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舌尖上的征服[GL] 作者:白娘子(一)

字体:[ ]

  书名:舌尖上的征服
  作者:白娘子
  文案:三十如狼,四十如虎。
  狼虎之年,沈绛年和沈青訸,初次见面就天雷勾地火。
  人前都是衣冠楚楚,端庄优雅的御姐范儿,人后……
 
  内容标签:强强 虐恋情深 职场 商战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青訸 沈绛年 ┃ 配角: ┃ 其它:
 
 
第1章 最新更新:2019-02-27 22:54:08
  形象气质佳的沈绛年,将在今天,度过她人生中还算是特别的一天——她的生日。7月24日,沈绛年的生日,最先发来祝福的,依旧是闺蜜,黎浅。
  钱串子:宝贝儿,生日快乐,想要什么礼物哈?
  0点刚过,黎浅微信发来信息,沈绛年还在看资料,抽空扫了一眼手机,才记起,今天她生日。
  沈绛年:不知道。
  钱串子:你愁死我得了,全年最愁的事,就是你的生日,你不说,我就随便送了。
  沈绛年:你敢。
  沈绛年并不喜欢过生日,但是,她却喜欢黎浅给她过生日。除了她们从小一起长大总是一起过生日成了习惯,最重要的原因是:黎浅每年都会在她生日给她安排一个惊喜。她们一起过了二十多个生日,没有重样的。
  钱串子:宝贝儿,你是我唯一用钱解决不了的人。【允悲】
  黎浅有钱,爱好赚钱,她的世界里,能用钱解决的,都不是事。可全世界,只有一个沈绛年,不能那么俗气,钱串子:不瞒你说,我今天真准备了一个大惊喜,就怕你不敢要,你要是有胆,绝对的福气满满。
  黎浅向来喜欢故弄玄虚,这是她一贯的套路,每年生日都要走的套路,沈绛年不怕:是吗?你这么说我可有点害怕哦~
  沈绛年还配合,钱串子:我说真的,这个惊喜,我酝酿了很久,也铺垫了很久。
  啧啧,想要她感动的泪水,沈绛年不领情:你骗鬼去吧,刚才还问我要什么礼物,分明是刚准备。今年的惊喜要是不特别,看我不踢死你。
  钱串子:你还不信,从你无数次跟我念叨相亲痛苦之后,我就想解救你了。
  沈绛年都是边看资料,边和黎浅聊天,一听这话茬,她直接发了语音,充满了威胁,“你要再敢给我安排相亲男,我宰了你!”
  钱串子:我保证,不是相亲男。
  沈绛年:得了,大半夜的,我懒得跟你扯,我明天,还有个会要参加。
  钱串子:那说好了,我给你准备的惊喜,你必须得要,等我确定时间,告诉你。
  沈绛年:随你折腾吧,你别过火,要不然,我会翻脸。
  钱串子:你等着- xing -福吧。
  沈绛年:……
  钱串子:手残,是幸福……
  沈绛年:请圆润地走开。
  沈绛年的工作,被更多人熟知的,是翻译,会的语言比较多,但最为精通是英、法、德、日、韩、阿拉伯语和葡萄牙语,但作为斜杠青年,沈绛年的技能远不止此,和文字相关的,她玩得都挺溜。可翻译的工作太忙,沈绛年没有太多时间做其他事,这不现在还在看明天的会议资料呢。会不大,是市内政府机关的交流会,邀请了德国专家,她被朋友请去帮忙。
  朋友也知道,沈绛年的时间比较值钱,开出价位挺高,沈绛年打趣道:“政府机关,这种会议,我记得可都有成本跟着的,出价不会太高。”朋友不好意思承认,她自己倒贴钱了,沈绛年只是笑笑,没多说。
  会议下午2点开始,但外宾一早就到,沈绛年也早起,跟着商务车去机场接外宾。德国大胡子,很有专家气质,见了沈绛年,礼貌地问好,言谈中,眼神离不开沈绛年。其实,作为翻译,这种眼神交流挺正常,毕竟,两个人需要眼神交流,掌握彼此的节奏。可今天这位大胡子,打量沈绛年的次数有点多,沈绛年也没去理会。
  一上午,沈绛年跟随着大胡子,也陪着市内的领导,参观走访了市内知名的高科技产业园。一路上,沈绛年几乎都在翻译,并没有时间想别的。临近到了中午,外宾吃了饭,休息时,沈绛年才有机会看信息。
  微信,上午8:00,钱串子:宝贝儿,惊喜基本上,没什么变数了,我还需要确定最后的时间,你肯定能去的吼?
  微信,上午9:10,钱串子:这次的惊喜,和以往很不一样,我希望你收到惊喜之余,不要受到惊吓。
  微信,上午9:45,钱串子:宝贝儿,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先跟你透个底,可要事先说了,就不是惊喜了诶,可不说……唉~
  微信,上午9:48,钱串子:我们赌一下,你中午之前不回复我,我就不告诉你了。
  微信,下午13:00,钱串子:哈哈,那就不告诉你了,答应我,宝贝儿,不管惊喜如何,不能当场翻脸,虽然,我觉得,你也不可能翻脸。
  沈绛年有些无言,这人,自言自语这么久,玩的嗨啊,闲的。嗡,又跳进来一条最新的微信,钱串子:今晚19:00,会有人给你打电话。
  沈绛年:你到底在搞什么鬼?把我电话随便给别人?
  钱串子:你吓我一跳,干嘛突然冒出来。
  沈绛年:……你在和我聊天,我回复难道不是正常的?
  钱串子:宝贝儿,今晚打扮漂亮点,答应我,如果和人家约了时间,不要迟到哈。
  沈绛年:我有种预感,你又在给我妈当走狗,给我安排相亲。
  钱串子:……我要向干妈告状,你说我是走狗。【大哭】
  不容沈绛年回复,有人敲门,沈绛年立刻收起手机,门外是给外宾安排的中方随行人员,“您好,现在要出发去会场了。”
  2点,沈绛年将手机调成振动,跟着外宾入场。说是会议2点开始,但是,外宾参与的环节在4点半。
  会议彻底完事儿,已经是晚上6点半。沈绛年中午几乎没吃什么,现在肚子饿的咕咕叫,“没事的话,我准备走了。”她和主办方打招呼。
  “绛年是吧,晚上一起参加晚宴吧。”主办方非常热情地邀请,沈绛年一再婉拒,哪知道,对方搬出了大胡子,和市内的大领导,沈绛年无奈。
  晚宴19:00开始,事实上,却是19:00才入场。宴会场,奏着柔和的音乐,熙攘的人穿梭着,沈绛年全程陪在外宾身后,陪他一一同市内的领导打招呼问候。等真的坐下来,已经是晚上七点半,沈绛年饿过劲儿了,外宾去洗手间了,她才有功夫坐下来喘口气,翻出手机,一个未接来电。
  沈绛年眉头一皱,陌生号码。愣神一瞬,突然想起什么,难道……黎浅说的是真的?
  号码是上海的,沈绛年在北京。
  怎么想都觉得不靠谱,但有了黎浅往年的生日惊喜安排,沈绛年犹豫要不要打回去,万一黎浅说的都是真的,她不仅不接人家电话,还迟到了……正犹豫,外宾回来了,沈绛年立刻收好手机。
  应酬,少不了酒。沈绛年实在不爱喝酒,酒量锻炼这么多年,也就正常的量。可今天,空腹喝酒,让她胃里火辣辣,人也有点晕。
  外宾、领导一堆,喝着白酒,说是随意,但国内的风气还是如此,领导敬酒,哪有不喝之理。沈绛年连喝了几杯,人晕的有点厉害,她借口去洗手间逃离出来,不打算回去了。
  人坐在二楼的阳台,电话响了。沈绛年强打起精神,翻开手机,陌生号码。
  脑子慢了半拍,想起来了,是之前的那个人,她接通,“喂。”
  “沈小姐,真是难约啊,既然无心见面,又何必答应,难道不知道爽约很不礼貌?”声音倒是不错的,但这话,实在刺耳。沈绛年胃里的酒正翻腾难受呢,小脾气窜出来一点火苗,“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你不知道前因后果,妄下论断,不觉得有失公正吗?”她是故意不接电话吗?她是故意迟到吗?她想喝酒吗?她想难受吗?她都不想,好嘛?
  “与我而言,你的过程并不重要,我约你,你失约,这是事实。”
  “对,我就失约了,怎么了?”沈绛年眉宇间攒动的火苗呼地变大,“既然如此,你干嘛还一直给我打电话?我爽约,你也爽我的约好了啊,我可不在乎。”
  那边,沉默了几秒,再次说:“你现在方便吗?”
  “什么方便吗?”沈绛年脑子有点转不过来,一时嘴快,随了本- xing -,问出来了,她好奇心一向重的。
  “视频。”
  “啊?”沈绛年这次,反应更慢了,“什么视频?”她想说,我没有视频啊,但对方没给她太长时间疑惑,紧着问:跟我视频,方便吗?
 
 
第2章 最新更新:2017-08-24 13:41:14
  刷地一下,背后一阵凉,一股夏风刮过来,出了汗的沈绛年,后背有点凉,但脸更热了。
  “我为什么要跟你视频?”沈绛年脑子反应再慢,也反应过来一点了,打电话的人,有点不正常。
  “看看你是否值得。”语气很稀松平常,仿佛在谈及,今天天气怎么样的语气。
  沈绛年更是不懂了,对方在说人类的语言吗?还是她有点醉了,脑子反应不过来?沈绛年反问道:“什么值得?你说话能不能有始有终?”她们之前不是在说爽约和有失公正的事吗?
  电话那头,又是沉默几秒,再次说:“看看你的长相和身材,是否值得我原谅你迟到,是否值得我深夜继续等你,是否值得我亲自去接你。”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