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舌尖上的征服[GL] 作者:白娘子(三)

字体:[ ]

訸提出来的?蒋维尔问:“你们谁提出来的?”
  “我。”
  半晌,蒋维尔缓缓地问:“你是真的爱她吗?”
  沈绛年没做声,泪水滑下来,她直接把电话挂了,怕哭声传过去。
  不一会,蒋维尔发过来一条信息,写的内容,让沈绛年的心更疼了。
 
 
第264章 最新更新:2018-07-07 08:41:16
  全世界都他妈的说我不爱你,沈青訸,我他妈就不爱了,怎么了?
  我沈绛年生下来就是应该爱你的吗?
  沈绛年从未如此愤怒。每次提及沈青訸,周围人不问原因,上来就是质问的语气。
  是啊,她理解,谁叫这帮人都是沈青訸的同党呢。
  既然你们都那么向着沈青訸,你们给沈青訸找个木偶爱人好了,容易- cao -控还听话,她可做不到。
  蒋维尔:不知道你们因为什么分手,如果真的爱沈青訸,别在11月和她分手。
  蒋维尔:公司的事,希望你能再考虑考虑,就算不是沈青訸,于你自己而言,加入雅奈尔历练也是个不错的机会。
  蒋维尔:你总不能一辈子只做翻译吧?就算只做翻译,多接触社会也没坏处,不是吗?
  对方正在输入。
  没等蒋维尔发来下一条,沈绛年回复:谢谢蒋总了,我已经决定,不需要再说了。
  对方正在输入的字样消失了。
  几秒钟后,对方正在输入。
  蒋维尔:绛年,我不多说,希望你慎重考虑下,晚点给我答复不迟。
  沈绛年:不需要考虑。
  沈绛年考虑的时间已经过去了,就在昨晚,她考虑了一整晚。对于沈青訸,她要做的是,划分的清清楚楚。她不喜欢拖泥带水,反复纠缠只会给自己带来更深的伤害,因为她知道,短时间内,她都放不下沈青訸,那最好的办法,就是远离。
  现在的她,确实是带着情绪的,因为深爱一个人,她没办法淡如水,也没办法去一视同仁做事。纵然加入雅奈尔,她做事也会带着情绪,这感觉,沈绛年很不喜欢。
  对事不对人,听起来很简单,但做起来很难。如果有一天,她认为自己放下了,那么,她不介意和沈青訸正面接触。当然,可能的话,她还是不想再遇见这个人。深爱过,就算淡了,也做不到初心对待,除非她失忆。
  蒋维尔:我不急,你可以考虑。真的决定了,找时间去上海总部做下最后的交接。
  沈绛年:我没什么需要交接的吧?
  蒋维尔:和人事联系,正常是有流程需要走,我记得你的权限已经开了。
  沈绛年:等我有时间吧。
  短时间内,沈绛年想远离和雅奈尔相关的一切。蒋维尔:不急。
  沈绛年放下手机,疲惫不堪,阳光晒到脸上不是很舒服,可她实在懒得动了。没躺一会,陆漫云就回来了,沈绛年也没动弹,连眼睛都懒得睁。
  陆漫云下厨做饭,间隙过来阳台给沈绛年倒了水放旁边,扬手拽了拽窗帘,将晒脸的光线遮住。陆漫云的手机响了,静音嗡嗡嗡叫,人回到厨房接电话,沈绛年眯着眼睛窝在那,隐约听见陆漫云叫了一声妈,估计是姥姥。
  沈绛年心里说不清的酸涩,想起了姥姥说的话,似乎一切都在应验。都说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但是她之前活得太顺风顺水,尤其在感情上很自负,沈青訸的出现,让她遭受了重挫。沈绛年安慰自己,换个角度,这未尝就是坏事,总比之后吃大亏好得多。
  再怎么安慰,心痛是真的。
  午饭也没吃多少,不过在陆漫云的视线之下,沈绛年还是硬撑着,味如嚼蜡也往下咽。全程,陆漫云没说什么,等沈绛年撂筷,她才说:“这就对了,有事归有事,饭还是要吃,身体要紧。”沈绛年乖宝宝一样扬起笑脸,仿佛真的很开心。
  下午,陆漫云去学校了,秦舒打电话问沈绛年是否需要她过来,沈绛年拒绝,还特意告诉秦舒,不要让黎浅知道,她现在是没心情应付任何人。如果不是脚伤了,她连父母都不想见,不知道为什么,她只想一个人。挂了电话,沈绛年和秦舒有一搭没一搭聊微信,也没藏着掖着自己的心思,调侃自己:我可能是要自闭了,现在就喜欢一个人。
  秦舒没细问其中原因,猜测和沈青訸有关系,回复:小狮子都是骄傲的,有伤口也是躲在暗处自己,不想被任何人看,也不需要任何人的同情和怜悯。
  沈绛年有种会心一击的感觉,秦舒说的没错,她想一个人偷偷调整好自己,再站到大家面前时,她依旧是那个骄傲自负的沈绛年。有友如此,也是幸哉,沈绛年半开玩笑:你以后别当医生了,改行算卦吧。
  晚上,陆漫云再次提及回家,沈绛年故作轻松,“妈,我真不回去了,这两天歇歇,我收收心打算看看书。”自从认识了沈青訸,她整个人的心思都散了。
  “看书也行。”陆漫云坐在餐桌前,问:“还是只打算做翻译?”
  “你有更好的建议?”
  “早之前跟你说过,你可以考我们大学的语言类讲师。”
  “妈,我耐心不好,当不了老师。”沈绛年皱皱眉,“我受不了太笨的,怎么教都不会,我会烦死。”
  “哪有教不会的学生?”陆漫云嗔道,“我们学校在国内排名前几,你自己看看录取分数线,能考进来的,都有出众的地方。”
  “话是这么说,但你们学校偏理科,我要是真走这条路,也要去偏文科的。”
  “这倒有几分道理,”陆漫云思索道:“北京市好学校不少,你就别往外折腾了,市里挑一个,好好准备,肯定没问题。”陆漫云说的好像沈绛年马上就要考试了一般,沈绛年放下勺子,“妈,我还没考虑好,让我再想想。”这个话题在餐桌上无疾而终。
  晚上,沈绛年睡下时,陆漫云坐到床头,再次提及,“让你当讲师,也不是非要你进体制内,我希望,你趁着年轻多接触不同的人,多磨练自己。”这个观点,言外之意,似乎在说她缺少锻炼。
  确实,年轻时自由至上很任- xing -,怎么开心怎么来,不喜欢职场被管制她就直接辞职了。原来没觉得自由自在没什么不好,从认识沈青訸之后,沈绛年发现自己的脑袋好像不够用,无论是察言观色和处理人际关系上,还是处理个人情绪上,她欠缺的太多。
  “妈,我再想想,也就这段时间内,我会给你个反馈,你让我好好想想行不?”沈绛年如此商量的语气,倒是让陆漫云意外,孩子一向有脾气,吃软不吃硬,跟她一个德行,“行啊,有什么不行的?”陆漫云笑着,“我这人最好说话了。”
  “嗯,那我想恭送母后就寝了。”
  “睡吧。”
  陆漫云出了卧室,门还是虚掩,这一夜,清醒的女儿,少了哭声和呓语,但人也很安静,估计是根本没睡着。
  确实,沈绛年的状态连续几天都是如此。一天睡眠少得可怜,白天晒着太阳睡一觉撑一天,人也确实开始看书了,沈绛年的想法是:不管干什么,先让自己忙起来。
  沈绛年的状态看起来确实渐渐好转,具体体现:饮食和睡眠规律了不少,脚伤好转,已经能脱离拐杖缓慢行走了,学习的时间越来越多,言谈举止没有过多刻意的成分……陆漫云目测观察几天后,在沈绛年表示她可以回家后,陆漫云说:“不想在家住,就回家待几天,正好你姥姥想你了,念叨你几天了。”
  一进门,就被叫元宝,搂在怀里稀罕半天,关之媛摸摸沈绛年的脑袋,“怎么瘦了这么多啊。”沈绛年虽然开始吃饭了,可也跟吃猫食差不多,一次就吃一点,陆漫云心着急但知道说了无用,“妈,这会你来了,好好说说你宝贝孙女,她最听你的了。”边说边还打量一眼在关之媛怀里装乖宝宝的人。
  “不说。”关之媛搂着沈绛年在怀里,宝贝极了,“你们也少说她。”沈绛年在那一个劲儿地笑,还撒娇,“还是姥姥最疼我,我最喜欢姥姥啦。”陆漫云白了沈绛年一眼,不过总算看到了一点笑模样。
  祖孙两坐到一处闲聊,沈绛年给关之媛捶腿,话题兜兜绕绕,绕到了辛玮桐身上,“姥姥,不得不说,你算得可真准。”关之媛笑了笑,自嘲道:“老了,也不行了。”其实,沈绛年很想问问……她和沈青訸,她怕未来得不期而遇,她怕她会措手不及,“姥姥。”
  “嗯。”
  “你帮我算算姻缘呗。”沈绛年笑呵呵的。
  “我家元宝姻缘好啊,不用算。”关之媛慈祥地说。
  “我姻缘好?”沈绛年实在不相信,“真的不是哄我吗?”
  “没呀。”关之媛笑眯眯的,“要是元宝有可心的人,跟姥姥说,姥姥看看。”
  “那没有。”沈绛年否认道,“姥姥,你帮我算算,我和一个,”沈绛年措辞,“一个熟人,未来我们还会不会有交集。”
  “行啊。”关之媛问,“她叫什么?”
  “你之前见过的,”沈绛年压下心痛,“叫沈青訸。”
  关之媛抚着沈绛年手背的动作顿了顿,身子轻轻往后靠了靠,神情在沈绛年看来,有一瞬的肃然,继而又笑了,“交集,有的。”沈绛年心里咯噔一下,下意识地问:“能避开吗?”
  “和朋友闹别扭了?”关之媛问。沈绛年脑袋枕在关之媛肩膀上蹭了蹭,“没有。”关之媛也没追问,“那怎么想避开啊?”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