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一朝帝相+番外 作者:Kivey徒生

字体:[ ]

  《一朝帝相》作者:Kivey徒生
 
  文案:一开始的时候慕容壡(rui)从来没想过要流芳百世、扬名立万的,她只是想在黔州和严无为过着她们的小日子,逗逗小猫小狗再放放风筝,日子好不美哉,然后二三十岁的时候再挑个可爱点的小女孩收养了做女儿,依严无为贤妻良母的- xing -子定然会是个好母亲的,她就负责和女儿争争宠什么就好了,可是后来时局战乱,父兄战死,身为公主的慕容壡不得不回王都继承王位,行前她问严无为怕吗?严无为道,“怕你归去后有了三宫六院会忘了无为。”
  气的慕容壡当场就按着严无为同她拜了堂成了亲,洞房后慕容壡靠在床头一脸严肃,“我心意你岂会不知?”
  严无为笑而不语。
  回了王都继承了王位,慕容壡第一件事就立了严无为为相,大臣们上谏道,“王上使不得啊使不得!哪有立女子为相的道理呢?”
  慕容壡赞同道,“那不然我立她为后?”
  大臣:“......”
  于是严无为就这样成了大秦的相国。
  秦王爱相,同榻而眠,彻夜不眠,世人皆知,为尊其情谊,便称其为“一朝帝相”,慕容壡听后对严无为道,“帝字在前,孤应在上。”
  “哦?”
  慕容壡勃然大怒,“王上岂能在下?!”
  严无为斜了她一眼,慕容壡心虚道,“...也不是不可。”
 
  内容标签:天作之合 天之骄子 青梅竹马
  搜索关键字:主角:慕容壡;严无为;慕容器; ┃ 配角:顾名;方华;云泱; ┃ 其它:
 
 
第1章 楔子
  慕容壡果然应了她的诺,她若称王,严无为便为相,一切如同她们儿时所约定的那般顺利的进行着,只是在授相印的仪式上,两朝元老公孙矩却跳了出来,“王上,臣有话要说。”
  “哦,爱卿有话?”慕容壡坐在高高的王位上,束着王冠,着一身玄服,带着浅笑的脸上丝毫都看不出她此前还只是个不问政事,被贬苦寒之地的秦国公主,因父兄战死,被迫登上王位,以一己之力,抗下整个秦国命运的女人,今年,才刚刚二十岁,“准奏。”
  公孙矩行一礼,然后转身看着穿着身藏青色的相国服,三千青丝未束玉冠的女人,愤然道,“我大秦立世百年,此间国难危危,亦未所惧,而今又是因何而沦落,竟得立一女子为相?!传出去岂不受世人所耻笑?且不说这一女子,还是罪臣之后,王上此举,恐有不妥,臣恳请王上三思啊!”
  百官纷纷点头称是,此前因先王与太子均战死沙场,王室无后,只有一幼女,乃太子妃所生,时年八岁,因母族势力庞大,宗室不敢立其为王,这才迫不得寻回了被贬于黔州的公主壡,立为王,可这位新君继位后的第一件事便是封严氏罪臣之女,严无为为相,倏时,百官哗然。
  “嗯——”慕容壡拖长了声音,笑,“严无为。”
  “民女在。”
  “公孙大人说你难堪重任,你以为如何?”
  “禀王上,”严无为目光沉着,并无慌乱,只道,“民女有几问想请教公孙大人。”
  慕容壡身处高位,远远的看着殿中站着的女人,半刻,她点头允道,“准。”
  “公孙大人。”严无为不卑不亢的行了一礼,“敢问秦国律法中可有一条写有女子不可为相?”
  公孙矩一怔,甩袖道,“并无!”
  “那是否有一条写明罪臣之后不可为官?”
  “并无!”
  “如此,我若为相,可有不妥?”
  “你你你……”公孙矩愤而高声道,“强辞夺理!试问天下,哪国有立女子为相的?秦国开此先例,甚为不妥!老朽不才,奉秦两朝君王,若是今日不阻拦于你,百年之后,何以颜面见先王?!”
  严无为冷笑道,“君子有所为亦可有所不为:大争之世,天下纷乱,诸侯国大大小小二十余,有才之士千数万,公孙大人今日若是在秦庭之上因门户- xing -别之见拒之,莫说百年以后,你现下便无颜见人!”
  “你你你……满口胡言!”
  “臣有话讲——”慕容壡堂叔慕容启上前一步道。
  慕容壡微微一笑,谦卑道,“堂叔请讲。”
  “嗨。”慕容启礼毕,站起身来对气得发抖的公孙矩客气道,“公孙大人两朝元老,爱秦之心,世人皆知。”
  公孙矩重重地哼了声。
  慕容启又道,“然则,严姑娘所言不差,若今日我大秦因严姑娘是一女子便拒于门外,来日天下学士,皆会笑我秦国狭隘。”
  “可是这……”公孙矩一听这话便想出言反驳,却被慕容启宽言道,“公孙大人莫急,待我说完。”
  “严姑娘。”慕容启端端朝严无为行一礼,“我知姑娘乃名师之后,久负盛名,然,治国□□非一朝一夕,也非书中三言两语便可尽然。姑娘若要为相,可否将治国之策娓娓道来?我等皆洗耳恭听,遵其教诲,也可推姑娘为相,定国人之心。”
  “候爷抬举,无为便尽言了。”严无为轻轻一笑,朗声道,“秦,立世百年,以武闻世,秦人悍勇,秦剑所指之处,所向披靡。然则,大争之世,诸子百家,各国闻新变法,秦虽善战,却不可尽逞匹夫所勇,而今诸侯国二十有余,远则距秦上万里,近则临秦而居,秦善战,不怕打——但我想问一问诸公,二十余国,秦要有何等国力才可与之一战?”
  朝臣一时面面相觑,被问的哑口无言,严无为说的不假,秦人好战,能战,但常年打战,秦国也耗不起,别的不说,就说近的,先王与太子便是好战之人,一意亲临沙场,岂料沙场阵变,竟不幸战死,导致秦庭动乱,继位无人,迫不得已才迎了公主壡继大秦国祚,立了秦国的第一位女君王。
  慕容启沉默了片刻,道,“姑——先生有何高见?”
  “——效鼎。”
  “效鼎?”慕容启讶然道,而坐在王座上的慕容壡却是面带微笑,一派悠闲,丝毫不感惊讶,慕容启敛了敛神色,朝严无为行了一礼,“恳请先生赐教。”
  “王,通天地人者,鼎,王器也,三足而立,安社稷之要。此喻江山:若秦一家独大,列国则会群而攻之,秦不敌众,可若秦一味避让,则会让列国存觊觎之心。严某无才,愿献国策:当今天下,能与秦三分天下的无外陈楚两国,与其连盟;而对列国,远交近伐,此时为友,彼时为敌,如此,可保大秦百年无碍。”
  “那……百年之后呢?”
  “其间百年,秦,上定朝野,下定民心,实兵役,兴农田,秦国可一方独大,百年之后,秦国只要出一位,一位有志向,有野心的君王,一统天下——手到擒来!”严无为冷冷一笑,“就算百年内出不了这样的君王,若用我之国策,秦,亦不惧陈楚!”
  “善——”慕容壡拍案而起,不待朝臣反驳,杀气凌冽道,“严先生之言,甚得孤意,有朝一日,我大秦必定扫荡中原,一统天下!彼时,何人不知秦,何人不惧秦?!诸位——孤欲封严无为为相,可还有异意?”
  闻言,百官作揖贺道,“恭贺我王,得此良相。敬贺严相,佑我大秦!”
  内待官高声道,“授印仪式——始!”
  慕容壡走下王座,一步步地走到严无为身前站定,二人皆修长身材,双十年华,鲜衣怒马,同为女子,胸志之大,举世罕见,以才立于大争之世,一人为君,一人为相,军政相铺,执手为秦开僻了一统天下的道路,名垂青史。
  后人尊其合称为:一朝帝相。
  “严无为听诏。”
  “民女在!”严无为俯身行大礼道。
  慕容壡接过内待官递过来的相印,弯下腰,亲手将相印别于严无为腰间,女子细香,随风而入,慕容壡轻轻一笑,微侧了些许头,贴近严无为的耳侧,轻声道,“此后,史书之上,大秦江山,便会刻下你我之名。”
  严无为低头清浅一笑,风华绝代,“臣严无为,拜谢王上,吾王,万岁——万岁——万万岁!”
 
 
第2章 1
  慕容启在府里用过朝食后便进了宫,年节百官休沐,直到正月初十了过后才开朝。出门的时他的妻子唤住了他,“相公。”
  “怎么了?”慕容启今年不过三十五岁,成年后便被封为定安侯,袭十五爵,出宫开府定居,同年娶了大史大人的长女吕晶为妻,吕晶- xing -子温婉,嫁给了他后没几年便为他添了两男一女,现下大的十四岁,小的才七岁。秦人好战,又尤其是王族里的人,这些年因为争战,慕容一氏子嗣凋零,去年先王与先太子战死,整个王族里竟找不出一个适合的子弟来继承王位,逼不得已,才拥护了公主壡为王,像慕容启家这样有三个孩子的,王族已经没几个了。
  “我做了些点心,你进宫带给壡儿。”
  “都说了多少次了,她现在已经是王了,不是公主壡了。”慕容启再一次地纠正道自己的妻子。一面接过递来的食盒,“你啊,宫里什么没有的?还要专程做了让我给王上带去。”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