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生随死殉+番外 作者:藕香食肆(十一)

字体:[ ]

这么做呢?” 龙咎习惯地反问一句,正要自问自答。
  “怕熟人砍价。”铠铠说。
  “销赃。”刘奕说。
  “……”傀儡张张嘴巴,假装自己也抢答了。
  好吧,你们都说完了,我就不说了。龙咎跳过这个话题。
  ……
  那边在上课,谢茂则拿着虫子皮,随手炼化。
  他炼器的手法出神入化,从随身空间取用材料也没什么禁忌,常常是手心里突地出现一样材料,下一秒就完成了炼化过程,一般人根本看不懂他在做什么。
  偶尔遇到难啃的骨头,他就顺手递给衣飞石。
  衣飞石是君上一手教出来的,二人传承一致,炼器手法严丝合缝,根本不必谢茂叮嘱讲述,衣飞石接到手里就知道该做什么。粗坯加工成零件之后,再转手还给谢茂。
  光华一闪,零件就炼入法器中了,没有一丝半毫错失。
  他俩这动作不止龙咎看不懂,连在一旁喝茶看手机的宿贞都看不懂,手法太过高深玄妙。
  龙咎把准备好的面具一一发放给孩子们,因为知道刘奕未来的道侣是具傀儡,家里的傀儡也一直拥有人权,龙咎给傀儡也发了面具。几个孩子戴上面具之后,统一被拔高拉低到一米五的身高,声音也变成了统的雌雄莫辨的少年声线。
  铠铠一会儿戴上面具,一会儿摘下面具,享受着变身和变声的乐趣,玩得乐此不疲。
  另外两个黑影少年看着他。
  刘奕:傻逼。
  傀儡:幼稚。
  容舜接过面具,先送给宿贞,自己拿着在手里,说:“咱们现在去市里看看么? ”
  坐在沙发上的宿贞已经把面具戴上了。
  这让容舜有些错愕。
  戴上面具之后,所有人都是长袍黑影的模样,看上去跟摄魂怪似的。
  偶尔一个人走出去也罢了,一群人浩浩荡荡地出门,不得引人注目吗?这里可是在酒店里。外面还有照顾徐以方的内卫。真要这么走出去,马上就会被内卫扑倒。
  龙咎发出一阵娇笑:“老大可是青盟首席。
  宿贞问谢茂:“我曾给你一块令牌,‘青盟甲’。”
  谢茂暂时停下炼器的手法,在随身空间里找了找,把宿贞给他的那枚青盟首座令牌拿出来。
  两指宽、三寸长,黄金铸成,金灿灿一片。上面镌刻着“青盟甲”三个字。正是青盟首座令牌。所谓青盟甲,就是青盟排名第一。
  宿贞拿着这块令牌,用曲起的指节轻轻敲,空中仿佛荡起涟漪,揭开了层画。
  酒店宽大的落地窗外,景色倏地变了。
  原本是烟雨笼罩的一丛绿植花草,现在却成了一条横道蜿蜒的石级。
  石级左高右低,右手边是来时道路,左手边则有几个人守住门户,检查面具。这个小市场也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来的,分发面具的渠道很多,想隐蕆身份很容易,但不被欢迎的人也甭妄想自己做个面具混进来,门口会检查面具是否来自隐盟。
  而且,进入市场要交入场费。门口检查面具的几个人,顺便也把入场费收了。
  铠铠试着去推了落地窗一下,打算从窗户里爬出去。
  龙咎说:“小少爷,你可以直接走出去。”说着,他示范地穿过了那道玻璃窗。
  三个小孩先进去了,容舜赶着照看孩子,跟了上去。
  谢茂和衣飞石则落在了后面。原因很简单,这面具对谢茂有用,对衣飞石没用——他有了容苏苏的几千年修元,一个粗制滥造的小面具,遮不住他的本来面容。
  在窗户这一边能看见市内的场景,跨出那一道窗户之后,就无法看回酒店了。
  这是一个单向的通道。
  龙咎回头,只看见凄静的林子,宿贞和谢茂、衣飞石并未跟来。
  哪怕是宿贞见多识广也没遇见这么个破事——当今华夏修真界,还真没有衣飞石这么修为深厚的老妖怪,差不多六千年呐!六千年前,轩辕黄帝都还没出生。
  正挠头的时候,就看见衣飞石平静地拆了面具,和谢茂商量了两句。
  三秒之后,衣飞石也不必戴上面具,整个人就自然变成了长袍黑影的模样。宿贞想说这面具内带有不同的精神烙印,用以辨别真伪。后来想一想,儿子那么聪明,岂会看不出来?
  ——就算真的在门口被拦下来了,常宿贞的面子还进不去惊蛰小市么?
  稍微耽搁了两分钟,几人才离开酒店。
  容舜正在门口排队,等着交入场费。
  前来惊蛰小市的人不算少,这是新年之后的第一个交易市场,不少过年时得了长辈给的好东西的隐盟弟子都想来交易。但,人再多,也不至于排队几分钟吧?隐盟毕竟是个小圈子。
  主要是因为前面排队的人正在和守门的人吵架。
  吵架的核心矛盾是,进场人表示,今天不是正日子,大家都是随便逛逛,凭什么要入场费?就算要收入场费,去年一个人一千块,今年居然要一万,你娃抢钱嗦? !
  这个入场费把容舜都弄得有点懵。
  他是带了些现金,也不过两三万,因为他听说这里不是货币交易,而是以物易物。修真界的法器都很珍贵,如果真的要用货币交易,起码得六位数起价,谁会扛着一堆钱来买东西?
  点一点人头,加上龙咎,他们得买八张入场券,容舜也没有拎着八万现金出门]啊。
  出门在外,谢茂和衣飞石是不管俗务的,也不可能让宿贞- cao -心此事,容舜连忙打电话,想让助理送钱来。问题是,这地方倒是有信号,电话打出去了,助理也进不来?
  衣飞石见他懵圈,拍拍他的肩膀,给了他两块金条。小朋友,这就不懂了吧?
  谢茂则看着那个死要钱的守门人忍不住笑。他还记得这个人,陶家的年轻人,陶亭。守在门口看上去浩浩荡荡一堆人,其实只有陶亭一个活人,其他几个都是陶亭带来镇场子的傀儡。
  陶家啊,整个隐盟世家里最穷的家族,也是隐盟世家里最有骨气的家族。
  他们的坚韧和骨气,善良与忠诚,一直延续到了六千年之后。这是个伟大的家族。
  龙咎见谢茂盯着陶亭看,则和他简单说了一下陶家的情况,谢茂作为特事办主任,岂有不了解陶家的道理?不过,陶家会积极地前来维持惊蛰小市秩序,据龙咎所说,主要是为了赚外快——入场费。
  陶亭大概也有点不好意思,红着脸坚持地说:“现在物价飞涨,钱都不值钱了!去年八块钱可以吃一碗面,今年只能喝汤!不好意思,这是市委会规定的入场费价格!一个人头一万,要进去就交钱,不交钱不许进去!”
  前面又吵又闹差点打起来,宿贞在青盟横行霸道惯了,几时受过这样的冷待?居然要她蹲在背后等前面吵架交钱入场,简直不能忍!
  她大步上前,没有亮冰霜长鞭,腰间一松,一条镶着钻石的小皮带被她解下来。
  修士之间,气场一碰,便知道彼此强弱。宿贞往前这么一冲,许多修为不够的小朋友马上就退避三舍,不敢和她抢道。插队?这么强的人,插队你能怎样啊?你去打她呀!反正我不去!
  至于犟着不肯让道的,被宿贞刷地一鞭子抽开,也不得已让到了一边。
  ——宿贞没有伤人,皮带抽出一道柔风,把人轻轻搬开。这手段反倒比把人抽得乱跑更吓人了。
  “吵吵什么?今明两天所有人的入场费都记在我账上,你,查验身份登记造册,每天结市之后找我算账。”宿贞一锤定音。
  一个惊蛰小市,与会人数撑死了一千余。
  哪怕算_上几次进出,今明两天,也不过是几千万的入场费。这对宿贞而言,根本不算钱。
  所有人都被她风风火火的气焰镇住了。
  倒也不仅仅是因为“财大气粗”。
  事实上,隐盟世家里缺钱的不少,豪富也很多。能通- yin -阳懂风水知道趋吉避凶的家族,怎么可能真的很穷?陶家之所以穷酸得不成样子,主要是因为他们制作傀儡的材料太贵了。
  而是,这种匿名小市讲究的就是一个低调。
  这种场合,大家都老老实实地排着队,等着前面吵完了,我再交钱进去。
  突然冒出来一个人,气焰嚣张地说,我包场了,大家随便进——我去,你谁啊?有几个隐盟弟子就很不服气,刚才被宿贞一鞭子挪了个位置,在女朋友面前相当没面子。
  “真是好笑了,我没有钱吗?要你帮我交?”莫家英没好气地说。
  “你戴着面具来包场,人家找谁结账啊?” 莫家宝给倒霉的哥哥帮腔。哥哥好可怜,带未来嫂嫂来逛惊蛰小市,居然就被一鞭子抽边上去了,脸被抽得哐哐的。
  宿贞揭下面具,四下看了一眼。
  ……倒霉催的,这群小毛毛,全都是小字辈,听过她的威名,真没有见过她。不认识啊!
  只有莫家英的女朋友,来自东都花家的花栩栩小嘴微张,连忙拉住莫家英的手:“快快快! ”
  她拉着莫家英往前走,莫家英还以为她气不过要去打架,虽然觉得自己可能打不过那个妇女,但是,女朋友面前绝对不能怂!他给弟弟使了个眼色,走,打架去!
  哪晓得花栩栩走到宿贞跟前,满脸通红地鞠躬:“ 常姑姑,侄女花栩栩拜见。我,我爸爸是花孤竹,妈妈是连璇。”
  背后一群小毛毛都发出轰然议论。
  花孤竹,东都花家的二当家,当年青盟排名第四的天才修士。连璇,山- yin -上清派嫡传弟子,青盟排名第五的猛女这两位联姻曾经惊动了整个隐盟,毕竟,连璇这样的女修,结婚生子何等可惜?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