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生随死殉+番外 作者:藕香食肆(六)

字体:[ ]

作者,观察细节的能力非常强。何况,谢茂说得明显,王勇心不在焉的失态也很明显。加上昨夜谢茂出来就奔派出所报警,容舜还能不明白怎么回事?
  昨夜衣飞石歪在谢茂怀里打呼噜时,容舜就组织公司内精英,对顶呱呱食品厂的灵异事件进行情报搜集汇总,这会儿已经有无人机在顶呱呱食品厂内监控,相关涉事人身边也都有了不太合法的秘密跟踪监听。
  李吉是顶呱呱食品有限公司董事长李大红的大儿子,也就是底下人口中的大李总。
  “说说他?”谢茂问。
  顶呱呱食品是神牧集团的子公司,李家二少李幸就是容二少的跟班,容舜和李家却并不熟悉。
  容家本身的产业非常庞大,神牧集团仅是其中微不足道的冰山一角。作为长房长子,容舜跟随祖父母常年在京市生活,分管的也是安全产业,他也是昨天才带着团队专机抵达杭市。
  可他介绍起李吉的情况来,就好像他真的认识李吉一样,情报非常详细——
  “他比李幸大十二岁,是李大红前妻所生。美国留学回来之后,一直在顶呱呱工作。”
  “和一般富二代不一样,李吉很踏实安分,不炫富,不贪色,大部分时间都花在厂里。每天早上八点出发,十点半到公司,看前一天的产量报表,听取各部门意见,中午会有一些当地的宴请,下午主要见朋友联络感情,三点半离开公司。”
  “比较奇怪的是,他今年三十五岁,依然没有结婚,没有孩子。”
  李吉有出国留学的经历,接触到比较西方的思想,晚婚晚育或者丁克,都是有可能的。
  然而,顶呱呱食品有限公司的年销售额近五年都达到了五亿,每年的净利润都是很稳定的近七千万,这个数据搁杭市不值一提,在乡下就是数一数二的纳税大户,顶呱呱的富豪了。
  守着这么一份资产,却不赶紧娶妻生子继承?这不符合华夏人的价值观。
  何况,李吉还有一个异母弟弟李幸,他不赶紧生下儿子,继承权很可能落到弟弟手里。就算李幸是个不成器的纨绔,李吉能撑着三十五岁都不结婚、不生孩子,这也是很离奇的事情了。
  “照你所说,他是个很踏实勤谨的人。厂里失火,他的父亲李大红死亡,他是目前唯一能做主的人,立刻从杭市赶来主持大局、顺便稳定军心,这是情理中的事?”谢茂仍旧问容舜的意见。
  容舜还不及答话,就有人发出不屑的嘲讽声:“他?他就是个混混。”
  启平镇的这间速9酒店开在新修建的城市广场上,楼下几间小店也是很现代城市的风格。这一间过桥米线店里摆着几张古色古香的桌椅,靠里是明厨亮灶,一个出餐口,还有一个小小的点餐台。
  发出嘲讽声的就是一个坐在点餐台里边的中年妇女,看上去五十岁出头,精明干练。
  “你们说的是顶呱呱食品厂的李吉吧?李大红的儿子。他妈在他八岁的时候,跟一个香港人跑了,李大红天天骑着个自行车去宁市卖鱼,没人管他。哼,小西斯,头几年就拔人电话线摁人门铃,再大些就跟人混社会哦,阿婆的买命钱都抢,他爸爸天天去派出所捞他。”
  “十四五岁就跟着人拦路抢劫,欺负小学生,他家也不缺饭吃,就是天生坏胚。”
  “后来他爸爸送他出国念书,人模狗样地回来。装得蛮像样子。”
  说着,她很不高兴地拍拍手,“从前砸我家两块玻璃呢,也没说赔给我!今天坐奔驰车,明天坐宝马车,坐着不亏心么?”
  小镇上的居民大多数都认识彼此,李大红身为镇上鼎鼎有名的企业家,在老街坊口中也就是个骑着自行车去卖鱼的老邻居,不少人都知道他老婆跟香港人跑了的窘事。
  算算这老街坊说的岁数,李吉十四、五岁的时候,那也是二十年前的事了。
  这老太太反反复复把自己家被李吉砸碎的窗玻璃说了二十分钟,衣飞石连忙把半碟子醋泡鸭掌吃下肚,容舜买单,谢茂带着衣飞石跑路——
  就这半小时里,谢茂都学会了好几个骂人的词语,什么贱儿饭,鞭三饭,小西斯……
  吃过饭也无处可去,谢茂仍旧在等派出所的消息,二人重新回了房间。
  容舜带着PAD进来,连接了无人机上的摄像头,直播在顶呱呱食品厂里的监控画面。
  “这就是李吉。”容舜指着画面上的人说。
  衣飞石很认真地看着平板电脑上的画面,他在门卫室里见过监控画面,也见过李幸手机里播放的自己跳货车的视频,还因监控在越狱时被捉住过,对此不陌生。
  八号车间已经被烧得一片狼藉,消防队已经退了,工人们正在清理现场。
  看了差不多三四分钟之后,衣飞石指着画面的某个地方,说:“他看了三次。他知道那里有东西。”
  容舜神色凝重:“尸体?”
  衣飞石也认为是尸体。
  不过,转身见谢茂歪在床上看电视,不大感兴趣的样子,他就知道这事不对,“先生?”
  “不用这么费力盯着,已经报警了。”谢茂懒洋洋地翻着频道,找了一个时装剧,“有没有东西,是什么东西,挖出来才知道。也得他们做贼心虚地自己去挖——万一是一坛子金元宝呢?”
  他随意瞥了容舜拿着的PAD画面一眼,李吉正在和某个主管似的人物说话。
  “众目睽睽之下,他和王勇都不会动手。要挖也得是晚上。”
  “一夜没睡,你去休息吧。换个人守在门口就行了。”
  容舜觉得以衣飞石的身手,足以应付肘腋之变,他对自己的安保团队也非常有信心,便答应一声,收起PAD准备去休息。
  临走时,谢茂叮嘱:“就在隔壁房间,不要离我太远。”
  容舜丝毫没想过谢茂是要保护他,满以为谢茂是被两次谋杀吓住了,忙答应说:“是,我就在隔壁房间。您有事喊一声我就能听见,我的同事也非常优秀,请相信我们的专业服务。”
  谢茂不置可否,倒是衣飞石笑了笑,说:“你安心休息吧,我在这里。”
  房门拉上之后,屋内仅剩谢茂与衣飞石两个人。
  “吃饱了吗?”谢茂问。
  衣飞石活到五十岁也是每餐必食大肉,中午吃的过桥米线里只有两个鹌鹑蛋,几片鹅肉,哪怕后来加了一碟子醋泡鸭掌,他也完全没吃饱。
  不过,摸摸自己的肥肚皮,衣飞石违心地说:“饱了。”
  房间的窗帘从昨晚进门就一直拉着,这会儿也没打开。谢茂直接从随身空间里掏出那条被符印烧焦的大蟒蛇尸体,说:“昨晚得了件好东西,极其养身。左右无事,你来烤上,咱们分吃了。”
  衣飞石看着地上铺着灰褐色的地毯,眨眨眼。怎么烤?打火机吗?
  古人和现代人都无法理解未来修真科技的方便伟大。
  谢茂先把蟒蛇给衣飞石拿着,问他:“你吃不吃蛇?”
  衣飞石只爱吃羊肉。其他的肉都很无所谓,可吃可不吃。只是皇帝说这是“好东西”,要和他“分吃了”,他怎么舍得让皇帝扫兴?很捧场地点头:“吃呀。喜欢吃。”
  谢茂就从随身空间里拿出一个快捷篝火,就是一张纸,纸上绘着碎石围砌而成的篝火。
  他把这张纸放在地毯上,指尖轻轻一点。
  轰一声,熊熊烈火就烧了起来。
  原本在纸上二维的碎石篝火堆,竟然瞬间变成了实物,烧得十分热烈。
  谢茂拿出一把玉刀,切下蟒蛇的头颅,指点说:“异种灵物皆有窍- xue -,藏慧其中。你看着蟒蛇死后双眸化作绿碧之色,莹莹如玉……”
  “这就是它的窍- xue -?”
  “这就是它的临死一击。”
  谢茂用玉刀把蟒蛇两个眼珠子挑出来,放进一个玉瓶中,就似两颗漂亮的翡翠珠。
  “你要记住,活着的异兽,身上越是鲜亮夺目、神光奕奕的东西,越是宝贵。一旦它们死去,尸体上任何看似瑰宝的东西,都能害人。蟒本无毒,一旦死后,遗下的两枚蟒珠则是剧毒之物,凡有情众生,沾之即忘凡尘,不知饮食,不知疼痛,有人照顾才能活着,没人照顾……”
  衣飞石明白这个道理。这种毒太奇妙了。居然让人忘记吃饭,忘记疼痛的滋味。
  如果一个人生活,却不记得该吃饭,就会活生生把自己饿死。
  谢茂把两颗蟒珠收好,说:“你如今还未筑基,不懂法门。这东西不能给你玩。”
  衣飞石心道,我又不是八岁的孩子,并不想玩这要命的东西。
  紧接着谢茂就开始剥皮切肉,串了大概三斤蟒蛇肉,给衣飞石拿着:“你要码什么作料?我这里有些星盐……”
  衣飞石才把那蟒蛇肉放上篝火堆,原本无烟的篝火堆瞬间窜起一丝烟气。
  这就惹了祸了!
  如今的酒店消防查得很严格,所有房间都有烟雾探测器。
  这边烟气才飘了上去,消防管道自动开闸放水,一个房间里就有两个喷水笼头,水压又大,噗噗地疯狂洒水,整个房间瞬间变成水帘洞。
  倒霉的篝火被扑灭了,衣飞石眼疾手快掀起被子,挡在谢茂头顶上——
  “我进来了!”
  门口站着的安保人员迅速推门而入,刚好被喷了一脸水。
  看着满屋子的狼藉,所有闻讯而来的安保人员都是一言难尽的表情。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