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您喜欢本站,请收藏本站,以便下次访问,感谢您的支持!

热门搜索:  双性  生子  风弄  柴鸡蛋    abo

舌尖上的征服[GL] 作者:白娘子(七)

字体:[ ]

子也都精明能干,沈恩泰也就退居二线了。
  陈锦苏正式掌权后,第一个提拔的人就是沈俊豪,将他从市场总监提升为副总裁,华洋国际也就是从那时起改名换姓,正式由陈锦苏接管了。
  我们不难看出,陈锦苏和沈俊豪对于沈青訸的态度是一致的,华洋国际按理来说该有沈青訸的一份,但母子联手撑起一片天,压根没有沈青訸的事。是沈青訸无能?还是沈青訸不想要?又或是陈锦苏不想给?这个我们不做具体讨论。
  喜闻乐见的是,沈恩泰病退但没有老糊涂,他手中掌管着几位资深股东的控制权,在他病逝后,他选择将股权全部给了沈青訸,而沈青訸因此介入华洋国际,有记者拍到,沈青訸之前还在华洋国际上班。
  沈青訸前路难走,截止到发稿,我们了解到,沈青訸再次被公安机关传唤,至今没有释放。
  当梅花堂正是只是一家茶馆时,沈青訸的黑社会帽子被摘了;
  那雅奈尔的黑幕到底如何呢?雅奈尔官方和朗思锐、段钰并没有出面给出答复;
  至于所谓的贿赂案到底是不是真的?如果是真的,沈青訸会因为什么贿赂谁?
  最为惹眼的桃色新闻,《辛业周刊》后续还会有报道吗?
  ……
  我知道你们的疑问和我一样多,别急,真相会迟到,但不会不来的。
  看到这里你应该知道,我们还有下一波爆料。
  有读者说,你们这么做是为了什么?有料就一波爆出来多好。
  我们这么做,是希望有的人能迷途知返,有的人能主动坦白,有的人能就此罢手。
  和谐社会,法网恢恢,疏而不漏。
  该被曝光的,一个都不能少。
  如果当事人还想继续隐藏,那不好意思,我们下一个曝光的,可能就是你。
  所以,在我们爆料前,希望“你”已经醒悟了。
  这波料,沈绛年吃的有点撑,“你”是说谁?《名企晨报》老总是谁啊?这么牛逼。
  沈绛年上网搜索,很快就查到了《名企晨报》的现任掌门人。
  单长卿,完全陌生的名字,沈绛年看她的履历,看到毕业院校时,她愣住了,诶?
 
 
第583章 最新更新:2019-04-29 08:19:53
  单长卿,从大学到博士,都与陆漫云是同一个所院校,这是亲妈的校友啊?
  卧槽!沈绛年突然觉得,这其中还有未知的神秘世界,是她不知道的,或许是沈青訸她们都不知道的。
  沈绛年抱着试试看的态度,第二天打给了名企晨报的合作电话,表示她想和单长卿直接通话,对方当然婉拒。在沈绛年表示,对方可以跟单长卿提陆漫云这个名字,单长卿应该认识,沈绛年百般拜托之后,对方同意将沈绛年的话转给单长卿。
  沈绛年处于兴奋地状态,上厕所都要随时盯着手机,生怕错过一个电话。
  《名企晨报》第四波爆料后,不仅窜上热搜,同时被各大自媒体转载,一时间,陈锦苏的正面形象岌岌可危,华洋国际的股票再度大幅滑落。
  沈俊豪一下飞机看到陈锦苏相关的最新报道,仰天大笑,陈锦苏,你也有今天。
  沈俊豪翻出《名企晨报》的爆料仔细翻看,看到最后脸色沉了沉,《名企晨报》后续还有爆料,这其中会不会有他?沈俊豪不免担忧。《名企晨报》爆料这么多,陈锦苏却没阻止,最大的可能不是她不想阻止,而是阻止不了。
  如果陈锦苏都阻止不了,那他能阻止吗?沈俊豪摇了摇头,他也阻止不了。
  沈俊豪原本想坐山观虎斗,现在陈锦苏却想把车祸案挂在他名下,这波脏水泼得太让人恶心了。
  沈俊豪不是没考虑过沈绛年的说辞,只是眼下还在犹豫,如果他选择站在沈青訸这边,势必会激怒陈锦苏,她对陆漫云都敢起杀心,对他怕是也不会留情。
  沈俊豪到现在试图联系过陆之遥,但没有一次成功的,电话可以打通,始终没人接,可见陆之遥是有意避开她。
  一场烈火,最终熊熊燃烧起来,重者丧命,轻者也会被火焰灼伤。
  沈俊豪坐在窗前凝神,他该何去何从?争斗了这么久,最初到底是为了什么啊?一家人闹成如今这般。
  陈锦苏现在基本可以笃定,《名企晨报》是沈青訸早就安排好了的,否则不会华洋国际一联系爆料的事,所有人口径一致:关于稿件,如有任何疑问,请您直接联系我们总编单总,单总的联系方式,抱歉我们无法提供。
  所以,也不怪沈绛年想联系单长卿被婉拒,因为想要联系她的人太多。
  沈绛年等到傍晚,终于等来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她立刻接起,刚想激动地叫声单总,对方却说:“您好,我是单总的助理,请问您是陆漫云的什么人?”
  “我是陆漫云的女儿,沈绛年。”
  “好的,稍等。”
  电话那头片刻的安静后,“你好。”比俞秋的烟嗓还要- xing -.感,不同于俞秋的轻而柔,单长卿的烟嗓透着沉稳和威严,让人不敢造次,沈绛年顿时有种压力感,“单总,您好,我是沈绛年。”
  “恩,你找我,什么事?”大概听出沈绛年的紧张,单长卿的声音柔和了。
  很显然,单长卿和陆漫云确实认识,至于关系远近,沈绛年现在还不确定,“单总,您和我母亲……”
  “朋友。”单长卿顿了顿,尾音上扬,“用你们现在年轻人的话,是闺蜜。”
  亲妈的闺蜜,果然不一般。
  “单总,我今天看了《名企晨报》的最新一期。”
  “呵~”单长卿轻笑一声,柔声问:“好看吗?”
  “恩……”沈绛年摸摸鼻梁,还没想好说下句,单长卿问了一句,“我最近打漫云电话都没人接,她在忙什么呢?我听说杭州的学术会也开完了。”
  沈绛年的心往下坠,单长卿还不知道这件事,“我妈她、她出了点事。”沈绛年支吾,单长卿追问,问出了真话,单长卿着实意外,“怎么会出车祸的?”
  沈绛年在电话里大致说了一番,单长卿半晌没做声,沈绛年说到最后,嗓子疼的实在厉害,“单总,我嗓子痛,有点说不动了,您看方便加微信聊吗?或者我给您发短信也行。”
  沈绛年和单长卿加了微信,在微信里,沈绛年敲字说了她知道的情况,单长卿安慰一番,写道:我明天去医院探望漫云。
  沈绛年:单总,我想冒昧地问几句关于爆料的事,方便吗?
  单长卿:绛年,微信上聊天并不方便,有机会面谈,在外照顾好自己。
  沈绛年适可而止,写道:好的,单总,等我回北.京去拜访您,谢谢了。
  沈绛年和单长卿打电话时,无双就在旁边,两人微信聊天时,无双给沈绛年倒了杯水。
  “无双,事情会有转机的,我觉得。”沈绛年意外地发现单长卿,并发现她在这件事中的作用不可小觑,“单总不是一般人。”
  “恩,这是好事,你先养好身体。”无双淡声道。
  “你是不是不会笑?”沈绛年难得有心情开玩笑,无双弯了下眉眼,“我会笑。”
  “我看什么事,你都一个表情。”沈绛年盯着黑色口罩,“你一直带那个不闷吗?”
  “不闷。”无双声音带着笑意。沈绛年好奇,口罩下是怎样一张脸,不过没有想过窥探,无双连睡觉都戴着面罩,沈绛年总觉得那口罩下或许有无双不想让外人知道的一面,“我不在的时候,你可以偷偷摘下来。”沈绛年好心地说。
  “我每天洗脸都会摘下来的。”无双道。
  “我可以和你一起洗脸吗?”沈绛年故作天真。
  “不行哦。”无双也故意逗着,沈绛年笑了笑,切了一声,“阮阅比你可爱多了。”无双笑了一声,“是吗?”沈绛年嗯了一声,哑着嗓子跟她说阮阅的事。
  单长卿出现在医院门口那一刻,就被陈锦苏的人捕捉到了,并立刻告知陈锦苏。
  陈锦苏随即赶来,就守在门口,等单长卿从医院出来,陈锦苏下车,“单总,能占用你几分钟聊聊吗?”
  “陈总人脉可以啊,这么快就找到我了。”单长卿上了陈锦苏的车,两人往仙鹤居去了。
  两人赶到时,方桌摆满小菜,茶酒刚热好,“我喝茶就可以了。”单长卿打量一眼陈锦苏包扎的手心,“你也不适合喝酒吧。”
  “不妨先吃饭再聊。”正好是午饭时间,两个人简单吃了顿午饭,单长卿撂筷道,“陈总有事,尽管直说。”
  “单总,明人不说暗话,我也不跟你兜圈子,《名企晨报》剩下的料有多少,我都买了。”
  “哈~”单长卿轻笑了一声,“陈总口气真不小。”
  “或者,单总,您需要什么才能停止继续爆料?”陈锦苏受伤的手给单长卿倒茶,“华洋国际走到今天不容易,我不希望它就此毁掉。”
  “陈总的话,是在说我毁掉了华洋国际?”单长卿饶有兴趣地问。
  “单总误会我了。”陈锦苏笑了笑,苍白的脸颊有岁月留下的痕迹,连日来的疲劳妆容也遮不住,“我是在拜托单总,放华洋国际一马。”
  “陈总,我冒昧地问一句。”
  • 本站所有作品均系网络转载,仅供书友免费预览!版权人如果认为本站转载传播会侵犯您的权益,敬请来信告知,我们将立即删除!我们的联系邮箱:fushuwang@outlook.com
  • 站内所有作品、评论均属其个人行为,不代表本站立场
点击: