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舌尖上的征服[GL] 作者:白娘子(二)

字体:[ ]

料,她要做大人。
  “不准喝白酒。”沈绛年夺走她手里的杯子,去给她换杯子。阮软低头看看自己被摸过的手,笑得傻乎乎的。沈绛年给她倒了饮料,自己也倒了杯饮料,长官说了,要少喝酒,她听话。
  “这是饮料。”阮软鼻子灵的很,禁了禁鼻子,眉头一扭。沈绛年晃了晃自己的杯子,“我的也是。”阮软凑过去闻了闻,沈绛年说:“咱们喝得一样,公平。”
  “我、我要尝尝~”阮软怕自己闻错了,沈绛年递给她,她舌尖舔了舔,笑了,“甜的。”
  沈绛年嗯了一声,“来吧。”无意间,将杯口的方向调整了下,是的,她还是……介意,除了沈青訸之外,她不想和任何人有一丝亲密,间接的,能避免就避免。
  “我可以坐你旁边吗?”阮软端着杯子,身体有些晃。沈绛年拍拍椅子,“坐。”
  “干杯。”阮软笑得开心,一口气喝下去有点猛。突然打了个嗝,阮软后知后觉察觉到,顿时掩着唇掩饰,脸红得不行。这小姑娘,倒是挺可爱,沈绛年笑了笑,抬眼看看还在吃喝的人,恍然意识到一个情况,“子筠去哪了?”
  “去洗手间惹,我等她呢。”阮软嘟囔了句,还打了个呵欠,“你的杯子,给我。”阮软拿走沈绛年的杯子,握在手里,也不放。
  阮软似乎是困了,很快就没有了动静,坐在沈绛年身边摇摇晃晃的。沈绛年怕摔着她,扶住她,“阮软,困了去楼上房间睡。”阮软唔了一声,往沈绛年身边蹭蹭,跟小宠物似的,小脑袋往她肩膀一枕,还蹭了两下,居然就这么睡着了。
  沈绛年端坐好一会,不敢动,怕吵醒,其实,她更想起来,想给沈青訸打电话,问问怎么还不回来。沈绛年也有点困了,想和长官回家抱抱睡觉觉。
  沈绛年看看枕在肩头不时蹭两下的阮软,脸忍不住一红,麻蛋,好像看见了她自己。沈绛年就这样低头看着阮软,她轻轻推了一下阮软,阮软哼哼唧唧不乐意,还往她怀里蹭。
  沈绛年宛如看到了自己,越想越忍不住脸红,难道自己喝醉酒也是这样哼哼唧唧,软得要死吗?沈绛年看着阮软红润润的唇,又想想自己,她指尖刚要轻轻戳一戳,就感觉面前出现了黑影。
  一抬头,沈青訸和蒋维尔,就站在她面前。我的妈耶!有句话说,心中有鬼的人会心虚,其实根本不对,沈绛年心中无鬼,现在也心虚了。因为两人的姿势,太暧昧,沈绛年几乎是下意识地起身,“你回来了。”她说的是你,都不是你们。
  毫无防备的阮软差点摔出去,幸好蒋维尔眼疾手快,将人拦腰抱住,阮软只觉得忽悠下子,有点醒了,呜咽了一声。蒋维尔抬手轻轻安抚两下,怀里的阮软又迷瞪地睡过去了,蒋维尔嗔道:“这孩子本来就傻,摔傻了你负责?”
  沈绛年站在沈青訸旁边,连忙撇清责任,“现在在你怀里,你负责。”蒋维尔眸光一垂,她负责?人家小姑娘烈火的- xing -子,还不能同意呢。不过,蒋维尔倒是很好奇啊,今晚,阮软在她怀里醒来,会是什么反应?
  “蒋总。”沈青訸出声叫道正胡思乱想的人。蒋维尔抬眼看她,沈青訸不言语,但深邃的眸光已经说明了一切,蒋维尔无言,“你放心吧。”沈青訸沉了沉脸,“要不然就现在把人送回去。”沈青訸怕蒋维尔爱玩的- xing -子上来,做出格的事情。
  “她正睡着,现在折腾肯定就醒了,你们先走吧,我在这坐会,醒醒酒,正好陪她待会。”蒋维尔拿出知心大姐姐的样子,沈绛年不知其中深意,还想着和沈青訸早点回家,就拽沈青訸,三拽两拽,就把人给拽走了。
  临走前,沈青訸和蒋维尔说:“好好把人送到房里就行了,子筠和她一个房间,待会你记得让她照顾着点。”沈青訸又和还没散局的人打了声招呼,让大家回家都注意安全,喝了酒的尽量都别走了,在这里住下。众人纷纷说谢谢沈总,沈绛年站在门口等着沈青訸,看她被众人围着,耀眼的很。
  沈青訸和沈绛年一前一后出去,有去外面吸烟的同事回来撞见,自然要和沈青訸打招呼,两人距离挺近,沈绛年也就被问候了一下,有顺带着问候的,也有专门问候的,“绛年不多玩会了啊?”
  “恩啊,不玩了。”
  “上次你就提前走啦,这次多玩一会呗?你不在,老多人念叨你了。”说话的是市场部的一个小伙子。
  “有点累了,先不玩了,你们好好玩。”沈绛年尽量好脾气,其实早已经没耐心,因为沈青訸已经往前走,和她拉开了一段距离。
  “啊?你晚上不在这里住啊?”男士还不觉景,继续问。
  “恩。”沈绛年已经表达的很明显,她不想聊了。
  “要不要我送你回去?”男同事很热情,“你要不着急,等我会,我今晚也要回市里……”
  “我现在就走了。”沈绛年打断他,笑意淡了淡,提醒道:“不要酒驾哈~”沈绛年再回身,沈青訸已经不见人了,心里顿时一慌。
  这人真是碍事,啰啰嗦嗦的,沈绛年拧眉,正想着打电话给沈青訸,一拐弯,沈青訸就站在那。沈绛年的心,倏地落了落,莫名地有些委屈,“以为你走了。”
  “走吧。”沈青訸说。沈绛年想要上前伸手,牵起沈青訸的手,但沈青訸轻轻侧身,避开了,提醒道:“这边同事很多。”言外之意,似乎是在外人面前,她们要保持距离。
  或许是最近这几天,一直亲密,都快让沈绛年忘了,沈青訸是有冷漠而又刺人的一面。沈绛年空荡荡的手心紧了紧,缩了回来,她不介意,但沈青訸会介意。介意也是正常的吧?雅奈尔集团的副总裁,她有身份,有地位,自己呢?一个外聘的翻译而已,沈绛年自嘲地想了想。
  人多半是这样吧,站在自己的角度,去揣测对方的意图,谁叫我们在意,却又不了解对方呢?所以那些揣测,多半都是给自己添堵,正确与否,等到验证那一天,已经失去了最初的意味。
  同事是有的,但是,意外地,碰见了戚子筠。戚子筠气喘吁吁,从沈青訸对面而来,大概人都是这样,会优先看到自己在意的。所以戚子筠跑过来,入了眼的,是沈青訸,而且也只看见了沈青訸。
  “青訸!”她这样叫着沈青訸,扑到了她的怀里。
  沈绛年因为之前被拒绝心情不适,故意拉远了距离,但视线始终都没有离开过沈青訸。视线太好,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呢?那就是,尽管光线昏暗,她还是看清了由远及近的人,并看到她直接扑进了心上人的怀里。
  这都不是让沈绛年最心塞的,最心塞的是,第一时间会避开她的沈青訸,竟然没有推开戚子筠,愤怒烧伤了她的理智,沈绛年简直怒不可遏。
  换了胆小怕事不想惹麻烦,甚至因为在意对方,把自己放在卑微后头的人,都不会选择上前一步,直面此刻的尴尬局面。可是,沈绛年终究是沈青訸,她不胆小,也不怕事,更不怕惹麻烦,她确实在意沈青訸,在意到愿意为了她而让自己卑微,但前提是,不能有人,凌驾于她和沈青訸之上,践踏着她的卑微。
  沈青訸,你推开了我,好,我可以接受;
  但是,你现在没有推开戚子筠,我希望,你能给我一个解释。
  于是,沈绛年加快了步伐,还没有到跟前,已经听到了……哦~这大概就是沈青訸没有立刻推开的原因吧。
  戚子筠哭了。
  哭吗?谁不会呢?所以,会哭的孩子有奶吃,是这个意思吗?
 
 
第105章 最新更新:2017-11-27 08:30:28
  眼泪的作用,绝不仅仅是为了保持眼睛- shi -润。
  情绪- xing -的眼泪,对于善于运用的女人来说,是具有杀伤力的武器。
  你一定也有那样的时候,当和一个人大声争执时,你占尽了优势,本以为大获全胜,但对方却在这时候突然崩盘嚎啕大哭,你的同情心会发作,收起自己的唇枪舌剑,甚至最后还会主动安慰对方。
  当然,你也有可能是嚎啕大哭的那一个,那一刻,为什么就没有忍住眼泪,哭出来了呢?沈绛年不懂,那些在“敌人”面前示弱的人,到底是怎样的心理,除了在沈青訸面前,她从不会软弱。所以,就算会哭的孩子有奶吃,她也不会用这种方式来博取沈青訸的爱意。
  此刻,沈绛年真的心疼,却也保持着她的优雅,“子筠这是怎么了?”尽管,她心中快要喷火了,但还是告诉自己:要优雅,要像一个大人一样。她和沈青訸的事,是她们之间的事,她想要一个理由,但是,也要等只有她们两个人的时候,她不想,沈青訸有一丝难为。
  人多贱啊,沈绛年感叹。
  戚子筠似乎才注意到,沈绛年的到来,沈青訸轻轻推开了她,轻声道:“别哭了。”沈青訸和她拉开距离。戚子筠吸吸鼻子,“我晚上不想住这里。”
  “你不住这里也没什么,但是也要考虑下阮软吧?”沈绛年提醒她,“阮软还在等你。”
  “要多和同龄人一起。”沈青訸抬手,给戚子筠擦了擦眼泪,沈绛年的心,都要酸死了,“我离开时,阮软还在里面,和蒋总一起,你过去看看,尽量别让阮软一个人,她喝得不少。”沈青訸还是不放心。
  “那她会去你家吗?”戚子筠意有所指。
  “暂时住在我家。”沈青訸说。
  沈绛年站在旁边,脸色冷淡,管得真多。
  “暂时是多久?”戚子筠追着问,沈青訸刚想说话,沈绛年冷了冷语气,“我住的是沈青訸家,不是你家,住多久,和你无关。”戚子筠被她的严词厉色吓了一跳,没吭声,只是揪着沈青訸的衣服。沈青訸偏头看了一眼沈绛年,沈绛年总觉得那眼里,有嗔怪,心里更添堵。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