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生随死殉+番外 作者:藕香食肆(八)

字体:[ ]

局长、几位警官为附贰,说说笑笑接二连三地盯着三个女孩子灌酒。
  几个女孩子仿佛早已习惯了这种局面,为首的董秘还知道聊几句开个玩笑躲几杯,另外两个,一个漂亮的女孩子酒量好,也很享受被男人簇拥哄闹的感觉,酒到杯干来者不拒,另一个则是有些呆,叫她喝就喝,不叫喝就低头吃菜——今夜的菜非常不错,除了羊汤羊肉,还有燕窝、鱼翅。
  眼见后来三个女孩子都有些醉意阑珊,馒头开始有意识地帮着挡酒。
  他不能拦着几个身怀恶臭地男人灌女孩子,就一次次拎着酒杯去敬酒。
  此时村支书和局长的目标都瞄准在女孩子身上,哪里耐烦和个部队下来的酒畜生纠缠?推了几次酒,馒头锲而不舍地来敬,言辞间火药味浓了起来。
  朱警官见势不妙,连忙拦住村支书:“老沙,老沙你喝多了,林妹妹,快给老沙拿块西瓜。”
  播音员喝得脸颊绯红,点了根烟,嘲笑着吐出一口烟圈,不屑地说:“你就让他喝呗。就他那胆儿,他还敢对小妹妹怎么样?”她妩媚的眼波飞了馒头一瞥,最终落在了谢茂脸上。
  村支书爱闹酒,喜欢灌女人酒,本身酒量真不咋地。这会儿也高了,哐当推椅子站起:“林戴宇,你看不起我!”
  “嗯哪。”播音员发出不屑又娇媚的轻哼。
  这他吗真的看不下去了。谢茂和副镇长笑了笑,说:“这是真的高了。要不咱们换个地方喝茶?”
  副镇长正在抽烟,目光落在脸色酡红的女孩儿身上:“没事儿,他们闹惯了。这样吧,你们一行旅途劳顿,先回酒店,下榻休息。这个地的事儿,明天到我办公室来,再聊。”
  谢茂笑了笑,说:“好。”
  馒头有些着急。这伙人明显对三个女孩子不怀好意,怎么能现在就走?
  谢茂起身和众人打了招呼,一反常态,对所有人都很亲密,不止握手,还拍了拍对方的肩膀。连喝得脸红脖子粗,醉意熏然的村支书也不例外。
  朱警官送他到门前,谢茂和朱警官握手,示意了里边一下。
  “我是警察。”朱警官说。
  谢茂相信朱警官的正义感,握手告辞。
  跟来的七个主食组成员中,只有馒头和炒面在桌上应酬,其余五人都在边上吃饭,一盆红汤羊肉吃下去,大冬天的个个热气蒸腾。馒头和炒面都喝了酒,粢饭团照例来给谢茂开车。
  “都是男人谁还不知道!那几个狗东西就是不怀好意!”馒头是城市兵,从小读武侠小说长大,当兵就是为了行侠仗义,很有点侠气,“老大你怎么就走了?咱们不能让姑娘被人糟蹋吧!”
  谢茂示意粢饭团开车。
  馒头挤在谢茂和衣飞石的车上,蹲着副驾驶位,始终不能服气:“咱怎么能走了?”
  粢饭团就在隔壁小桌吃饭,把一切都看得清清楚楚,一边把车驶出工厂大门,滑入工业区的车道,替谢茂辩解:“馒头哥,饭是她们愿意吃的,酒是她们愿意喝的,就有点什么事儿,她们自己能不明白吗?”
  “那也……”
  馒头被说得有点泄气。三个女孩子在酒桌上驾轻就熟的模样,好像也不需要他英雄救美?
  谢茂见馒头受了打击,第一次觉得这个作战时一板一眼的战术指挥官有些可爱,于是,他伸手在馒头肩膀上拍了一下。
  馒头酒量非常好,两斤白酒不上头。
  哪晓得被谢茂拍了一下,整个人就软了下来。
  这个过程不算太快,慢慢在馒头身体内酝酿。车辆抵达酒店时,馒头下车都蹿了个跟头。
  后车下来的几个主食都不明内情,上前嘲笑馒头:“二斤哥,今儿是咋地啦?”
  馒头软绵绵地靠在粢饭团身上,浑身发软,和酒醉的状态一模一样。
  他连反驳解释的欲望都消失了,一心一意只想睡觉。被粢饭团扶上电梯,刷卡进了屋,几个主食毫不客气地把喝醉的馒头交给粢饭团照顾——粢饭团资历最浅,给前辈们当使唤是光荣传统。
  粢饭团把馒头扒光外套、拖上床铺的瞬间,馒头还在想,原来老大不是没帮忙啊……
  ※
  某厂休息室。
  三个喝醉的女孩子被抬上床,并排放在一起。
  副镇长趁兴而来,他没喝几杯酒,酒气上头微微泛红,心里非常清醒。床上的女孩子都来自某省农村,学历不高,为什么能在公司坐上办公室,她们自己心里也有数——这是有代价的。
  最开始以为不过是陪着喝喝酒,说说荤笑话,让老男人占一点手上的便宜。
  老板会给奖金,私下给各种福利,报销个国内游,一些礼品券……到最后,就像今天这样,喝得烂醉如泥,被送到了休息室。这也是心照不宣的潜规则。
  副镇长看中的是酒桌上最呆的女孩子。
  这三个女孩子都是同学。董秘最先找到这份工作,随后就把家乡的同学都带了出来。
  这间厂子的老板乔总过来打过招呼,就这个坐在桌上拼命吃吃吃的小呆子是个“原装货”,刚来不到两个月,正在老男人的欺哄和美酒美食中混乱适应着。
  副镇长越往屋里走,越觉得浑身发软。这酒怎么这么厉害?
  他记得自己根本没有喝几杯,酒量绝不至于喝醉!看着眼前活色生香的三个小妹妹,他的热情都似乎被困倦疲惫拖崩溃了,踉踉跄跄闯到床前,抬手的力气也没有,哐当倒下。
  所有被谢茂拍过肩膀的男人,全都挨在沙发上、床上,呼呼大睡。
  ※
  朱警官上个厕所出来,副镇长和三个女孩儿就不见了,他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是个洁身自好的警察,平时和镇上几位说得上话的领导吃吃喝喝,那也是“工作”需要。
  ——华夏是个人情社会,官场上任何人想要向上努力,都免不了人脉广阔、消息灵通。待在机关、单位里埋头苦干?屁用没有。
  他肯去吃去喝,“熟人”交代帮忙的事情,只要不是丧了天良的大事,他能帮都帮了。
  不过,一般吃喝结束之后的活动,他都不会去。知道他有这份正义感,人也不会找他。
  正如粢饭团所说,女孩子们自愿来陪酒,自愿陪点别的什么事,都是成年人,你情我愿的,他脑子坑了才会去插嘴吧?只是今天被谢茂关照了一句,他也记得桌上有个呆呆的吃货小妹,一看就是个雏儿,就怕真出了事。
  谢茂没有去拍朱警官的肩膀,他这会儿除了有点上头,行动力保持得很好。
  找到一楼对门的休息室之后,他闯了进去,见副镇长一头栽倒在女孩子们的腿间,衣服裤子都整整齐齐的,这才松了口气。
  “镇长,我送你回家。”朱警官打电话叫来辅警,把副镇长架上车,直接拉回了宿舍。
  ※
  谢茂和朱警官都始料未及的是,这个世界上,并不只有男人具有危险- xing -。
  谢茂用拍肩大法放倒了所有酒桌上的男人,朱警官把几位领导都送回了家,在休息室沙发上闭着眼养神的播音员缓缓睁开眼,看着床上三个年轻秀美的女孩子,眼底透出一丝贪婪又厌恶的戾气。
  她踩着高跟鞋身姿摇曳地走近大床,骑在睡在左侧的女孩儿身上。
  那是三人中最漂亮、也最能喝的女孩儿,被酒桌上所有男人追捧,喝了最多的酒,连醉酒昏睡的模样都可爱得像是一只瓷娃娃。——林戴宇讨厌她。她夺走了自己的风光。
  “你以为你很能耐?男人堆里就属你最风光?”林戴宇狠狠剥下了她的裤子。
  ……
  夜里十一点。
  衣飞石向谢茂交了学费,二人正准备睡觉。
  电话响了。
  【出事了。】朱警官疲惫的声音从电话里响起,【机械厂那三个女孩儿来报案了。】
 
 
第380章 乡村天王(139)
  谢茂起身靠在床头,静静听朱警官简述案情,衣飞石帮把自己的枕头给他垫在身后。
  据朱警官描述,在酒宴结束之后,他打电话叫了几个辅警兄弟,跑了三趟,把在场所有酒醉的领导都一一送回了家。遗憾的是,没有人注意到别有用心的林戴宇。
  哪怕是见多识广的朱警官,也绝没有想过女人酒醉之后,需要提防的对象竟然会是女人。
  三个女孩儿烂醉如泥地躺在休息室,和林戴宇睡在同一个房间。林戴宇施暴的时候,两个女孩子全程无意识,一个迷迷糊糊地醒过来发现情况不好,也浑身发软无力挣扎。
  事情发生之后,林戴宇扬长而去,三个女孩儿酒醒之后都是懵的——这世上居然还有这样的事?
  董秘与小美都有交好的“领导”,酒色场中混熟悉了,若是被男人下了手还挺愤怒,女人嘛……这感觉非常微妙。毕竟不是真的男人。那位只会吃吃吃的呆妹子就不同了,在此之前,她还是处女。
  小呆很愤怒,坚持要报警。董秘与小美则无可无不可——对她们来说,好像没什么损失?
  三个女孩发生了激烈的争吵,最终同学之间还是达成了共识,要替小呆讨个公道!
  几个女孩子坐上三轮车到派出所报案时,天已经彻底黑了下来。
  具体林戴宇对三个女孩子做了什么,【写了JJ也会让我改】。朱警官向谢茂简单说了一遍,向他通气的同时也在抱怨:【她们要告林戴宇强女干,可是在我们法律上规定,强女干罪的主体只能是年满十四周岁具有刑事责任能力的男子,林戴宇和她们不存在法律意义上的- xing -行为,这都不能算强女干。】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