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舌尖上的征服[GL] 作者:白娘子(五)

字体:[ ]

声音更轻,带着难忍的意味。
  “还有吗?”宏霞蔓延到耳根,沈绛年心跳扑通扑通,光是听着,她就有点心潮澎湃了。
  “我想……要你。”轻不可闻,似是害羞却又无法克制。
  “你……”沈绛年脸宏地差点爆发出来,心跳加速,沈绛年告诉自己要稳住,“还有什么?”
  “可以的话,我想现在就……”沈青訸再度上前,沈绛年心急地乱了阵脚,羞恼道:“想什么想?就知道欺负我!”
  沈青訸已然到了跟前,软声细语,“那你欺负我。”
  “你以为我不敢?”沈绛年上前一步,距离太近,兄前的浑圆抵住沈青訸的兄口,沈青訸的心尖一苏,抬手搂住沈绛年,酸味十足地说:“以后只有我能这样抱你。”言外之意是计较刚才Kelly差点把沈绛年抱在怀里的动作。
  沈青訸吃醋!沈青訸吃醋诶!!沈青訸吃醋啊!!
  如此明了的吃醋,让沈绛年没出息地心花怒放,抬手同样抱住沈青訸,“那你以后也只能这样抱着我。”诶诶,说完发觉太弱势了,改口霸气道:“以后抱我必须经过我允许!”
  “给我抱抱。”沈青訸将沈绛年整个人拉进怀里,淡香扑鼻,温暖的怀抱,沈绛年舍不得再推开,宏着脸不满道:“都没问人家就抱过来。”
  “小浪卷~”沈青訸看见镜子里的嘴角,眉眼弯翘,嘴角含笑。
  久违的称呼,沈绛年整个人都有点恍惚,仿佛回到了最初。
  “我想紊你。”沈青訸的轻柔话语落在沈绛年的耳畔,怕被拒绝似的,唇瓣厮磨耳廓,轻声细语透着渴求,“可以吗?”
  怎么可能不可以,可又怎么说得出“可以”那两个字,太羞人了。
  但自己装的逼,自己跪着也要装完,“只准钦一下下。”沈绛年真是不喜欢洗手间,但是没办法啊……这广阔的世界里,没有她和沈青訸的容身之所,无数双眼睛盯着她们。
  沈绛年害怕,一不留神就会给沈青訸带来麻烦。
  毕竟,现在的沈青訸已经是被麻烦缠身,她真是不敢了。
  叫Kelly过来,不否认是想利用Kelly缠着蒋维尔,她和沈青訸有安静的二人世界,内心深处也是想找个人一起掩人耳目,不至于让话柄落在别人手上,万一这时候冒出来一个沈绛年孤身赴约沈青訸的新闻……那就是大麻烦。
  沈青訸的轻轻嗯了一声,一句戏谑的“谢主隆恩”充满了宠溺,沈青訸的紊还没来得及落下,沈绛年的手机就响了。
  “等下。”沈绛年挣脱翻手机,是微信视频,而且发来的人是……朗思锐。
  不接,肯定是不行的,接了的话……沈绛年好言好语,“先等会,朗总发来的视频,我接一下。”
  沈青訸揪着沈绛年的衣角,似是恋恋不舍。沈绛年抬手抚了抚沈青訸的手背,“你先别过来哈~”
  沈绛年只走上旁边的台阶,寻找光线好的位置。沈绛年本意是不想开外放,但朗思锐发来视频,说明她是要面对面的对话。
  不得已,沈绛年接通之前,回身食指压唇嘘了一声,沈青訸仰头,眉眼挂笑。
  “朗总。”
  “绛年。”朗思锐打量视频里的人,看样子不像是疲惫不堪,反倒是妆容精致,“你这是在哪呢?”
  “我……我和朋友在外面吃饭来着。”
  “哦呵~朋友。”朗思锐笑得别有意味,沈绛年不自在地清清嗓子,调整镜头,确保只露出自己的小脑袋,时不时还得侧身,看看身后沈青訸的动向,她依旧站在远处,目不转睛地望着她,“朗总,您有什么事吗?”
  “今天你真漂亮。”朗思锐突然来了一句夸奖,让沈绛年颇为不好意思,“朗总,您可别逗我了。”
  “真的,往日里也漂亮,今天漂亮的过分,同为女人,我都喜欢。”
  ……沈绛年尴尬不失风度地笑了笑,再回身沈青訸不知何时往前走了几步,吓得沈绛年忙看看镜头里,哦对了,她站在台阶上,比沈青訸高应该没事的,“朗总,您是不是有事找我啊?”沈绛年怕沈青訸再吃醋,赶紧转移话题。
  “事儿谈不上,今天情人节,还是朗芙妮的年会。”
  “啊,可不是么。”沈绛年都忘了朗芙妮的年会这事了,“年会现在开始了吧?”
  “恩。”朗思锐左手托腮,浅浅地笑:“我今天的妆,好看吗?”
  ……今天什么日子,怎么都来问她好不好看,沈绛年咬咬唇,嘴上说好看,回身望了一眼沈青訸,笑得特别讨好。沈青訸一步上前,离沈绛年一步之遥,沈绛年顿时紧张,垂着的手直冲沈青訸摆,意思是离远点。
  “恭喜你啊,小年。”朗思锐由衷地祝贺道:“恭喜你完成从翻译官到市场总监的完美转型。”
  “啊……谢谢朗总。”说这个也行,千万别再说什么谁漂亮的问题了,沈绛年如芒在背,身后的沈青訸好似虎视眈眈的猛兽,她有点慌……
  “我一度担心,你会瑟令智昏。”
  ……瑟令智昏,这词用的。
  “我记得,你说过,你喜欢沈总的颜值。”
  沈绛年眼角余光去看沈青訸,她微微歪着头,嘴角的笑意有几分坏坏的,“恩……朗总,今晚年会回不去,在这我给您和同事们拜年了。”沈绛年为了转移话题也是拼了,在洗手间给朗思锐拜起年来,祝福词一口气说下来,差点说了个贯口。
  “我还记得,我问过你,我和沈青訸谁美的问题。”
  ……转移话题再度失败,沈绛年快速回头看了一眼,沈青訸嘴角淡了不少,这不是最吓人的。
  最吓人的,是沈青訸就站在她身后,她抬手圈住自己的腰,沈绛年下意识调整镜头,生怕身后的沈青訸会被曝光,“朗总……”您到底有事没事啊?沈绛年想怒问。
  沈绛年现在都不敢大穿气,生怕暴露什么,她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握住沈青訸的腕子,颇有示好的意思。
  “那时候,我喝醉了,忘记你的答案了,现在我清醒的很,你再回答我一次,现在的我和沈青訸,谁更美?”
  ……沈绛年怀疑,朗思锐是故意的,她是不是发现了什么?问题是镜头里没有出现过沈青訸啊。
  “朗总,您和沈总都美~”最后一个字,沈绛年差点抖着音儿,因为沈青訸的手心探进了衣摆,温凉的触感让苏麻从腰侧蔓延到后背。
  “呵~”朗思锐轻笑,“你脸宏了。”
  ……沈绛年即使克制也无用,沈青訸将她的衣服聊开推上去一点,肌肤突然接触空气,沈绛年身子一抖。
  更刺激的还在后头,沈青訸的紊突然落下来,沈绛年整个人差点软下去,她推了推沈青訸,却根本推不开,这个混蛋!就知道欺负她!王八羔子!等会看她怎么讨回来!
  “还有要转移的话题吗?”朗思锐饶有趣味地问,沈绛年低眉垂眼不说话了。
  “不好意思了?”朗思锐绽放笑意,宠溺的语气,“你啊~”朗思锐叹了句,正瑟几分,“不逗你了,好好拜个年,我录屏,一会给同事们看看。”
  镜头里,是一本正经的朗思锐正在寻找光亮好的区域准备录制视频,镜头外,沈青訸双臂圈着她的腰肢,鼻尖蹭着她的后腰,细密的紊从刚才就没停下来过,现在粉嫩诗漉漉的佘尖腆舐……沈绛年只觉得干涸已久的花园开始诗润,她抿唇才没有轻穿出来。
  完蛋,拜年词儿,都有什么来着?沈绛年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想不起来,唯有后背的诗热触感刺激得她血气上涌。趁着朗思锐找位置,沈绛年回身,怒气冲冲地盯着沈青訸,然而只换来沈青訸深深的笑意。
  美到心坎里的人笑靥如花,让沈绛年又气又无奈,唇语道:“别闹!”
  沈青訸却自顾贴身过来,分明想继续刚才的事儿,沈绛年气得想大吼。
  “好了,来吧。”朗思锐突然说话,沈绛年不得已转回身。
  “脸怎么还这么宏?”朗思锐笑着说,“你今天喝了多少啊?”
  一滴酒没喝,全是被沈青訸欺负的!沈绛年气死了,憋足了就怕自己突然颤音,“祝大家新年快乐!”
  “完了啊……”朗思锐无言,“你这也太短了。”
  “……”沈绛年有点撑不住了,沈青訸的小佘尖好像是羽毛,聊得她浑身都痒,“朗总,我实在不会说,一会我敲文字吧。”沈绛年不等朗思锐回话,关了视频彻底炸了庙。
  “沈青訸!”沈绛年回身宏着脸大吼。
  沈青訸倒是跑得快,在沈绛年关视频那一刻放开手,施展凌波微步到了门口。
  “你还跑?!”沈绛年真气急了,忘记措辞,“再跑干死你!”
  门口的沈青訸面露惊讶,明显是故意而为,一本正经地问:“真的吗?”
  “……”沈绛年气得跺脚,“你给我过来!”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