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生随死殉+番外 作者:藕香食肆(七)

字体:[ ]

舜的手机,拨通衣飞石的电话。
  电话铃声就在门外响了起来。
  “老师,老师你快来!”张伟强动作夸张地推开门,着急地把门外三人迎进来。
  谢茂步幅很大步速很快,行在最前,张伟强才将门打开,三两秒他就走近了容舜的床前,一颗平安花种子喂进了容舜嘴里:“咽了。”
  有点哽。容舜艰难地把那颗种子咽下去,看着走进来的衣飞石,笑着打招呼:“老师。”
  平安花落在病灶之上,瞬间生根发芽。容舜原本靠着药物镇痛的胃竟然再次掀起痛楚的波澜,哇哇吐出好几口黑血,夹杂着一些病变腐烂的黏膜组织。
  “你喂他吃什么了!”张伟强老母鸡似的护住了容舜,满脸紧张。
  凶猛吐血的容舜渐渐安静了下来,他用纸巾擦了嘴,摸了摸曾经剧痛的胃:“不疼了。”
  “治标不治本。”谢茂摇头。
  平安花的种子只能暂时抑制住诅咒在容舜体内扩散,生发的力量与腐坏的力量进行抗争。
  然而,谢茂能感觉到,那股诅咒的力量非常强大,平安花顶多扛住十二个时辰。一旦平安花种子完成生根、发芽、开花的过程,到花落的瞬间,诅咒又会重新攻伐容舜的身体。
  他不是咒法大家。
  到他的时代,修真联盟明文禁止施用诅咒,且有极其廉价高效的纯阳水横空出世。
  一瓶纯阳水饮下,从此不被任何诅咒困扰沾染。几乎大部分人在出生时就会饮用纯阳水,这也导致蛊师大巫纷纷绝嗣,诅咒系全面势微。
  ——就是因为对付诅咒太容易了,他的随身空间里根本没有准备这种药剂。
  常燕飞蹲在容舜吐出来的血块中看了好久,说:“这是我家的草泽咒术……”
  所有人都齐刷刷地看向他。
  “我知道怎么解……”常燕飞吞吞吐吐。
  “那你快救救我们舜哥!”张伟强恨不得抱住他亲一口。
  “可我解不了。”眼看张伟强要打人,常燕飞飞快地解释,“施咒的人修为深厚,我就算拼着重伤折损修为的风险去解——也解不开。你到底……惹谁了?”
  他小心翼翼地看了容舜和衣飞石一眼,“我……大姑?”
 
 
第324章 乡村天王(83)
  容舜的沉默肯定了常燕飞的猜测。
  宿贞对容舜下了一个诅咒。一个极其恶毒、损害健康乃至生命的诅咒。
  这荒谬的作派让谢茂和衣飞石都难以理解,养在身边的十多年的孩子,这孩子前不久还替她出了一次车祸,不说是个人,养条狗都有感情了吧?容舜是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错事,让她狠下杀手?
  衣飞石深吸一口气,拿出自己的手机,考虑再三之后,问谢茂:“我要救阿舜。”
  给宿贞打电话。
  常燕飞救不了容舜,宿贞肯定能救他。
  不过,这个电话拨出去,宿贞肯定会谈条件。他们要么对宿贞妥协,要么对宿贞施以强制措施。不管做哪种决定,目前都必须由谢茂来评估后果,决定怎么办。
  容舜一直安静地躺在病床上,似乎对自己的健康漠不关心。
  直到衣飞石说要救他时,他才红了眼眶,倔强地不肯看衣飞石和谢茂。
  他仰慕期盼了一辈子的母亲,给了他一份胃癌套餐,他一度戒备提防、相识不足三个月的老师,却愿意为了救他做退步和妥协。
  他感觉到一种由衷地可怜,为他自己。
  “不着急。”谢茂现在更不想招惹宿贞了。
  那个疯婆子,连容舜都伤害,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常燕飞解不了的诅咒,不代表他也解不了。
  张伟强怎么能不急?听见谢茂阻止衣飞石救容舜,他上前一步猛地跪在谢茂跟前:“谢先生,你行行好,我们舜……”
  “张伟强!”容舜厉声制止,“你起来。先生和老师会有安排。”
  谢茂笑了笑,上前摸摸容舜的脑袋,安慰他:“你放心。替我办事,总不会让你吃亏。”
  宿贞还能为了什么事对容舜发疯?这两天宿贞始终没能来骚扰衣飞石,显然都是容舜的安排。不管容舜阻止二人见面是为了谁,那日拒绝再见宿贞是衣飞石的吩咐,容舜照办了,谢茂就会护着他。
  “常燕飞,你来。”谢茂就在病房窗边靠着,拿出纸笔,“跟我讲一讲这个咒术。”
  他是不怎么懂咒术。常燕飞不是懂么?
  这个世界的本真就是那么一回事,咒术也不过是另一种能量的运用方式。哪怕是现学现卖,他也有十二个时辰。
  实在学不会,那时候再找宿贞好了。
  手里拽着宿贞的心肝宝贝儿亲儿子,谢茂不觉得自己会输。
  张伟强不怎么安心地凑近容舜身边,小声嘀咕:“靠不靠谱啊。”现学啊!
  容舜也不知道。
  不过,曾经面色凝重的衣飞石恢复了从容,还能慢条斯理地削苹果。容舜觉得,应该靠谱吧?
  衣飞石削了两个苹果,挑最好的果肉端到谢茂跟前。
  谢茂一只手在小本子上做笔记,一边吃苹果。
  旁边给他讲课的常燕飞苦逼极了——他感觉自己好像在自说自话,谢茂完全不听他的,不给回应也从不疑问。有时候,他觉得自己讲得乱七八糟,搁他自己听,肯定一头雾水。谢茂还是没反应。
  半个苹果吃完,谢茂本子上写了七八页常燕飞根本看不懂的符号,点点头:“行了。”
  他在衣飞石捧着的碟子里再拿了一块苹果,示意剩下的赏了常燕飞。
  常燕飞苦巴巴地捧着衣飞石递来的碟子,小心翼翼地问:“表弟啊,你说,老大他这是听懂了吗?”我自己都讲糊涂了!
  “先生说行了,九成是行了。”衣飞石擦了擦手,跟回谢茂身边。
  谢茂也不顾什么形象体统,就在病房里仅剩的小空间里坐了下来,从随身空间里一次次摸东西。
  宿贞对咒术精修多年,空口诅咒不必假借外物。谢茂初习咒术,想要达到她的水准是不可能的。
  他必须借助一些很原始古老的咒物。他所拥有的种植系随身空间里有一个植物基因库,许多原始星球的植物都有样本留存,格物致知是种植系的基本功,他了解自己栽种收藏的每一种植物属- xing -。
  常燕飞讲课的时候,他已经在扒拉自己能用哪些东西做咒物了。
  他手里的植物弄得众人眼花缭乱,有花有草有枝有桠有根- jing -有块垒,拿出来之后,还会被他稍微加工一番,没多久就积攒了差不多三斤,仍在地上,看上去像是一包中药。
  “找个盆来。土盆苔痕更好。”谢茂随口支使。
  常燕飞答应一声,张伟强就先跑出去了:“我去我去!马上回来!外边有花盆!”
  谢茂施咒的方式和常燕飞家传所学完全不同,他看得都快哭了:“老大,您这是真的懂了吗?”
  和我从小学的完全不一样啊!我跟你说的,好像也不是这样吧?虽然都是圆圆的盘子滴溜溜地转,可是,我跟你说石磨,你去搞了个摩托啊!
  谢茂已经把咒物准备好了。他胸有成竹,并不认为自己会失败,剩下的只是完成。
  张伟强没回来之前,他还打了个电话,问丁仪:“什么时候走?”
  “晚上十一点。机票和护照会送到你手里。”丁仪那边似乎很忙碌,声音嘈杂,“你要带常燕飞一起走?”
  谢茂直接挂了电话。
  他不止要带走常燕飞,还要带走容舜。把容舜留给宿贞这个疯子,天知道她下一步会干什么?
  “晚上十一点飞伦敦。能走吗?”谢茂问容舜。
  容舜因为工作- xing -质特殊,总共“拿”了十二个国家的护照。这其中当然用了不合法的手段。他没有说自己的详情,只点点头,说:“可以走。”
  “有件事你去办妥。”谢茂吩咐。
  他打算把衣飞石放在随身空间里偷渡到伦敦去,为了不让宿贞跟来捣乱,需要伪造衣飞石的行踪。
  他们去伦敦,再给衣飞石买一张去纽约的机票。相关后续由容舜去办妥。——这对常年干安保工作的容舜而言,故布疑阵非常简单娴熟,他们拥有一整套经验。
  张伟强没多久就抱着花盆进来了,身上还沾着土,差点被护士轰出去。
  谢茂把所有咒物放进带着青苔痕迹的土盆中,牵过衣飞石的手,说:“对付她,要用你的血。”
  用子血对付母亲,这是相当违背伦常的一件事。谢茂不在乎这个,不过,他怕极其封建古板的衣飞石接受不了。意外的是,衣飞石瞬间就用水果刀削破了手指,鲜血滴滴答答落在干枯古老的咒物之上。
  谢茂含住他的手指舔了舔,稍微止住血之后,抹上焕容自愈膏:“你这是生气了?”
  先有谢茂,再有容舜。衣飞石怎么可能不生气?他自问一向是个讲道理的人。哪怕沙场对阵敌我双方,杀得你死我活,大战之后,该挖坑挖坑,该厚葬厚葬,无非是各为其主。
  他理解不了的,是宿贞这种挥刀猛干自己人的疯狂。
  “先生,赶时间。”衣飞石不想谈论宿贞。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