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生随死殉+番外 作者:藕香食肆(十)

字体:[ ]

们没有- sheng -殖隔离真是人类最大的不幸。谢茂翻了个白眼,已经从漂浮来去的五行中寻找到了天衡被修改的地方。
  虫族是个很彪悍的种族。
  能打能杀能征服,也能修改人类的基因谱,对人类进行改造,使人类变得适合繁衍雌虫的后代。
  这些都是谢茂未来记忆里就有记载的事情。
  让谢茂意外的是,这里的虫族居然能修改天衡?!
  须知世界之初是一片混沌,先天之炁运行- yin -阳,天地始生,日月乃行。
  伏羲演先天八卦教化天地之奥妙,文王做后天八卦明万事之体用,先天八卦讲的是世界存在运行的真理,后天八卦则完全依靠商周时华夏地理而行乾坤,也就是说,后天八卦这玩意儿在华夏得正着用,到西方世界就得反着用,总而言之,活学活用。
  新到一方世界,观其天衡,理其- yin -阳,八卦的方位很可能就得重新排列,否则万事不准。
  谢茂能感觉到这里就是蓝星,他使用的就该是地球上的修行方式,不用做任何修改。
  ——这虫族牛逼之处在于,它们把天衡修改了!
  虽不至于倒- yin -为阳那么恐怖,四时风水也皆齐备,然而,这里的天衡对修者不利。
  任何修行人处在这一方世界里,都会和谢茂一样,浑身肌肉紧绷,无法完成最基础的维生程序,比如说,心肌紧缩不放,直接就死了。
  这种修改太出人意料了,谢茂自认见多识广,也被这种- cao -作惊成了土包子。
  怎么可能做得到?就算小衣是- yin -天子,也不可能有这样的修为,去修改一方世界的天衡!这直接就是改变了整个世界的法则。
  小衣……
  谢茂不知道衣飞石在哪里。
  他只知道,衣飞石把他保护得很好,他在穿越过程中没有受到一丁点儿损伤。
  让他行动困难的,就是这个世界本身!
  如果天衡会限制他的行动,必然也会限制衣飞石。修为越高,就会被限制得越惨。衣飞石化身铠甲保护他,又莫名其妙失踪,这个世界又显出了如此恐怖的实力,谢茂一向沉稳自如,此时也有些慌。
  “人类,你想好了吗?”虫子再次提醒,冷峻的声音始终充满了耐- xing -。
  他确实是只很有耐- xing -的虫子。既然隐身咒对他无效,只怕在杂物间他就看见了谢茂的存在,然而,他能耐着- xing -子走出去,看着苏青松和沈争执,甚至他能潜在暗处,慢慢地等着谢茂走出杂物间,等谢茂在卫生间里蹲上三个小时,一直到谢茂踏出地下室,他才开口。
  他一直在观察谢茂的行动。
  他要确认谢茂是不是女干细,或是混入家庭的反抗军。
  当他发现谢茂确实对这个世界充满迷茫时,他确认了,这是个异星旅人。
  ——虫族不和宇宙中任何联邦、联盟签订协议公约,也从不加入任何组织。他们喜欢什么,就去抢什么,看见哪里丰饶肥美,就去哪里殖民。协约是懦夫的代名词,虫族只信奉铁血与胜利。
  宇宙里没有任何种族能与虫族比肩,虫族最尊贵,除了虫族,其他种族都是奴隶和牲畜!
  所以,哪怕突然出现的谢茂没有蓝星身份,不是殖民地土著,虫子还是决定奴役他!
  人类修士生下的蛋通常更健康,更有可能通过精英选拔,他需要一个精英虫崽儿,这关系到他的升迁,决定着他的前程。可是,合法的人类修士轮不到他这样的低等军官享用,非法的人类修士几乎绝迹,今天撞大运遇到了谢茂,虫子认为自己捡到宝了。
  “人类,你必须给我生蛋。”虫子重复道。
  谢茂轻轻吐出一口气。
  寻找到天衡被修改的不谐之处后,他当然没有把天衡改回来的能力。
  ——改不了天衡,还改不了自己吗?
  尽管这种改动非常痛苦,修行多年的法则说变就变,肺金变肺水,肾水变肾木,心火变心土……可是,不变就要被尿憋死,还要给个傻逼虫子生蛋,你说变不变?
  变,变,变,朕服了行不?!
  谢茂脸上一阵青白金红交错,七窍迸出鲜血,看上去就像死了一般。
  虫子脸色陡变!
  这个人类和所有野生非法的人类修士一样,开始七窍流血,他要死了!
  我的精英虫崽儿,我的晋升希望!
  虫子展开背后刀翼,修长冰冷宛如刀锋的翼翅遮天蔽日,挥舞着从楼上飞下。
  谢茂倏地睁开眼,眼角犹有点点渗血的痕迹,衬得双眸血红。几乎是在虫子展翅飞出的同时,他左手置于面前,右手藏在左手之中,刷地抽出一柄看似玩具的雷击桃木剑,轻盈上跃,纵于高天,快刀割肉的声响恐怖响起——
  谢茂一手持剑,一手拎着虫子的两只巨大刀翼,轻盈地站在阳台上。
  他将手里刀翼上下打量:“不错不错,刚好给小衣炼一套翼装。”
  失去刀翼的虫子白着脸滚落在地,浑身上下都是虫血。他冷峻英俊的脸上一片肃穆,依然没有半点愤怒焦躁的情绪,完全不负雌虫“虫型兵器”的美誉。
  “你是解放者。”虫子冷静地说。
  谢茂想了想,说:“我不是。不过,我很多兄弟都是解放军。保家卫国这活儿太高大上我可能做不了,保卫人类贞- cao -这么伟大的事业,我一定要参加。”
  说到这里,谢茂强行扭转修法,五脏六腑依然隐隐作痛,还有一种恍惚的不切实感。
  他心里忍不住咒骂,到底是哪个不省心的,把天衡改成这样,这是要把天下修士都坑死?哦去,朕心肝疼。是真的心肝疼!
  作者有话要说:  老谢:谁?谁动了天衡?被朕知道饶不了你!
  刘奕:……【怕怕】
  容苏苏:……【麻麻救命】
  容舜:……我。
  常燕飞:还有我还有我!师父快表扬我!
  老谢:我去你妈个大西瓜!(╬◣д◢)
 
 
第491章 两界共主(5)
  虫子卷起舌头抵住下颚,声带发出细细的震颤——这是雌虫间独有的联系方式。
  谢茂知道,虫子是在召唤同类。
  “砰——”
  楼下响起枪声,枪击打断了虫子的呼救。
  然而,虫子的速度太快了,枪响的瞬间他才发现有人偷袭自己,却能在子弹- she -中身体之前,强行躲开。雌虫的力量、速度、耐力,都全面超越了人类的理解范畴,在某种方面来说,他们鄙视宇宙中的所有种族,自认为高贵,也确实有其道理。
  楼下连连响枪。
  虫子连规避子弹的动作都不再做了,他站直身形,任凭子弹打在他的身上。
  虫子身上所有被子弹击中的部位,都有一闪而逝的虫甲浮现,抵御住子弹作用即刻消失。这使得硬生生挨了几枪的虫子看上去毫无损伤。
  谢茂想起了自己曾经穿在衣飞石身上的初级制服。
  那套制服的防御机制和虫子展露出的虫甲非常相似,受到伤害时被动防御,曾经救过衣飞石的命。
  他知道自己关于未来的记忆都是虚假的。那么,初级制服的诞生是否和虫族也有某种联系呢?在他那份不记得的“真实经历”里,人类是否也经历了虫族的入侵?
  好吧,这些都不重要。
  现在最重要的是解决掉虫子,先去出恭。
  楼下传来纪阳急促的声音:“根本打不死啊松哥!”
  苏青松冷静地换着他不熟悉的弹匣,举枪继续瞄准——
  虫子抬头看了谢茂一眼,倏地冲入屋内。
  “啊——”
  发出惨叫声的却是躲在花房里的沈越。
  谢茂穿过天花板,落到了底层客厅里,看着虫子白皙修长的左手穿过苏青松的胸膛,捏碎了他的心脏。虫子的手雪白,苏青松被剖开的胸膛鲜血淋漓,尤其是衬着虫子远比大部分人类男子英俊的体貌,看上去竟有一种残忍流离的苍白妩媚。
  苏青松面上毫无痛楚之色,就在虫子打算下一步捏碎他的脑袋时,他如同影子一般变成虚无。
  下一秒,虚无又变得真实。
  然而,被虫子捏碎了心脏、挟持在手中的人,却不再是苏青松,而是沈越。
  “虚实他身术。”谢茂更错愕了。
  他在修真大学选修了很多课程,但是,他所掌握的很多法术,并不靠着修真大学教科书照本宣科,而是他自己通过几个系的课程所自创——修真最强大的法术,99%都是修改版,自创版,因为,每个修者的道都不同,适合前人的法术未必完全适合自己,不会修改、自创法术的修士都是垃圾修士。
  虚实他身术是谢茂自创的法术。这个法术从原理到衍化,所有思维方式都是纯谢茂式的。
  他知道自己的记忆未必真实,可是,这也能作假?
  大概率不会假。
  苏青松所施展的传统道术与海族符号的结合版隐身咒,随手施展出来的虚实他身术,无不昭示着他与谢茂关系匪浅。这让谢茂更是一头雾水了。
  虫子杀错了人,原本应该愤怒,谢茂却发现虫子笑了起来。
  “苏,”虫子冷峻的语气中竟然有一丝欢喜,“我会宽恕你。”
  我记忆里关于虫族的一切都是真的,雌虫真的大部分脑子都不大好。谢茂刷地一剑斩向虫子的右臂,虫子才想起来身边还有个异星旅人,他翻身滚出去三四米,沈越的尸体被他摔了一地,鲜血淋漓。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