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舌尖上的征服[GL] 作者:白娘子(六)

字体:[ ]

对角线距离。
  “你就那么讨厌我?”Kelly定定地望着蒋维尔的背影,蒋维尔不做声低头摆弄手机,Kelly轻轻叹了一声,“那么讨厌我,过年还要见到我,很倒胃口吧?”Kelly似乎是在自言自语,声音低了下去。
  楼层到达,电梯门开了,蒋维尔第一个出去,走出没几步意识到不对,回身望向电梯里的Kelly,“你干嘛?”
  “为了让你过个开心年,我不去了。”Kelly笑得灿烂,电梯门开始关上了,蒋维尔失神的一瞬,电梯门彻底关上了。也是最后关上那一瞬,蒋维尔透过细微的门缝,捕捉到Kelly笑意褪去,听见她长长地舒了一口气,更像是在叹气。
  ……蒋维尔无言,干嘛啊?现在突然走,搞得好像她把人赶走了一样。
  蒋维尔立刻给Kelly打电话,以往总是秒接的Kelly这次没接,蒋维尔莫名的不爽,发了条信息:大过年的,你到底要干嘛?
  Kelly:新年快乐,老蒋,我会跟陆教授打电话说明情况的,好好过年吧。
  蒋维尔:你都走了,我还怎么好好过年?
  Kelly:我走了,你才能好好过年,不是吗?
  蒋维尔:不是,你赶紧滚回来。
  Kelly:你下来接我,我倒是有可能考虑的。
  蒋维尔:你要脸吗?自己下去,还让我接。
  Kelly:我是为了你才下去。
  蒋维尔:你就不能为了我再上来?
  ……Kelly此刻怀疑,真正会玩笔杆子的人是蒋维尔,说得她无以反驳呢,Kelly:好的,Honey。
  蒋维尔恶心够呛,哈你妹儿。
  陆漫云开门,门口是时尚大片既视感的Kelly和传统中国风打扮的蒋维尔,中西对比,古典与西式结合,挺养眼。
  “青訸!”蒋维尔见到沈青訸,激动地扑过去,眼看着就要扑到拿着春联的沈青訸,沈绛年“横空出世”直接卡在两人中间,一脸严肃:“私人物品,请勿触碰。”
  “青訸~”蒋维尔歪着脑袋,视线掠过沈绛年,“抱一下~”
  “抱抱就算了。”沈青訸一脸淡漠地拒绝,Kelly爆笑,蒋维尔受伤地跟黎浅吐槽,“这什么世道,重色轻友的家伙们,心好痛。”
  “你才痛,我都习惯了。”黎浅无奈地摇摇头。
  Kelly抬手拍了拍沈青訸肩膀,“瘦了啊,绛年,你得好好喂喂她。”沈绛年嗯嗯两声,这话她爱听。
  Kelly和蒋维尔毕竟是客人,得有人陪着聊天,想来想去,只有沈青訸适合陪聊,沈绛年小气地不想答应被陆漫云训了一顿,“人家朋友多少年就聊会天你还吃醋,春联贴完了吗?横批贴完了吗?”
  沈绛年气哼哼,跟着黎浅下楼去贴了,不一会,陆漫云手机里收到微信,陆漫云笑出声,聊天几个人一起围过来,照片里沈绛年给车屁.股后面贴了个“出行平安”红联,高端洋气的商务车配上传统的中式春联……也是挺喜庆的。
  笑过之后,蒋维尔冷脸了,“这不是我的车吗?这个小崽子伺机报复我。”Kelly笑到肚子疼。
  陆漫云主厨,沈青訸陪着蒋维尔和Kelly聊了会后也进入到厨房帮忙,蒋维尔和Kelly凑热闹也一起挤进厨房。
  “你不会做饭,可以不要捣乱吗?”蒋维尔无语地推了推Kelly。
  “你会做吗?”
  “我当然会!”蒋维尔骄傲地挺胸,“沈青訸的厨艺,很大一部分都是跟我学的。”
  陆漫云倒是惊讶,“真的啊?”
  “是。”沈青訸坦白地说,“蒋总的厨艺很棒。”
  “那是挺厉害。”陆漫云由衷赞赏,Kelly不敢相信地撞撞沈青訸,“你的厨艺真的和老蒋学的。”
  “恩。”
  “问题是,咱们一起吃饭,从来都是你下厨啊。”Kelly匪夷所思,“她怎么从来都不做?”
  “真话和假话,你想听那个?”沈青訸将改刀后的鱼放上调料腌制,Kelly索- xing -走到蒋维尔身边,盯着她的脸,“我要听实话。”
  “不想做给你吃。”蒋维尔的直白,让Kelly的笑意淡了淡,哼笑了一声,“那你今天别做菜了,我会吃到。”
  “今天过年,你们两个还斗嘴。”沈青訸推Kelly出去,“你去看看,楼下的两个小朋友差不多了,别把车屁.股都贴封条了。”
  等把Kelly支出去,沈青訸把蒋维尔拉到阳台,“Kelly也没恶意,大多时候都是逗着你玩,你别那么直接,都是朋友,多伤感情。”
  “哎呀,没事啦,她才不会介意。”蒋维尔不以为意,“这么多年都是这样,要伤早伤了。”
  “……你啊。”沈青訸没多说,“我去帮忙了,你休息会,不用去厨房了。”
  蒋维尔站在窗前探身望楼下,不见沈绛年和黎浅,只有Kelly一个人。
  Kelly静站许久,一动不动,蒋维尔切道:“在楼下玩什么深沉?”
  蒋维尔正吐槽,就瞧见Kelly翻兜,一支点燃的烟夹在指尖。
  “大过年的,有什么心情不好的吗?”她们三个人,其实都会抽烟,但很少抽,除非是心情不好的时候。蒋维尔自言自语之后,猛然记起沈青訸说的话,她不敢相信,难道真是因为她刚才的话?不可能吧?
  隐约的铃声响起,是Kelly的手机铃声。
  Kelly在楼下讲电话,蒋维尔在楼上竖着耳朵偷听,听英语开场白,应该是国外来的电话。
  蒋维尔听得不真切,朦胧中听见几个单词。
  “一个人”
  “习惯了”
  “不想结婚”
  “过年”
  “沈青訸”
  “蒋维尔”
  蒋维尔听见自己名字,努力想要听清Kelly说的什么,奈何距离太远,也只能是想想而已。
  很快,沈绛年和黎浅从大门口进来,两人有说有笑凑到一起捅捅咕咕,蒋维尔张望半天看清,黎浅手里拎着大袋子里面估计装着活物还在动,沈绛年则是抱着烟花……唉,蒋维尔叹气,沈绛年可真是幸福,被一堆人捧在手心里宠着,小祖宗都没她幸福。
  最后,三人一起上来,沈绛年一进门就嚷,“青訸青訸!”沈青訸从厨房出来,惊讶道:“买了这么多?北.京不让放鞭炮的。”
  “都是小烟花,我们偷偷的。”沈绛年乐得跟小孩子似的,“晚上我给你用烟花画个爱心。”
  黎浅撇撇嘴,往厨房走,“妈,我们买了海鲜。”
  沈青訸接过来放到角落,摸摸沈绛年的手,“小手冰凉。”沈绛年笑嘻嘻,“那你给我捂一捂。”边说边往沈青訸的衣袖里塞,冰凉的指尖触到了温暖,沈绛年仰头傻傻的笑,轻声唇语:“我~好~喜~欢~你~呀~”
  “我~”
  “爱~”
  “你~”
  3个字,5秒钟,沈青訸成功地撩拨到了沈绛年的心弦。沈绛年身体向前贴着沈青訸,双臂圈着她的腰肢,踮脚嘟起小嘴儿就要亲沈青訸。
  咳!一声突然的咳嗽。
  沈绛年和沈青訸同时偏身。
  一双、两双、三双、四双、五双视线齐刷刷地望着她们,沈绛年嘟着的小嘴儿最后不甘心地叹口气幽幽地走回卧室,幽怨地躺在床上哀叹,谈个恋爱亲个小嘴儿怎么就这么难。
  沈青訸弯了弯眉眼,五双视线散开了,沈青訸抿抿唇也惋惜,水到渠成的吻就这么没了,她还是回房里喂小宝宝吃糖果吧,顺便尝点甜头。
 
 
第544章 最新更新:2019-03-20 18:00:00
  沈青訸很久没吃过糖果了,距离今早的草莓味水果糖,她的上一颗糖果……如果没记错是在母亲去世的前一天晚上。
  任何与喜字沾边的,似乎都给人以甜蜜的感觉。
  曾经的生日,除了蛋糕,还能吃甜甜的糖。记忆中都是不认识的糖果,有着奇奇怪怪的文字,长大了知道了,哦,那是国外的进口糖果。
  母亲去世后,对于一切与甜字相关的食品,沈青訸都是生理- xing -的厌恶。
  昨天陪沈绛年买糖果时,不知是不是因为身边的人是她欢喜的人,所以那一刻对于糖果,沈青訸忘记了要抵触和厌恶,很自然接纳了。
  今天早上沈青訸摸兜,摸到沈绛年昨天塞到她兜里的两颗糖果,一颗草莓味,现在嘴里的是奶味的。
  实事求是,奶味过于香甜,还是草莓味的爽口。不过既然是小宝宝,当然喂奶更有乐趣。
  沈青訸推门进去,沈绛年一条直线平趴在床上,听见声响也一动不动。沈青訸站在床边躬身寻找明亮的眼睛,黑溜溜的大眼睛眨了眨,一声哀叹后,沈绛年小脸调转方向,落寞的小样儿惹人疼。
  沈青訸没做声,自顾躺在沈绛年身边,手落在沈绛年的后背上揉了揉。
  沈绛年身子一阵酥,莫名的有点舒服,抖了抖耳朵还是没动。
  沈青訸得寸进尺,手心探进衣摆,抚摸到温暖的肌肤,刚揉了一下,沈绛年身子一抖,人也绷不住了,脸红地转过头,娇嗔道:“干嘛啦?”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