才没被人发现。”薛时济从村前的一具尸体前走过,蹲**,用袖子将那尸体脸上的血污擦干了:“阿虎他们带回来的那个人腿上有伤,五根手指头都被磨平了,应当是费尽了全部力气爬过来想要来求救。”
  萧朗蹲**,为那死不瞑目的村民合上了眼:“都是寻常人家,此处又如此偏僻,怎么会惹上这样的杀身之祸。”
  薛时济也不解道:“难道是遇上了劫匪?可是一来这村落也不是什么富裕的所在,二来就算是劫匪,也不至于作风这般残忍。”
  二人对视一眼,萧朗道:“分头查看,小心行事。”
  多亏先前那场雨,房子还没被完全烧毁。萧朗带着一队人绕开那些已经被烧得乌黑的篱笆,推开一座木门,屋子的主人早被一剑毙命,萧朗暗道一声得罪,上前翻看对方的伤口。
  伤口刺得很深,是迎面的姿势。村民的脸上还带着惊惧的表情,萧朗扫了一眼屋内,虽然有过翻找的痕迹,但重要的财物却依旧留在柜中。
  那些人并非像是为财而来。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