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舌尖上的征服[GL] 作者:白娘子(四)

字体:[ ]

干的好事。”
  沈青訸弯了弯眉眼,蒋维尔也跟着笑了,“元旦看来过得不错。”
  “恩。”
  “你到底干嘛让人家拖钱总的车?”
  沈青訸淡淡一笑,“那天心情不好。”
  “你心情不好也不能拖人家钱总的车啊?”蒋维尔竖起五个指头,“我找人问了,她那金贵的车屁股,至少得5万能弄好。”
  “她有钱。”
  “有钱不是这么花的啊。”蒋维尔撇撇嘴,“没看跟我念叨呢么,我找人给修的,替她省了一笔。”
  沈青訸拧拧眉,“别乱出头。”
  “我是乱出头吗?”蒋维尔反问,言外之意,我是替你出头。
  “不用你替我出头。”沈青訸直白,蒋维尔瞪她一眼,“你说你!”到嘴边的话蒋维尔没说,改了口,“对于在意的人,护犊子也不要那么明显,你走到现在为了什么?”蒋维尔猜测,多半是钱舒雯惹到了沈青訸,至于能让沈青訸在意的,极大可能是和沈绛年有关系。
  见沈青訸不说话,蒋维尔委婉地提醒:“这新的一年了,我不要求你多上进,至少给我原地踏步,退步绝对不行。”
  “我尽量吧。”
  “尽量个屁,是必须。”蒋维尔对着沈青訸爆粗口向来直接,沈青訸笑了笑,起身说:“新年伊始莫生气。”惹得蒋维尔甩她几个白眼,“多余的话我不想说了,反正你就记住,你不是一个人,不要死扛,也不要硬抗,知道吗?”
  “恩。”
  “就知道恩,你不说我知道你什么情况吗?”蒋维尔情绪激动,“公司一堆事,我不能天天看着你。”
  “好了,蒋总,我知道。”沈青訸好脾气地说,“我都知道,你消消气。”蒋维尔叹口气,“行了行了,不唠叨你了,自己的事,上点心。”沈青訸起身道:“子筠那里,蒋总以后也多费点心。”
  “你这是在走后门?”
  “算是吧。”
  “我可是吃了大惊,沈总居然会走后门。”
  沈青訸没做声,蒋维尔话里有话地说:“我能力不行,你自己的人,自己提携好,人家小姑娘当初奔谁来的,你别我清楚。”沈青訸挑了挑眉,“我先出去了,蒋总。”
  沈青訸回到办公室,翻开她和陆之遥最后的聊天记录,盯着半晌,问:我问你个事。
  对方正在输入。
  沈青訸的心,颤了颤,唉。
  陆之遥几乎是秒回:恩。
  沈青訸:你用我的手机,给我手机里的人,发过信息吗?
  对方正在输入,这次用时很久,回过来还是只有一个字:恩。
  沈青訸没再回复,陆之遥也没多说。
  这部手机,跟了她很久,一直没换过。身边的人来来回回,手机都是唯一陪伴她的,不过老家伙也该换了。换归换,还不能弃用,重要的信息,沈青訸开始逐一整理导出来。
  沈青訸在微信上和蒋维尔打招呼:蒋总,下午我有事先走会。
  蒋维尔:恩,啥事啊?需要我出面不?
  沈青訸:不用。
  沈绛年午饭都没吃,就一直改申请书。赶在下班之前,沈绛年提交了申请书,朗思锐发了个OK的表情。沈绛年舒了口气,软在椅子上半天想起个事儿,她把之前京广传媒运营报告里发现的问题发给了温蒂,写道:同一个项目,为什么部门之间推进时间差不多?到底哪个时间是准的?
  沈绛年发完之后就准备下班了,临走前想和辛玮桐打个招呼,意外发现她在朗思锐的办公室,估计还在说工作。沈绛年拎包直接走了,北京的天灰蒙蒙,沈绛年的心情也一般,这崭新的一年才第一天上班,就这么憋屈,要不说她不爱上班,周围一群事儿逼。
  沈绛年刚到CBD,看见了熟悉的车型,再近了,诶,还是熟悉的车子。沈青訸的车!沈绛年的心上扬,顿时轻快不少。
  车上下来一个人,不是美到心坎里的人,沈绛年还抱着一丝希望。等近了,沈绛年确定,除了阮阅,车子里没有人了。
  “绛年。”
  “恩。”沈绛年打量她一眼,阮阅拎着两个手拎袋,沈绛年一本正经地说:“干嘛?你还想贿赂我?”
  阮阅抿嘴一乐,怎么感觉不过是一个元旦,沈绛年变得幽默风趣了,还是跟沈总一样的冷幽默,“不是我。”阮阅笑呵呵地递过去,毕恭毕敬地说:“还有几句话要送到。”
  沈绛年一猜就是沈青訸,撇撇嘴道:“这家伙搞得,圣旨啊,用不用我跪着接旨啊?”阮阅这次直接笑出声,真的,她真感觉沈绛年变了,风趣极了,“不用不用,你要这么说,我都要跪着给你说了。”
  沈绛年也憋不住乐了,“得了,大冷天的,咱们边走边说。”阮阅还犹豫,沈绛年故意说:“你这东西,我看挺沉,你送佛送到西吧。”阮阅点点头,“行,听你的。”
  两人一起往里走,“你家主子呢?”沈绛年随口问。
  “主子忙了一下午,现在歇下了。”阮阅还挺配合。
  沈绛年隐隐地闻到了香味,估计是沈青訸下午忙活做菜了,“你主子这么猖狂,都不用上班吗?”
  “主子下午没去。”
  到了沈绛年家门口,阮阅原意是不进去了,沈绛年眺她一眼,“让你进来,你就进来,我不会刑讯逼供的。”阮阅弯着眉眼笑,沈绛年是真的比以前爱开玩笑了,挺好。
  “进来喝杯茶再走。”沈绛年随手放了包,去厨房烧热水。阮阅跟进去,“绛年,不用了,我不渴。”阮阅还不太习惯别人伺候她,“你早点吃饭,凉了就不好吃了。”
  沈绛年横竖留不住她,“你不留下一起吃?”
  “恩。”她哪敢吃,这是沈总给沈绛年做的,“您慢用。”阮阅顿了顿,“要传的几句话是,今天的要比元旦的好吃,别耽搁太久,凉了就不好吃了。”沈绛年一听是沈青訸式的讲话语气,阮阅还在说:“最后一句是,“还有一份元旦礼物,就在餐盒最下面,记得查收。”
  沈绛年抬眼看,“说完了?”边说手已经往底下摸了。
  阮阅抿抿嘴,“沈总停顿了一分钟,还说了一句。”
  沈绛年望着阮阅,阮阅说:“先吃饭再拆礼物。”沈绛年还没摸到底儿的手缩回来,这沈青訸是成精了,知道她会忍不住先拆礼物的。
  阮阅笑着告辞,沈绛年送走人,还是没忍住,把吃喝掏出来摆放好,最底下是一个精致的包装盒。
  拆开包装,沈绛年怔了几秒,而后眉眼弯着,嘴角上翘,笑意绽放。
  哈~原来在这等着她呢。
 
 
第400章 最新更新:2018-11-20 08:27:06
  某品牌最新款手机,去年年底刚刚进行的新品发布会,网上的预售才刚刚开始,沈青訸这就拿到新手机了。可以啊,厉害了我的长官。
  新款手机只有两款颜色,红色特别版与经典亮黑色,躺在包装盒里,是抢眼的红色,沈绛年没有急于开机,翻来覆去看半天也没看出异样。
  有人好像比她更小心眼,这个人还是一向成竹在胸的沈青訸,沈绛年的心情,真是格外的好呢。手机不忙换,沈绛年先把餐盒都打开,都是她爱吃的,如沈青訸所说,所有的一切刚刚好,色香味不谈,火候、时间、温度……吃到沈绛年嘴里的三文鱼,入口即化,好吃啊,沈绛年心情真是舒畅,生活原来也可以很美好的嘛。
  开心的沈绛年给自己加餐,拿了瓶啤酒,喝了一大口,打了个酒隔,爽~沈绛年一手拿着小啤酒,一筷子夹起一个饺子,饺子就酒越喝越有。红色的新机安静地躺在那,沈绛年几次都想拆开,但最后指尖按了按新手机,没有动。
  温蒂这时候回话过来,时间不一致是两个部门都是从各自的角度出发,根据自己排期去推算的。沈绛年一琢磨,那不行啊,这不是各干各的了吗?沈绛年:既然是同一个项目,那就坐下来谈一个折中的时间,毕竟少了谁,这个项目都无法推进。
  温蒂:好的,我最终会报上来一个最终版的时间表。
  沈绛年翻出电脑,再次查看项目推进表,给黎浅发信息:钱串子,你说两个部门提交的项目推进表时间不一致,有什么一劳永逸的办法可以解决?
  黎浅收到信息时,正在新酒店一层大厅验收装修,装修公司的负责人汇报道:“黎总您放心,乔总特意交代过的,用的材料都是最好的,价格方面也给到最低了。”
  “恩。”黎浅转手截图,本想直接将截图发给沈青訸的,细一思量,黎浅还是直接将信息转发给沈青訸了。
  对方正在输入。
  你看看这聪明的妻奴,一看就知道不是她问的。黎浅唾弃,继续跟着负责人往楼上走,“咱们坐电梯上去,再走楼道下来。”
  沈青訸:项目伊始,拟定流程推进表,所有涉及部门及个人都纳入其中并按照流程实行。根据推进表划分责任,未能按期完成的部门或个人需提供合理的说辞,如确实合理,酌情调整修改进度表。经过3-5次磨合,拟定出适用于全公司的规范化的流程推进标准初级版本,之后逐步细化,最终确定终版。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